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elek | 19th Jul 2007 | 一般 | (543 Reads)

 

極 端 素 食 者
拒 與 「 食 肉 獸 」 上 床

你 吃 甚 麼 , 就 是 甚 麼 。 新 西 蘭 一 群 完 全 不 碰 動 物 製 品 的 純 素 食 者 ( vegan ) , 將 這 個 概 念 推 到 極 致 , 食 和 性 兩 方 面 , 都 是 非 「 純 素 」 絕 不 肯 碰 , 不 肯 與 「 食 肉 獸 」 上 床 。


拒 接 觸 「 動 物 墳 墓 」

訪 問 過 157 名 純 素 食 者 後 , 當 地 坎 伯 雷 特 大 學 ( Canterbury University ) 人 類 及 動 物 學 專 家 波 茨 ( Annie Potts ) 發 現 , 不 少 女 受 訪 者 會 對 葷 食 男 性 心 動 , 卻 拒 絕 與 他 們 性 交 , 因 為 她 們 認 定 , 葷 食 者 的 身 體 是 由 許 多 塊 動 物 碎 屍 構 成 , 滿 身 肉 臭 。 波 茨 稱 這 些 人 做 「 純 素 戀 者 」 ( vegansexual ) 。
純 素 食 者 克 里 克 ( Nichola Kriek ) 認 為 , 葷 食 者 的 身 體 「 就 是 動 物 的 墳 墓 」 。 另 一 名 「 純 素 戀 者 」 說 : 「 動 物 為 這 些 人 而 死 , 我 不 想 與 他 們 有 親 密 接 觸 。 」 

在 商 場 隨 地 小 便
四 人 遭 圍 毆 一 死

東 莞 一 名 16 歲 少 年 因 在 商 場 內 隨 地 小 便 被 保 安 發 現 , 他 與 表 哥 等 四 人 忙 向 對 方 道 歉 甚 至 下 跪 求 情 , 但 仍 被 近 10 名 保 安 追 打 。 事 主 表 哥 被 打 至 昏 迷 倒 地 , 但 保 安 卻 指 其 「 裝 死 , 用 水 潑 醒 了 繼 續 打 ! 」 事 主 表 哥 慘 遭 暴 打 致 器 官 衰 竭 , 終 不 治 身 亡 , 另 三 人 受 傷 。 警 方 事 後 將 其 中 五 名 涉 案 保 安 刑 事 拘 留 。

 

案 中 死 者 歐 智 鋒 , 24 歲 , 本 月 26 日 零 晨 凌 晨 40 分 左 右 , 與 弟 弟 歐 陽 能 , 表 弟 陳 孔 鋒 等 四 人 到 東 莞 石 碣 新 悅 商 場 的 任 逍 遙 卡 拉 OK 喝 酒 、 唱 歌 後 離 開 。 不 料 因 陳 孔 鋒 在 商 場 內 隨 地 小 便 被 保 安 發 現 , 招 致 約 10 名 保 安 持 水 喉 管 向 四 人 圍 毆 。


昏 迷 倒 地 被 潑 醒 再 打

歐 陽 能 表 示 , 他 看 到 其 兄 歐 智 鋒 被 打 到 動 彈 不 得 , 已 經 躺 在 地 上 昏 迷 了 , 但 一 名 帶 頭 的 保 安 居 然 說 : 「 裝 死 , 潑 醒 了 繼 續 打 ! 」 隨 即 , 一 名 保 安 用 一 隻 平 時 用 來 洗 拖 把 的 桶 打 來 半 桶 水 , 一 下 潑 在 歐 智 鋒 身 上 。 另 一 名 現 場 目 擊 者 稱 , 「 那 些 保 安 見 歐 智 鋒 動 彈 了 一 下 , 睜 開 眼 睛 , 他 們 就 接 著 毆 打 , 直 到 打 得 他 再 也 動 不 了 。 」 而 當 警 察 到 場 後 , 保 安 仍 揚 言 歐 智 鋒 是 裝 死 , 「 要 再 用 水 潑 , 把 他 弄 醒 ! 」
「 我 看 見 他 背 上 和 胸 口 全 部 是 水 管 打 到 身 上 留 下 的 血 印 子 。 」 歐 陽 能 前 日 在 認 屍 後 稱 , 其 兄 滿 身 傷 痕 , 而 負 責 搶 救 的 石 碣 醫 院 醫 生 稱 , 死 者 因 多 個 器 官 衰 竭 , 送 院 搶 救 兩 小 時 後 宣 告 不 治 。
歐 智 鋒 與 表 弟 等 均 為 廣 東 連 州 人 , 在 東 莞 打 工 。 案 發 前 , 因 陳 孔 鋒 的 女 友 出 糧 , 眾 人 相 約 前 往 卡 拉 OK 慶 祝 , 不 料 離 開 時 肇 禍 。
廣 東 《 南 方 都 市 報 》

馬來西亞大師捉鬼

  http://www.metacafe.com/watch/518484/real_life_ghost_catching_never_seen_on_metacafe_1st_hand/

 

留意女士的手,會變色的。

  

