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elek | 30th Apr 2007 | 一般 | (705 Reads)

開始打麻雀=人生的開始
打麻雀的人=每個人
雀友=每個人的親友
四個人一桌=每個人的生活圈
本錢=時間
十三隻牌=每天遇上的事
吃糊=如意如願的事
吃不到糊=不如意如願的事
中途推牌=不想再活下去
離場=去死=死去=回不了頭

                                                

誰都知做清一色、大四喜、
十三么是很難;但只要付出
努力,不怕輸不怕苦,總有
天會成功吃糊。

                           

試問那個贏家沒有摸過一手爛牌?
老著眼前一鋪的不幸而忘記
那裡犯錯,最後更沒有從失敗裡學
習,這不是自己的錯、蠢、懶是什麼?

                                

全心奢望好運降臨而放軟手腳
等飯到的人,就更是愚不可及!
時間過,沒付出等運到的懶蟲當然
是兩手空空,不過,眼見他人收獲
甚豐時,怎辦呢?唯有推委運氣
差,命不好,社會不公,遇人不淑!
最後,推無可推,就推自己去死了事!
這種人不是自私歹毒,是什麼?

                                   

/妳們老將我的話,緊緊的套
在病榻上重症病人幹嗎?
不想痛而尋死,誰不體諒?
我不在安樂死上著墨是不想最
終演變成信仰爭拗!

                                

不過現在就按我的信仰告訴你/妳,
鼓勵、煽動、推介、協助任何
人了結自己的性命,都是殺生!
不論你/妳為此安個什麼名堂都
好,你/妳都是在殺死一個生命!

                  

人身難得如一隻瞎眼海龜由深海浮出時,剛好穿過漂過的木板上的洞來換氣。

    

自殺而死的人能即時再轉世為人的機會等於零!得不到人身又如何重來呀?

         

一生功過絕不會如粉筆字擦過就沒!否則,誰都可以瘋狂地為所欲為而以自殺了事!

              

這就是那比喻中,那病人問那小姐如死後才發現貨不兌現怎辦?

                

如果你/妳要告訴我:你又怎知一定不兌現呢?你死過嗎?

          

我會告你/妳:如果這種蠢懶自私歹毒的人死後都得到所謂的大解脫、大報酬、大團聚這些便宜的話,人類早就滅絕於自殺了!

                 

我指責的人,是那些真的會自殺,
即是要在他/她著地後、腐爛後、
燒焦後才被人發現,使其親友連想
勸阻的機會都沒有的歹毒之徒!
而不那些終日吃飽後鬧著要死卻
又畏高怕痛之輩。

           

/妳們老說自殺的人都是有著既合情

合理不得不死的動人原因!當中更有著

萬千變數和由衷,不為外人道,只要乎合不影響

他人,有公德地去死的話,我就應

該體諒他/她們,抱著我見尤憐的心去

成全及尊重他/她們的決定,最好就搞個告別

儀式,含笑揮手的跟這些自私歹毒之徒說:好好的去死吧~~~~

記得不要妨礙公眾,死得乾淨點安靜點哦!

 

是這樣嗎?

/妳一直就是想跟我說這個嗎?

沒辦法解決一個人的不幸或弱小就贊同他/她去自殺?

美言他/她去死是無可奈何,會尊重,會體諒云云。

 

好冷哦!


gelek | 30th Apr 2007 | 一般 | (622 Reads)

有一位被末期肺癌折磨了半年的病人,如常地動彈不得的

承受著分秒的劇痛。

今天,有兩人走來探望他,站在他左邊,是穿白色的,和顏悅色、

一臉慈祥的女人。站在他右邊,是穿黑色的,不苟言笑、神情肅穆

的男人。

 

病人問二人:你們找我?

二人答:是的。

病人:我除了病和痛之外,一無所有,還找我幹嗎?