兩 岸 快 線
教 宗 訪 華 須 與 台 斷 交

北 京 前 日 剛 高 調 舉 行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成 立 50 周 年 紀 念 活 動 。 據 報 ,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劉 柏 年 澄 清 早 前 邀  教 宗 訪 華 的 言 論 , 即 教 宗 在 訪 問 大 陸 前 必 須 先 斷 絕 與 台 灣 的 關 係 。 而 自 中 國 教 區 主 教 傅 鐵 山 在 4 月 逝 世 , 目 前 繼 任 呼 聲 最 高 的 是 李 山 。 北 京 稱 , 不 接 受 梵 蒂 岡 任 命 主 教 需 要  教 宗 同 意 的 要 求 , 但 願 意 跟 梵 蒂 岡 討 論 主 教 任 命 的 問 題 。 

愛 滋 患 者 續 霸 佔 港 商 住 宅

【 本 報 訊 】 包 括 兩 名 愛 滋 病 患 者 在 內 的 50 名 河 南 籍 男 女 , 霸 佔 港 商 在 深 圳 投 資 的 洗 車 屋 及 西 麗 鎮 長 源 村 住 宅 12 日 , 港 商 經 多 方 求 助 後 , 深 圳 市 公 安 局 昨 日 派 員 去 勸 喻 各 家 屬 離 去 。 其 間 兩 名 公 安 與 其 中 一 名 愛 滋 病 患 者 發 生 肢 體 碰 撞 , 混 亂 中 一 名 公 安 被 人 抓 傷 , 港 商 一 名 親 友 見 此 嚇 至 暈 倒 , 為 免 情 況 惡 化 , 公 安 只 好 暫 時 收 隊 撤 退 。


村 民 人 心 惶 惶

自 兩 名 愛 滋 病 患 者 侵 佔 長 源 村 吳 姓 港 商 住 宅 居 住 後 , 該 村 村 民 開 始 人 心 惶 惶 , 而 吳 姓 港 商 的 家 眷 亦 一 早 搬 離 住 宅 躲 避 , 事 主 吳 生 說 : 「 屋 企 就 俾 佢  嚇 走 晒 d 租 客 , 洗 車 屋 就 俾 佢  封 門 口 , 冇 得 做 生 意 , 深 圳 係 法 治 之 區 , 但 竟 然 冇 人 執 法 。 」
較 早 前 , 吳 的 內 地 姪 兒 在 深 圳 駕 車 撞 死 一 名 河 南 人 , 死 者 家 人 因 不 滿 交 警 只 判 決 對 方 賠 償 34 萬 元 人 民 幣 , 本 月 16 日 開 始 招 來 50 多 親 友 及 同 鄉 , 當 中 有 人 自 稱 患 愛 滋 病 , 分 別 霸 佔 其 洗 車 屋 及 住 宅 , 要 求 港 商 賠 償 100 萬 元 。

捉 孌 童 犯   男 子 吞 槍
NBC 迫 死 人 遭 索 償 8 億

 電 視 台 為 了 搶 收 視 自 行 扮 演 滅 罪 先 鋒 的 角 色 , 惹 上 官 非 。 美 國 德 州 前 檢 察 官 康 拉 特 ( Louis William Conradt ) 被 全 國 廣 播 公 司 ( NBC ) 一 個 節 目 鎖 定 為 孌 童 癖 疑 犯 , 更 上 門 問 罪 , 當 事 人 飽 受 困 擾 下 吞 槍 自 殺 , 康 拉 特 的 姊 妹 前 天 ( 周 一 ) 入 稟 紐 約 法 院 , 控 告 NBC Universal Inc. , 索 償 1.05 億 美 元 ( 8.19 億 港 元 ) 。


節 目 設 陷 阱 誘 騙 孌 童 癖

康 拉 特 的 姊 妹 指 摘 NBC 《 Dateline 》 節 目 賄 賂 警 察 , 讓 攝 製 隊 得 以 拍 攝 查 問 疑 犯 的 過 程 。 去 年 11 月 警 方 在 沒 有 搜 查 令 或 拘 捕 令 下 , 帶 同 攝 製 隊 闖 進 康 拉 特 在 德 州 特 勒 爾 ( Terrell ) 市 的 寓 所 要 把 他 拘 捕 , 警 員 又 沒 有 保 護 特 勒 爾 , 結 果 釀 成 慘 劇 。 NBC 指 未 收 到 訴 訟 書 , 拒 絕 對 案 件 置 評 。
備 受 爭 議 的 NBC 電 視 台 節 目 , 是 《 Dateline 》 內 「 捉 孌 童 犯 」 的 環 節 , 由 節 目 主 持 和 網 上 監 察 機 構 Perverted Justice 找 人 扮 成 13 歲 男 童 在 網 上 作 誘 餌 , 與 康 拉 特 及 其 他 孌 童 癖 網 上 對 話 , 並 試 圖 誘 騙 他 們 到 陷 阱 屋 內 , 將 他 們 當 場 逮 捕 。
24 名 男 子 上 釣 , 但 康 拉 特 沒 有 到 過 陷 阱 屋 , NBC 攝 製 隊 和 警 員 卻 登 門 要 拘 捕 他 。
被 一 口 咬 定 是 孌 童 癖 、 私 隱 蕩 然 無 存 的 康 拉 特 當 時 向 警 員 和 攝 製 隊 說 ︰ 「 我 不 會 傷 害 任 何 人 」 , 然 後 就 吞 槍 自 殺 。 悲 劇 發 生 , 但 一 名 在 場 的 警 員 竟 對 著 《 Dateline 》 導 演 說 : 「 這 肯 定 有 助 收 視 。 」
檢 察 官 今 年 5 月 撤 銷 對 24 名 被 捕 男 士 的 控 罪 , 理 由 是 他 們 和 誘 餌 並 不 是 在 該 縣 進 行 網 上 對 話 , 而 且 NBC 和 警 方 都 無 法 證 實 這 些 對 話 是 真 確 和 完 整 的 。

 

 

盡 論 中 國 : 倒 楣 的 河 南 人 被 罵 七 年

  

A 股 重 上 4,200 點 , 但 在 搜 狐 網 「 上 證 指 數 」 欄 的 網 友 留 言 板 上 , 辱 罵 河 南 人 及 河 南 人 反 擊 的 留 言 竟 多 過 討 論 股 市 , 用 詞 之 粗 鄙 、 語 氣 之 激 憤 , 令 人 震 驚 , 也 令 人 莫 名 其 妙 , 股 市 升 跌 關 河 南 人 甚 麼 事 ?
翻 查 內 地 各 大 網 站 的 留 言 板 , 發 現 豬 肉 價 格 暴 升 、 快 餐 麵 加 價 , 有 人 辱 罵 河 南 人 , 浙 江 向 超 生 的 富 豪 罰 款 101 萬 元 , 也 有 人 辱 罵 河 南 人 , 幾 乎 是 有 留 言 板 的 內 地 網 站 , 幾 乎 是 有 令 人 不 滿 意 的 事 件 , 就 有 人 罵 河 南 人 。


成 「 坑 蒙 拐 騙 偷 」 的 代 名 詞

暈 ! 河 南 人 到 底 怎 麼 了 , 竟 得 罪 了 全 中 國 的 網 民 ? 搜 尋 之 下 , 發 現 網 上 辱 罵 河 南 人 的 風 氣 在 2001 年 已 開 始 , 河 南 人 已 被 罵 了 七 年 ! 原 因 呢 ? 不 少 網 民 都 將 河 南 人 說 成 是 「 坑 蒙 拐 騙 偷 」 的 代 名 詞 , 而 且 「 劣  」 遍 中 國 , 連 深 圳 龍 崗 的 公 安 兩 年 前 也 曾 掛 出 「 堅 決 打 擊 河 南 籍 敲 詐 勒 索 團 夥 」 的 橫 額 。
地 處 中 原 的 河 南 省 是 內 地 人 口 最 多 的 省 分 , 至 去 年 底 共 有 9,392 萬 人 口 , 外 出 打 工 的 也 多 , 免 不 了 有 作 奸 犯 科 的 人 , 免 不 了 有 搶 劫 、 偷 竊 、 詐 騙 的 事 。 其 實 , 有 關 河 南 人 的 負 面 新 聞 並 不 比 其 他 省 分 多 , 有 關 河 南 人 的 好 人 好 事 也 不 比 其 他 省 分 少 , 但 河 南 人 竟 在 網 絡 上 被 罵 了 七 年 , 除 了 社 會 的 歧 視 心 態 之 外 , 顯 然 還 另 有 原 因 。


政 府 罵 不 得   轉 罵 河 南 人

筆 者 認 為 , 河 南 人 被 罵 是 一 種 社 會 情 緒 的 轉 移 。 由 於 現 實 社 會 中 , 不 平 之 事 太 多 , 怨 氣 、 戾 氣 太 重 , 受 壓 抑 的 時 間 太 久 , 很 多 人 遇 到 不 如 意 的 人 生 事 或 官 員 貪 污 腐 敗 案 件 時 , 都 想 痛 罵 一 番 、 宣 洩 一 番 。
但 是 , 在 中 國 的 互 聯 網 留 言 板 上 , 政 府 是 罵 不 得 的 、 執 政 黨 是 罵 不 得 的 , 那 些 罵 政 府 、 罵 共 產 黨 的 文 帖 , 要 麼 被 自 動 過 濾 系 統 屏 蔽 ( 阻 攔 ) , 要 麼 被 網 主 刪 除 , 難 有 機 會 出 街 。 於 是 , 河 南 人 成 了 「 出 氣 筒 」 , 多 數 網 站 並 不 理 會 罵 河 南 人 的 粗 鄙 留 言 , 任 各 地 網 民 一 展 辱 罵 的 不 同 風 格 。 或 許 , 社 會 積 怨 一 日 未 能 消 減 , 這 種 狀 況 就 會 持 續 下 去 。 唉 , 河 南 人 真 倒 楣 !