女人:我是為了讓你早日脫離痛苦而來。

男人:我是為了告訴你,痛苦是什麼?由何而來?如何面對痛苦而來的。

病人:那麼,請穿白色的,和顏悅色、一臉慈祥的妳先說吧。我很痛,

             有什麼方法能讓我不再痛?

女人:有,方法有二,一,將你的維生機器關掉,或是灌點

             東西進去你的喉管去。兩種方法都會讓你不知不覺之間

            擺脫由這副肉體傳來的痛苦,要嗎?

病人:收費多少?

女人:免費的。要嗎?

病人:真的不會痛?

女人:當你失去知覺,你又怎會知道痛苦呢?一切都會成為過去,

            你將會得到不再痛楚的大解脫、兌現好心好報的大報酬、

            跟先人久別重逢的大團聚。要嗎?

病人:你確定嗎?

女人:當然,要嗎?

病人:如果我死了之後,得不到妳說的,我怎辦,到那裡找妳?

女人:嗯……請相信我,要吧!

病人:右邊,是穿黑色的,不苟言笑、神情肅穆的男人,反正都來了,

            不說白不說。

男人:我將要說的並不能減輕你現在所承受的痛楚,要聽嗎?

病人:那不要了。小姐,關機的會舒服還是灌藥的快見效?

女人:一起來就最管用,要嗎?

 

就這樣,病人在40秒後死去。

 

沒有人知道他死後得到什麼?見到什麼?

 

這個畫面讓我想起另一個畫面:

一個考試受挫的學生意志消沉連留街上,遇上一個男人,

這男人跟他說:吃了這顆糖,你就可以忘記所有不快事,

快活過神仙。學生吞了那顆東西就high了半天,之後就

成為毒蟲,身陷毒海,永不翻身。

 

好了,現在有誰能告訴我,魔鬼有來過病床側嗎?


gelek | 29th Apr 2007 | 一般 | (698 Reads)

四個人在打麻雀,一圈又一圈,已經打了好幾百圈。

坐著南位的那個他,由第一鋪開始至到現在,都沒有

吃過糊,一直在輸。

他不是沒有摸過好牌叫過糊,可是,不是比別慢了一步,

就是被截糊。

他看著自己的本錢越來越少,看著每一鋪剛剛摸回來的

十三隻總是互不相干的牌,他心灰意冷,所以,他將這

一鋪剛拿上手,還未開出來看的十三集牌,一手推倒,

離場。

永遠不再見這三個人。

 

第五人在旁邊說:哎喲,那個人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呀?輸

了那麼久還捱下來?早就應該推牌離場啦!如果他真的是

精神病的話,推牌離場是可以體諒的。其他三人也真是的,

竟然跟個神經病的玩?

第六人在旁邊說:推牌這方法,無疑是可以解決他的問題,

他推得好!

第七人在旁邊說:他真倒霉,遇上那三個好運王,被贏光

是理所當然的!

第八人在旁邊說:這個自私透的懦夫,以為中途推牌就可

將前面發生過的所有事,一筆勾銷!以為推倒後,真的可

以重來?日後,當這種愚蠢又歹毒的懦夫遇上新的逆境時,

只會再次推牌,一次又一次,直到永遠!

跟他玩的那三個人真的沒摸過爛牌嗎?鋪鋪起手就是天糊

地糊嗎?

他們能贏,是因為他們努力經營、逆境求存、窮則變;

變則通、從失敗裡汲取教訓的成果!

 

第五人再說:那個南走了,那三個人不就甩掉個袍服嗎?

要陪個將法那麼爛的人玩,太虐待哦!

第六人再說:那個南走了,希望他能在別的地方贏回他在

這裡輸掉的。

第七人再說:唉!他根本不適合打麻雀,走了就別回來!

第八人再說:原來,真的沒人會理會那個南在離場後會去那裡?

或是一廂情願的以為他會在別處開心快活的過日子!

畢竟,這個輸王之王的離場,對這些五六七人來說只是:

不癢不痛!

也難怪,既非親非故,又或是經報紙電視知道他的離場,

嗅不到、聽不見、摸不到。

 

現在,又有誰會想過坐東西北這三個人的感受呢?

這些跟南一起那麼久的人,眼見南推牌離場,又無計

可施。他們如何面對永遠失去南這個事實呢?

 

第五六七人再冷冷的說:他們比南厲害那麼多,總有辦法的……

呵呵。

 

南,解決了自己!但南依然沒有能力去贏!

 

東西北比南厲害並不是南要推牌離場的原因!

是南自己的蠢、懶、自私、歹毒推倒自己,將自己趕離場,永不翻身!

   解決不了內在的問題就去殺死自己的是:既蠢又懶、自私又歹毒的人。

gelek | 29th Apr 2007 | 一般 | (608 Reads)

解決不了內在的問題就去殺死自己的是:既蠢又懶的人。

反對的,請列舉自殺並是不愚蠢的一個原因出來?

反對的,請告訴我會自殺的人,是有多努力去為自己為別人而生存?

 

解決不了外在的問題就殺死他//牠的是:既蠢又壞的人。

反對的,你令我心寒。

反對的,我為你心痛。


gelek | 28th Apr 2007 | 一般 | (620 Reads)

夏天到了,所以談談蚊子。

 

蚊子飛來叮我,是因為相信我不會傷害牠。

跟我的貓會很安心走近我一樣,因為牠相信我是不會傷害牠,

所以我不該背叛蚊子對我的信任。

 

蚊子飛來叮我,是因為我是牠的食物。

跟牛羊雞豬魚蝦蟹魷魚等等對我意義是一樣的,

我吃了上面的又不用馬上填命,所以蚊子叮我也不該被拍死。

                                                                                                               

蚊子飛來叮我,是因為牠沒有其他選擇。

就好像當我人在囊謙時,桌上就只有酥油茶,喝不?

 

蚊子飛來叮我,是因為這是地球生態的平衡發展。

是在我出生前好幾個億萬年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不尤得今天這個我有意見。

 

蚊子飛來叮我,是因為我有牠需要的東西。

雖然沒有衛星轉播或巨型支票移交儀式,

但是,就那麼一點滴的體液,我是絕對有條件去慷慨的,

畢竟,好事並不是為做給別人看而做的。

 

蚊子飛來叮我,因此讓我死了。

那跟我死於墮機、出軌、車禍、雷擊、沉船、雪崩、瘟疫無異。

不是嗎?

 

所以,我找不到拍蚊子的理由。

 

西藏有一句諺語:人們用一個問題去解決另一個問題。

 

人們生產越來越毒的藥來滅蚊,因此反過來培育出越來越能抗毒的蚊子。

四處放毒藥滅蚊,但一場雨就將毒藥沖到海裡,給海產吃了,而最終又

不是荼毒人類自己?在蚊子中毒之前,其他的生物如老鼠、蟑螂、青蜓、

蒼蠅、蝴蝶、蜜蜂等等,都有均等的機會給毒藥影響,有的會死,有的死

不了,但死掉與否都一定會影響食物鏈,也就是影響著人類。

 

有人會說:我也找不到蚊子對我有什麼益處,所以,為什麼不能殺?

 

如果有個跟你/妳毫不相干的人對你/妳說同一句話,

你/妳會乖乖給他/她殺掉嗎?

如果有個體積和力量都是你/妳的一千倍的生物,對你/妳說同一句話,

你/妳會乖乖給他/她殺掉嗎?