廣 州 學 者 : 看 鹹 網 易 患 前 列 腺 炎

地 有 醫 學 學 者 警 告 , 年 輕 人 沉 迷 瀏 覽 色 情 網 站 , 有 可 能 較 易 患 上 前 列 腺 炎 , 而 過 度 自 慰 更 會 帶 來 附 睾 炎 , 甚 至 令 精 液 質 量 下 降 , 影 響 將 來 生 育 。 本 港 的 泌 尿 科 醫 生 批 評 這 講 法 全 無 醫 學 根 據 。
《 廣 州 日 報 》 日 前 報 道 , 廣 州 中 山 大 學 附 屬 第 三 醫 院 不 育 與 性 醫 學 科 主 任 張 濱 指 出 , 當 男 性 受 感 官 刺 激 處 於 性 興 奮 狀 態 時 , 前 列 腺 分 泌 液 會 不 斷 積 聚 在 尿 道 , 若 不 隨 精 液 排 出 體 外 , 就 很 易 導 致 細 菌 繁 殖 , 出 現 慢 性 前 列 腺 炎 或 精 囊 炎 。 但 他 又 指 自 慰 太 多 會 令 死 精 多 , 有 的 輸 精 管 堵 塞 , 得 了 無 精 症 。


香 港 醫 生 : 全 無 根 據

「 這 個 講 法 全 無 實 際 醫 學 根 據 , 有 些 譁 眾 取 寵 ! 」 香 港 泌 尿 科 醫 生 黃 國 田 指 出 , 前 列 腺 炎 , 多 是 由 細 菌 或 病 變 引 起 , 主 要 感 染 渠 道 是 不 安 全 性 行 為 , 根 本 和 瀏 覽 色 情 網 站 , 或 是 否 頻 密 自 慰 無 關 , 「 過 度 自 慰 , 最 多 只 會 導 致 會 陰 肌 肉 疲 勞 、 痠 痛 。 」 黃 國 田 說 。 

盡 論 中 國 : 亂 糟 糟 的 廣 州 才 可 愛 ?

  

廣 州 給 人 的 印 象 一 直 是 亂 糟 糟 的 , 到 處 是 塵 土 飛 揚 的 地 盤 、 交 通 擁 擠 、 治 安 不 靖 。 但 是 , 廣 州 中 山 大 學 政 治 與 公 共 事 務 管 理 學 院 院 長 任 劍 濤 教 授 說 : 「 廣 州 亂 糟 糟 才 顯 得 可 愛 。 」 任 教 授 一 語 驚 人 , 在 內 地 傳 媒 和 網 絡 激 起 陣 陣 風 浪 。


「 治 安 差 反 映 活 力 」

任 教 授 是 在 一 場 「 城 市 記 憶 與 都 市 認 同 」 的 講 座 中 發 表 這 番 偉 論 的 。 他 說 , 當 今 中 國 城 市 三 極 ( 三 強 ) 屬 京 滬 穗 , 北 京 帶 有 京 城 帝 國 主 義 的 記 憶 , 上 海 處 處 講 情 調 , 廣 州 則 呈 現 出 特 有 的 開 放 性 , 「 相 對 於 北 京 、 上 海 的 過 於 有 序 , 廣 州 的 亂 , 顯 示 出 這 個 城 市 的 可 愛 。 」
如 果 說 , 北 京 、 上 海 的 城 市 管 制 太 嚴 , 給 人 壓 抑 的 感 覺 , 而 廣 州 相 對 寬 鬆 、 開 放 , 的 確 可 愛 些 。 但 是 , 任 教 授 又 說 : 「 廣 州 的 治 安 不 理 想 , 是 廣 州 城 市 發 展 的 必 然 寫 照 , 這 恰 恰 反 映 出 廣 州 的 社 會 活 力 。 」
天 啊 ! 任 教 授 的 理 論 再 延 伸 、 發 展 下 去 , 恐 怕 要 超 越 美 國 芝 加 哥 大 學 教 授 萊 維 特 ( Steven D. Levitt ) 的 「 怪 誕 經 濟 學 」 ( Freakonomics ) 了 ! 萊 維 特 研 究 出 墮 胎 合 法 化 是 美 國 犯 罪 減 少 的 主 因 , 任 劍 濤 則 可 能 研 究 出 犯 罪 成 為 城 市 活 力 的 理 論 , 大 概 全 球 就 數 伊 拉 克 的 巴 格 達 最 有 活 力 了 。


偷 換 概 念 替 當 局 脫 責

廣 東 省 公 安 廳 廳 長 梁 國 聚 卸 任 前 曾 大 言 不 慚 地 說 : 「 廣 州 是 最 安 全 的 城 市 。 」 結 果 , 飛 車 黨 、 背 包 黨 、 迷 魂 黨 等 輪 番 犯 案 , 每 當 市 民 、 遊 客 、 參 加 廣 交 會 的 商 人 遇 劫 , 民 眾 都 嘲 諷 當 局 誇 下 的 海 口 。
任 教 授 不 知 是 有 意 還 是 無 意 , 玩 了 個 偷 換 概 念 的 把 戲 , 替 當 局 為 治 安 不 靖 脫 責 。 地 盤 多 、 交 通 擠 的 亂 , 多 多 少 少 是 城 市 發 展 必 經 的 階 段 , 還 有 可 顯 示 城 市 活 力 之 處 , 但 治 安 亂 、 民 眾 缺 乏 人 身 安 全 感 , 無 論 如 何 與 城 市 活 力 與 可 愛 沾 不 上 邊 。
任 教 授 應 該 聽 聽 在 廣 州 基 層 任 職 的 小 官 員 的 這 番 心 聲 : 「 廣 州 的 亂 是 小 而 分 散 , 這 讓 那 些 高 高 在 上 的 政 府 官 員 和 誇 誇 其 談 的 所 謂 學 者 感 到 有 趣 和 與 己 無 關 。 」