 

解決不了內在的問題就去殺死自己的是,既蠢又懶的人。

解決不了外在的問題就殺死他//牠的是,既蠢又壞的人。


gelek | 19th Apr 2007 | 一般 | (764 Reads)

這晚,我如常的做中風練習。

而準備功夫也做得很徹底,只是沒辦法能教兩隻貓不

鬧翻而已。

 

躺下,關上手機。

 

我現在中風了。

我猜,要到後天,經理人發現我一直不接電話後才會

懷疑我出了問題的,但還是不會來找我呀!起碼要等

我曠工失場,監制向她投訴了半天,她才會真的要想

知道我的下落,因為,香港畢竟是地球上其中一個最

安全的城市,而我又不是個會四處醉酒生事危險追尾

的人,所以該沒有人會相信我會無故失蹤的。

或是要等大約七天左右,當我餓死後,發臭了,隔壁

才會報警來破門入屋調究。

對了,隔壁的是姓什麼的?

連照面都沒打過兩三次,怎知道他姓啥呢?不過,

如果要因為我的屍臭才讓他對我這個鄰居有較深的認

識的話,那就真的是:相逢恨晚。

 

餓死之前,我猜,我的貓兒們就一定會搞砸了我的客廳

來示警,也因沙盤沒有清理幾天而在沙發上便溺泄憤。

可能更會互相視對方為食物……嗯,兩個只能活一個!

到底留下來的是貓或貓貓呢?

 

還有什麼會在這段時間發生呢?

 

我想,我會哭吧。

 

我再不能見我喜歡的人了。

也有一大堆事沒交託好。

更有一堆人說跟他/她說:謝謝!/對不起!

 

那些是我喜歡的人呢?

排名不分先後:

首先,是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你/妳們好!

謝謝!謝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這種情況,我真的會想看見他/她們嗎?

我可能最想再見那些我最喜愛而又已故的人……

可惜,按照我的信仰,這是不會發生的事。

……

希望破門進來的那些警察和醫護人員會先脫鞋就好了。

畢竟,我剛剛才擦過地板,而窗戶都鎖得死死的。

 

還有什麼事要交託呢?

對了,外面那隻會吃貓的貓,誰會領養呢?

哈哈,該沒有吧!一般人都不能接受會顯露本性的

動物,因為一般人連在自己面前都不會顯露他/她的

本性,這麼坦率的貓又怎樣能討他/她們的歡心呢?

不裝的,誰會愛?

 

跟誰要道謝,跟誰要道歉呢?

這絕對是是非題,還是先不要公開吧。

呵呵!

 

其實,餓死是怎樣的呢?

 

我好像在電視裡看過非洲饑荒的報導,見過那些饑民,

好像動也不動,蒼蠅披面,目光呆濟,很安靜的,慢慢

的死去。

不過,隔了個屏幕、隔了個海洋、隔了個世紀;我根本就

聽不見他/她們的悲嗚、嗅不到他/她們的味道、踫不到他/她的

身體、聽不懂他/她們的衰號……

我憑什麼說我能知道他/她們在饑餓?

畫面一轉,處處歌舞昇平!何來雞犬不寧?

我還記得他/她們嗎?

 

嗯,這樣吧,我就先睡覺吧,反正睡覺不就是不用吃嘛。

何況這只練習模擬中風而已,那跟睡覺都沒差呢!

 

不行!

 

中風,不等於睡覺!

 

好吧,今晚的練習到此為止。

 

我在床上結半伽伕坐,半閉的雙眼凝視在前方約一米遠的

一個視點上,並將腰保持如箭支一樣的直,舌頭往上顎頂

著,下巴微微的往下壓著。左手手掌向上橫置在膀胱下一

點的前方,將右手掌放上去,倆指姆指頭輕輕的踫著,保

持不徐不疾的呼吸。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我願以我歷劫所累積的所有功德,迴向所有住世不能

使喚身體的人,願你/妳們能安然入睡,早日擺脫這種

狀態。

 

之後,

我想起我那健康長壽的父母親。


gelek | 17th Apr 2007 | 一般 | (701 Reads)

我的腿發痲了,讓我將腿放直,令血液可以流向腳底,

相信過一陣子就會好起來。

 

能動,真好。

 

在方才的六分鐘中風裡,我最大的錯誤判斷就是在時間上。

以為過了很久,但原來只是幾分鐘的光境。看來,我

光靠這副身體是不單只無法準確判斷長、闊、高三維,

更不能妄想可以體會第四維的時間,和這四維以外的……

生命。

盡管我正置身其中,但可笑的是我過得像個不關系的人。

 

我清楚的感覺到血液回流到空洞的血管裡,重新被充實的

血管壁向四方頂出去,使附近的肌肉從痲痺中甦醒回來,

雙腿重新聽命於我,我的腿,複活了。

 

我可以自由活動了,可以去忙了。

去做一個別人認為對他/她們有益有用的人了。

因應面對的人,我就會在臉上譜上不同的表情,

而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對方喜歡我。

因為只要對方喜歡我,就可以減少傷害我的,或危害我存活的機會

 

這板斧,我記得從我還是個手抱嬰時,就已經學會。

為了得到食物,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吃的送到。

排了便便和尿尿,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人來清理。

剛醒過來,發現只有自己,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人來陪我。

 

我學會發什麼聲就會有什麼回應。

 

我笑,他/她就笑得更開。

我哭,他/她就更著緊。

 

我學會控制他/她了。


gelek | 16th Apr 2007 | 一般 | (653 Reads)

說到要認識自己,聽起來來好像荒謬得很。

我不是一早就認識我嗎?

 

不過這就最荒謬之處:我真的以為自己很認識自己。

 

怎麼會是荒謬呢?你看,小時候,還不到幾歲,我就會

寫我的名字啊!

那麼,那個名字就是你?

……

 

我是XXXXXX的兒子呀!

是的,你是他們的兒子,就是這樣而已?

……

 

我高175cm73kg,穿48,愛排球,當演員,血形A

獅子座!

你就是這堆資料的總和而已?

…….

  

請問,從小起,有那種教育教我們去認識自己呢?

光靠那兩課加起來也不到兩小時,主題是為了介紹

人體結構,附帶輕描淡寫的帶過繁殖過程的性教育課堂?

 

你不如乾脆看看鋼之鍊金術師吧!

愛德華那兩兄弟會很詳細的告訴你組成人體的各項

原素和準確的份量啊。

 

夠荒謬嗎?

不夠?

還有其他更荒謬嗎?

有。

算起來,我認識李白、杜甫、關羽、劉備、項羽、劉邦、

花木蘭、鄧碧雲、王小虎、華英雄、黃帝病、綻真嗣、

凌波麗、明日香、梅艷芳、譚詠麟、香奈兒、路易威豋、

南丁格爾、川島芳子、居禮夫人、東條英機比認識自己還要多。

 

因為,我時間都花在認識他/她們去了,那有空來認識自己?

何況,從來都沒有人向我提出過,認識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別誤將那些課餘戶外活動當作是用來了解認識自己的機會啊!

那些攀山涉水,飛檐走壁的體能考驗,只能反映出

我的體力和智慧能讓我解決怎樣的處境而已,這些活動

並未能讓我坦白的、如實的面對和認識原本的自己。

 

因為大家都認為,我能為大家做什麼比我是什麼更重要!

所以,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老鼠的貓

其他的,管他!

 

唉!

貓也分好壞的啊……

 

在我不能再使喚這身體時,我就沒能力對外境作反應,

外境的人和事也不再理會我,也不需要我去理會時,

天地間就剩下我跟我,我再沒有借口溜走躲開我,

我終於要面對我。

 

好的,從那裡開始認識我好呢?

 

…….

 

就由眼角那處發癢的地方開始吧。

那裡是面部皮膚的一點,外露的是表皮,表皮下是

真皮,之下就是肌肉,再下面就是頭骨,骨下就是眼球,

眼球後腦幹,兩旁是下垂體,上一點就是小腦,左右大

腦就在上面一點。整個腦組織被一層液體包裹著,藏在

頭骨腦腔之中。

本來這堆像果凍的東西能分析外境,然後再分類…… 等等,

這堆叫腦的組織就是我嗎?