嬰 兒 腦 膜 炎 誤 診 亡
醫 院 40 打 手 毆 索 償 家 屬

湖 南 一 家 醫 院 因 誤 診 導 致 一 名 1 歲 多 男 嬰 死 亡 , 家 屬 要 求 賠 償 的 談 判 期 間 , 院 方 竟 找 來 40 多 名 來 歷 不 明 的 打 手 , 持 鐵 棍 毆 打 家 屬 , 導 致 五 傷 , 男 嬰 祖 母 一 度 休 克 。 警 方 其 後 拘 捕 打 手 及 醫 院 負 責 人 。
據 男 嬰 段 嘉 豪 的 父 親 說 , 本 月 15 日 帶 發 高 燒 的 兒 子 去 郴 州 福 康 醫 院 看 病 , 醫 生 說 是 患 感 冒 , 安 排 打 點 滴 後 出 院 ; 但 翌 日 仍 未 好 轉 , 他 又 再 帶 兒 子 到 醫 院 , 院 方 再 次 打 點 滴 , 到 下 午 他 見 兒 子 燒 未 退 , 身 體 卻 變 得 冰 冷 , 有 感 不 妙 , 忙 帶 兒 子 到 另 一 家 醫 院 , 就 在 途 中 , 兒 子 口 中 流 出 鮮 血 , 抵 達 該 醫 院 時 已 返 魂 乏 術 , 被 診 斷 死 於 腦 膜 炎 。


警 方 拉 人   群 眾 歡 呼

悲 憤 不 已 的 死 者 父 母 , 隨 即 聯 同 家 屬 前 往 醫 院 討 賠 償 , 將 兒 子 屍 體 停 放 醫 院 大 堂 , 並 掛 上 「 福 康 醫 院 還 我 兒 子 , 還 我 孫 子 , 還 我 公 道 ! 」 的 橫 匾 。 醫 院 其 後 雖 答 允 賠 8 萬 元 , 但 卻 一 直 拖 延 , 至 前 日 早 上 , 醫 院 突 然 出 現 逾 40 名 手 持 鐵 棍 的 打 手 , 追 打 家 屬 。 警 方 接 報 後 到 現 場 拘 捕 滋 事 分 子 , 並 帶 走 醫 院 董 事 長 林 世 強 及 幾 名 負 責 人 , 在 場 圍 觀 市 民 都 高 興 得 歡 呼 起 來 。 

台 灣 教 科 書 全 面 台 獨
兩 岸 改 成 兩 國

台 灣 中 小 學 教 科 書 將 徹 底 去 中 國 化 ! 兩 岸 、 台 灣 地 區 , 有 矮 化 台 灣 意 思 , 需 改 為 兩 國 、 我 國 ; 國 父 、 國 畫 、 國 劇 等 統 統 被 列 為 「 不 適 合 用 詞 」 ; 古 代 和 現 代 名 人 全 部 要 貫 上 中 國 籍 等 , 共 有 5,000 種 用 詞 需 修 改 。 這 是 繼 今 年 初 修 改 高 中 歷 史 教 科 書 後 , 最 大 規 模 的 修 改 行 動 。 出 版 界 、 教 育 界 均 怒 斥 民 進 黨 大 搞 「 教 育 文 化 台 獨 」 。 國 民 黨 總 統 候 選 人 馬 英 九 抨 擊 此 舉 是 「 新 的 戒 嚴 」 。

馬 英 九 變 「 新 住 民 」

逾 310 萬 名 中 小 學 生 在 9 月 開 學 後 將 要 大 洗 腦 。 以 往 教 科 書 中 「 中 共 」 「 中 外 」 等 用 詞 變 成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政 府 」 「 國 內 外 」 。 所 有 被 視 為 矮 化 台 灣 主 權 和 主 體 意 識 不 清 的 用 詞 , 統 統 要 改 。 當 中 , 最 令 人 震 撼 的 莫 過 於 將 「 兩 岸 」 改 成 「 兩 國 」 , 「 台 灣 地 區 」 改 成 「 台 灣 」 或 「 我 國 」 , 無 異 於 宣 告 台 灣 獨 立 。 甚 至 , 不 可 用 「 聞 名 中 外 」 形 容 北 京 故 宮 。 而 被 視 為 「 外 省 人 」 的 馬 英 九 , 則 會 被 稱 為 「 中 國 各 省 隨 中 華 民 國 政 府 遷 台 人 士 」 或 「 新 住 民 」 。


「 日 本 據 台 」 改 「 日 治 」

教 科 書 中 除 涉 及 大 陸 的 一 些 用 詞 要 改 外 , 有 關 被 日 本 統 治 達 50 年 的 歷 史 , 相 關 用 詞 亦 需 修 改 。 「 光 復 初 期 」 變 成 「 戰 後 」 ; 「 日 本 佔 據 台 灣 」 改 成 「 日 治 ( 日 本 管 治 台 灣 ) 」 。 而  述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的 人 、 事 、 物 等 , 原 本 用 大 清 帝 國 、 中 華 民 國 紀 年 的 , 則 需 跟 隨 日 本 慣 用 紀 年 或 用 西 元 , 如 民 國 20 年 , 需 改 成 日 治 昭 和 5 年 或 1932 年 。 有 學 生 不 滿 地 說 ︰ 「 背 民 國 年 代 已 經 很 麻 煩 , 還 要 再 背 日 本 昭 和 , 擾 民 嘛 ! 」