嘩!好噁心啊!

我怎麼會這樣難看呢?

這堆東西不是我,肯定不是!

 

繼續,本來這堆像果凍的東西會聽我的指使,辨別外境、

洽當地對外境做相約的回應,比如,遇冷則以發抖來提示,

饑餓則腹鼓大作,見喜愛的,擁之;見厭惡的,棄之等等。

這堆東西一直都是唯命是從、忠心耿耿、死而後已。

 

很好,我看來真的滿認識自己。

 

等等,如果腦不是我的話,

那我到底是我身體的那部份?

我到底躲在我身體的那部份?


gelek | 15th Apr 2007 | 一般 | (697 Reads)

在我洗過臉,瞄過門,上過廁所,查過衣櫃,

關好手機,對付過貓和貓貓後,我在床上結

半伽伕坐,半閉的雙眼凝視在前方約一米遠的

一個視點上,並將腰保持如箭支一樣的直,

舌頭往上顎頂著,下巴微微的往下壓著。左手

手掌向上橫置在膀胱下一點的前方,將右手掌

放上去,倆指姆指頭輕輕的踫著,保持不徐不疾

的呼吸。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開始回顧剛才的六分鐘中風

 

首先,我知道我並不是中風,我將可以如願地再次使喚這身體,

去見我喜歡的人,做我喜歡的事。

在這練習中所感到的一切不快、不便都會在時限過了而消失。

怎至,我可以隨時中斷練習,提早回到健康的狀態,再次隨意

使喚這身體。

得心應手。

 

那麼,我為什麼要做這練習?

 

原因有兩個:

) 為他日自已真的中風而做好準備,待他日好適應。

) 為自已的死亡做好準備,因為死亡自我出生那刻起,

就跟在我旁邊,從未分離。

 

中風死亡是滿相似的,看起來就是再不能使喚這身體。

不過,兩者當然是不一樣。

 

中風時,我體內的機能仍然在運作,依然需要吸收和排放,

對外境的人物、事物都有反應,有些可以表達,有些不可。

當我只剩下視覺和聽覺的功能時,我一定會尿床,可能等到

濕潤的褲襠被體溫蒸發到乾透後,仍沒人理會。我猜,在這

段等候整理的期間,我一定會想到年青時,我能用40小時由5200

的營地豋上6381的珠山腰是多麼的厲害,相比今天卻連上廁所

也不行,連告訴護士我尿了也不行,我。真。折。墮。

 

可惜,不管我在想什麼,外境的人都是不知道的,就好像

他們不知道在我棉被下的褲襠早已濕透一樣。

 

我只能跟自己相處。

 

我的所有覺受就只有自己知道,我從未如此靠近過自己。

 

到了這種田地,我實在有太多的時間去慢慢認識一下自己了。


gelek | 14th Apr 2007 | 一般 | (759 Reads)

接下來的兩分鐘,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擱在枕頭邊上,

視線以外的手機去。

 

心忖著:

這麼晚,該不會有人找我的;起碼,我那幾個朋友不會吧。

不過,劇組的助導還未發我明天的通告單,如果明天有班,

而現在打來我又沒有馬上回他們,會不會讓他們誤以為我

耍大牌呢?但是,若我現在中斷練習,打電話給他們問情況

後,才發現我真的沒班,那麼,我不就前功盡廢嗎?

手機呀,你千萬不要響!

 

腦袋轉了幾千個圈後,天花還是白白的掛著,房裡的狀況,看起來

還是凝固在六分鐘前的那個模樣。

除了我。

 

今晚,我的狀況不錯,能保持這種中風狀態這麼久,看來,

若有天我真的中風的話,也應該都不會太難受吧。

只要將注意集中在一點,時間就會容易過很多,

哈哈……

 

手機響了!