古 代 名 人 成 外 國 人

「 王 羲 之 是 我 國 著 名 的 書 法 家 」 一 句 , 觸 犯 了 對 中 國 的 稱 呼 未 能 反 映 歷 史 事 實 與 政 治 現 況 的 錯 誤 。 故 要 稱 王 羲 之 為 中 國 著 名 書 法 家 , 頓 時 將 其 身 份 變 成 外 國 人 般 。 而 「 國 父 孫 中 山 先 生 」 的 用 詞 , 更 屬 不 客 觀 歷 史 價 值 判 斷 、 刻 意 褒 揚 或 貶 抑 的 非 中 性 詞 彙 , 只 可 直 呼 其 名 。 有 國 民 黨 立 委 批 評 此 舉 違 反 憲 法 ︰ 「 孫 中 山 是 中 華 民 國 的 國 父 , 這 亦 見 諸 於 憲 法 , 教 育 部 無 權 否 定 政 府 體 制 。 」


與 中 國 文 化 切 割

在 修 正 後 , 幾 乎 與 「 國 」 有 關 的 全 被 視 為 不 適 合 用 詞 。 國 畫 、 國 字 、 國 劇 、 古 人 、 古 代 全 部 犯 下 對 特 定 詞 匯 使 用 不 夠 精 準 的 錯 誤 , 應 稱 之 為 中 國 水 墨 畫 、 中 國 文 字 、 中 國 京 劇 、 中 國 古 代 、 中 國 古 人 等 。 甚 至 連 「 中 華 民 族 」 亦 要 稱 為 「 華 夏 民 族 」 , 將 台 灣 由 中 國 文 化 中 切 割 出 來 。 有 中 學 生 認 為 這 些 修 改 沒 必 要 ︰ 「 現 在 世 界 已 變 得 越 來 越 國 際 化 了 。 」


各 界 反 應
「 教 育 部 很 爽 , 我 們 卻 被 整 死 」

台 灣 教 育 部 早 前 對 現 時 中 小 學 教  科書 中 的 「 不 當 用 詞 」 進 行 檢 核 , 並 在 日 前 完 成 厚 達 380 頁 的 檢 核 報 告 , 供 有 關 出 版 商 「 參 考 」 。 不 過 , 出 版 商 直 斥 ︰ 「 我 們 若 不 依 照 這 種 標 準 去 編 書 , 能 通 過 教 育 部 的 審 核 嗎 ? 能 印 書 嗎 ? 」 目 前 , 全 台 近 30 家 出 版 商 已 經 開 始 修 改 有 關 教 材 。 有 業 界 人 士 氣 憤 地 說 ︰ 「 教 育 部 自 己 很 爽 , 我 們 卻 被 整 死 了 ! 如 果 明 年 換 成 國 民 黨 的 馬 英 九 執 政 , 是 不 是 又 要 重 新 檢 核 ? 」


學 者 : 干 預 編 輯 自 由

除 書 商 外 , 教 師 和 家 長 亦 對 當 局 全 面 去 除 中 國 化 的 行 動 表 示 不 滿 。 文 化 大 學 歷 史 系 教 授 王 仲 孚 , 抨 擊 當 局 欲 透 過 此 舉 干 預 教 科 書 的 編 輯 自 由 ︰ 「 讓 我 感 覺 到 好 像 回 到 戒 嚴 時 期 。 」 台 南 縣 師 仁 國 中 教 師 楊 秀 碧 批 評 民 進 黨 , 「 只 想 捍 衞 自 己 的 價 值 , 要 消 滅 對 方 的 信 仰 」 。 台 灣 家 長 團 體 聯 盟 副 理 事 長 林 文 虎 亦 指 , 目 前 台 灣 政 治 局 勢 緊 張 、 族 群 對 立 情 況 嚴 重 , 民 進 黨 此 舉 只 會 令 局 勢 更 為 惡 化 ︰ 「 政 府 不 應 將 教 育 拿 來 做 為 政 治 的 棋 子 , 後 遺 症 會 很 大 。 」  教育 部 部 長 杜 正 勝 昨 回 應 事 件 時 相 當 不 悅 地 說 ︰ 「 教 科 書 沒 有 去 中 國 化 。 」

每 日 5 萬 病 死 雞 變 餐 點

內 地 假 、 劣 質 食 品 令 民 眾 擔 驚 受 怕 , 即 使 真 材 實 料 的 雞 隻 亦 無 法 令 人 安 心 。 中 科 院 植 物 研 究 所 首 席 研 究 員 蔣 高 明 , 經 過 兩 年 調 查 , 發 現 每 日 有 2.5 萬 至 5 萬 隻 、 因 傳 染 病 、 中 毒 、 污 染 等 因 素 死 亡 的 雞 隻 , 流 入 凍 、 熟 食 品 市 場 , 最 後 進 入 消 費 者 肚 內 。