是老家的專用鈴聲”sex and the city”

這麼晚,家裡打過來,該不會好到那裡去吧?

天呀!

 

喂!

X呀,在香港嗎?

在呀!媽,這麼晚打來幹嘛呢?

襯你爸在洗澡,我才敢打給你…….

媽,到底什麼事?你快說吧!

怎麼喇,你在忙嗎?或許我等一下再給你打電話吧。

媽,你說好了。

是這樣,聽新聞說……

說什麼?

明天有冷鋒到香港,你今晚要加被子啊。

………….................................................................

..................................................................................

喂?

我有聽著。

那你有拿羽絨被出來用嗎?

用了。

這星期那天比較閒呢?我煮了涼茶給你下火。

後晚吧。

你爸出來了,要跟他講兩句嗎?

不喇,你們都注意保暖就好了。

知道了,對了,那時候去南非拍外景啊?聽說那邊很亂呢!

改了,不去啦。

那現在去那呢?

能說的時候再告你吧。

還有……

媽,我要上廁所,不說了。

好吧,記得用羽絨被啊。

……拜拜。

 

完了。唉…….

 

看看手機上的時間,

連剛才的電話對話,才過了六分鐘。

離開時限,還有五十四分鐘,

要繼續嗎?

吼吼吼!


gelek | 10th Apr 2007 | 一般 | (857 Reads)

進入第三個兩分鐘的時候,

我以為可以置眼角上的痕癢、衣櫃裡的怪聲、

膀胱給我訊號、由頻繁轉寂靜的門鈴、

至貓兒因追逐所引發的踫撞聲於不理。

可是,剛剛好相反,心裡的焦躁,

開始高速醞釀。

 

我深呼吸了幾下,跟自已說:

都會過去的。

 

不單只指外在的那些狀況會過去的,

就算是現在這種因中風而帶來的約束,

都會在前設的時限界滿後而同時消失。

想到這裡,心裡有底了。

 

我放鬆了皮膚,讓眼角的痕癢自然而言的退滅。

之後就是靜心的去細聽衣櫃的怪聲,但裡面又

複死寂,作怪的不見了。

注意力散落到四周後,膀胱好像沒有那麼脹痛,

終於可以舒一口氣。

門外按鈴的跑了就尤他跑吧,反正夜深探門的都

不會是好東西吧。

而那倆隻貓,哼!明早沒罐頭魚吃就是喇!

 

現在還剩下五十四分鐘,我繼續我的訓練。

 

……

我的手機沒關…….

千萬不要響…….. 啊!


gelek | 10th Apr 2007 | 一般 | (1776 Reads)

每天入睡前,我都用上三十到六十分鐘來訓練自已。

我會先調好手機的鬧鐘,設定好限時後就開始練習。 

跟自已說:我中風了

除了眼珠還能動,聽覺還是正常外,我再不能使喚這副曾讓我引以為豪、為樂、為苦、為善、為惡的身驅。我就這樣躺著……躺著。 

念頭出來了: 

[被我盯著的天花,不曾有絲毫的變化,最好還是不要有,如果冒個什麼異像的出來就麻煩了。] 

[天花應該是全屋最乾淨的地方,因為沒有半點塵埃能舖上去,地板一定恨死天花。]

[天花你萬不能掉下來,我還要飛黃騰達啊。] 

[天花……. 你能動一下下嗎?]

[我應該在天花畫點什麼的,這樣會比較好看點有趣點。] 

就這樣,過了兩分鐘。 

髮尖刺癢了眼角;不能騷

左邊有點怪聲由衣櫃傳來;頭轉不過來

尿急了;不能上廁所

門鈴響了;應不了

貓兒在客廳打架;管不了  

還是躺著……躺著。 

就這樣,又過了兩分鐘。

 

還剩五十六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