爛 雞 製 火 腿 腸 恐 播 禽 流

他 對 北 京 、 山 東 、 內 蒙 古 等 地 雞 隻 養 殖 場 調 查 , 發 現 專 門 收 購 死 雞 的 商 販 , 以 每 隻 2 元 的 價 錢 向 雞 農 、 禽 病 醫 院 、 禽 類 批 發 市 場 收 購 死 雞 , 再 進 行 簡 單 加 工 處 理 , 然 後 將 較 新 鮮 的 出 售 給 商 家 加 工 成 燒 烤 雞 ; 不 太 新 鮮 的 雞 翼 、 雞 腿 、 雞 爪 等 製 成 冷 凍 食 品 ; 死 雞 的 內 臟 賣 去 燒 烤 檔 ; 嚴 重 腐 爛 的 雞 則 製 成 火 腿 腸 , 而 部 份 店 舖 出 售 的 乳 鴿 或 炸 麻 雀 , 其 實 是 死 去 的 雛 雞 。 這 不 但 影 響 消 費 者 的 健 康 , 更 容 易 令 抓 雞 、 殺 雞 人 士 感 染 上 禽 流 感 。
廣 東 《 南 方 周 末 》 

政 府 駁 斥 假 新 聞   網 民 轟 欲 蓋 彌 彰

「 到 底 哪 個 新 聞 是 真 的 ! 」 繼 北 京 當 局 指 「 紙 餡 肉 包 子 」 的 報 道 是 假 新 聞 後 , 廣 東 和 湖 南 當 局 均 稱 沒 有 發 現 肆 虐 洞 庭 湖 的 東 方 田 鼠 流 入 廣 東 , 間 接 駁 斥 「 湖 南 田 鼠 被 偷 運 廣 東 當 野 味 」 的 報 道 有 誤 , 廣 州 大 洋 網 更 直 指 有 關 報 道 是 假 新 聞 。 但 網 民 對 這 兩 宗 近 期 轟 動 全 國 的 新 聞 被 指 造 假 , 則 半 信 半 疑 。 有 北 京 觀 察 家 指 出 , 政 府 的 撲 火 行 動 撲 不 熄 公 眾 質 疑 。   本 報 記 者

電 視 台 捏 造 「 紙 餡 包 」 報 道

北 京 電 視 台 的 「 透 明 度 」 欄 目 , 日 前 播 出 震 驚 中 外 的 「 紙 皮 箱 做 包 子 餡 」 的 報 道 , 經 當 局 調 查 後 , 發 現 是 該 節 目 編 導 訾 北 佳 炮 製 的 假 新 聞 , 警 方 已 將 訾 某 刑 事 拘 留 。 電 視 台 事 後 公 開 道 歉 。 中 國 記 協 亦 作 出 譴 責 。
據 報 , 警 方 在 節 目 播 出 後 , 立 即 到 事 發 地 朝 陽 區 東 四 環 附 近 的 涉 案 黑 店 調 查 , 並 拘 查 報 道 中 出 現 的 四 名 黑 心 小 販 。 他 們 是 兩 對 夫 妻 , 經 調 查 , 發 現 事 件 是 化 名 「 胡 月 」 的 訾 某 , 在 上 月 自 己 從 市 場 上 購 買 紙 箱 、 和 火  等 材 料 , 授 意 四 人 炮 製 紙 箱 餡 包 子 , 並 用 攝 錄 機 自 行 拍 下 全 部 過 程 , 然 後 在 電 視 台 上 播 出 。
30 多 歲 的 訾 某 是 該 欄 目 組 的 主 力 編 導 , 但 電 視 台 卻 稱 訾 某 仍 是 臨 時 員 工 。


網 民 : 新 聞 是 真 的

‧ 「 100% 是 真 的 , 之 所 以 道 歉 是 因 為 怕 引 起 恐 慌 , 欲 蓋 彌 彰 。 」

‧ 「 訾 某 已 成 為 欄 目 組 的 主 力 編 導 。 都 主 力 了 , 還 能 是 臨 時 工 ? 」

‧ 「 這 個 報 道 在 日 本 的 電 視 台 都 有 播 出 了 , 我 們 也 不 知 道 這 個 事 是 真 是 假 了 。 」

‧ 「 感 覺 是 為 了 維 護 奧 運 的 大 好 形 象 , 維 護 和 諧 社 會 的 美 好 願 景 。 」

‧ 「 現 在 隨 著 肉 價 飛 漲 , 又 有 現 成 的 經 驗 , 說 不 定 賣 包 子 的 就 有 樣 學 樣 了 。 」

‧ 「 終 於 可 以 大 膽 放 心 地 吃 包 子 了 ! 」


廣 東 : 湖 南 田 鼠 宴 造 假

自 廣 州 《 信 息 時 報 》 本 月 14 日 報 道 , 廣 州 原 槎 頭 禽 鳥 批 發 市 場 存 在 湖 南 田 鼠 交 易 後 , 引 起 中 共 政 治 局 委 員 、 廣 東 省 委 書 記 張 德 江 等 省 市 領 導 的 高 度 關 注 , 下 令 有 關 部 門 徹 查 , 防 止 田 鼠 等 野 生 動 物 流 入 市 場 。 而 據 當 地 執 法 部 門 對 被 指 販 賣 湖 南 田 鼠 的 野 味 市 場 進 行 地 氈 式 搜 查 後 , 聲 稱 行 動 中 沒 有 發 現 東 方 田 鼠 或 鼠 類 動 物 的 蹤 影 , 「 不 僅 活 體 沒 有 , 甚 至 連 鼠 類 冰 凍 品 也 沒 有 。 」
但 廣 州 市 食 品 安 全 辦 昨 日 卻 發 出 緊 急 預 警 , 指 田 鼠 是 鼠 疫 、 流 行 性 出 血 和 端 螺 旋 病 等 30 多 種 疾 病 的 傳 播 媒 介 , 呼 籲 市 民 不 要 吃 田 鼠 。 廣 東 等 有 關 專 家 均 指 , 東 方 田 鼠 體 形 細 小 , 「 沒 有 甚 麼 肉 可 吃 。 」 因 此 認 為 東 方 田 鼠 不 會 流 入 廣 東 的 餐 桌 。


「 說 甚 麼 都 沒 人 信 」

‧ 「 假 話 ! 我 們 已 經 吃 了 。 」

‧ 「 我 們 不 怕 真 正 的 田 鼠 , 我 們 老 百 姓 怕 的 還 是 另 外 的 老 鼠 。 」

‧ 「 哪 有 災 害 , 哪 裡 就 有 說 瞎 話 的 官 。 」

‧ 「 真 真 假 假 , 真 亦 假 時 假 亦 真 , 相 信 誰 ? 」

‧ 「 那 裡 多 得 成 災 , 我 們 出 錢 買 來 吃 , 一 舉 兩 得 有 甚 麼 不 好 ? 」

‧ 「 吃 田 鼠 肉 比 吃 豬 肉 安 全 多 了 , 現 在 有 很 多 地 方 賣 病 豬 死 豬 。 」

‧ 「 可 悲 啊 ! 現 在 說 甚 麼 都 沒 人 信 了 。 」 

  

父 為 搶 回 財 產 浸 死 9 歲 子

雖 說 虎 毒 不 吃 子 , 但 重 慶 潼 南 縣 一 名 男 子 為 要 搶 回 父 母 留 給 自 己 9 歲 兒 子 的 百 萬 財 產 , 竟 將 兒 子 拋 入 河 中 溺 斃 。 他 日 前 被 警 方 拘 留 , 並 被 控 故 意 殺 人 罪 。
該 名 29 歲 李 姓 男 子 稱 , 自 己 是 一 名 長 途 客 車 司 機 , 近 幾 年 來 賺 了 近 百 萬 家 財 , 但 這 些 全 都 登 記 在 父 母 的 名 下 。 李 因 早 前 背 著 家 人 與 一 家 美 容 店 的 女 老 闆 同 居 , 受 到 父 母 唾 罵 。 父 母 向 李 稱 , 二 人 死 後 將 把 財 產 交 給 孫 子 小 柱 。
李 某 後 來 為 奪 回 自 己 辛 苦 賺 來 的 百 萬 家 財 , 在 今 年 5 月 16 日 晚 約 7 時 , 借 用 朋 友 的 車 輛 接 載 從 老 師 家 補 完 課 出 來 的 兒 子 , 在 當 天 晚 上 回 家 的 路 上 , 李 某 把 兩 粒 安 眠 藥 放 進 兒 子 喝 的 飲 品 中 , 再 將 沉 睡 中 的 兒 子 拋 進 江 中 溺 死 。
《 重 慶 商 報 》

 

盡 論 中 國 : 「 F-U-C-K YOU CHINA 」 風 波 未 息

德 國 普 蘭 公 司 ( Philipp Plein ) 設 計 的 一 款 T 恤 , 背 面 竟 印 著 「 F-U-C-K YOU CHINA 」 和 中 國 小 丑 ( 圖 ) 。 這 款 T 恤 的 設 計 師 Philipp Patrick Plein , 據 稱 有 不 少 國 際 名 人 捧 場 , 包 括 美 國 希 爾 頓 集 團 太 子 女 Paris Hilton 及 球 星 碧 咸 ( David Beckham ) 等 。

德 公 司 「 親 吻 」 捐 款 致 歉

T 恤 本 月 初 在 德 國 北 部 不 萊 梅 市 發 售 後 , 被 指 為 辱 華 , 招 致 中 國 駐 漢 堡 總 領 事 館 交 涉 和 萬 千 中 國 網 民 的 聲 討 。 普 蘭 公 司 辯 稱 絕 對 沒 辱 華 意 思 , 指 「 F-U-C-K = the Fascinating & Urban Collection : Kiss You China 」 , 中 文 意 思 是 「 令 人 著 迷 的 城 市 時 裝 系 列 : 親 吻 你 , 中 國 」 。
普 蘭 公 司 的 Kiss , 並 未 平 息 中 國 網 民 的 怒 火 , 設 計 師 和 德 國 人 在 網 絡 上 被 FUCK 的 次 數 越 來 越 多 。 普 蘭 公 司 昨 日 表 示 , 決 定 向 中 國 大 使 館 面 交 道 歉 信 , 並 捐 款 5,000 歐 元 ( 約 5.4 萬 港 元 ) 用 於 中 歐 文 化 交 流 , 「 以 示 道 歉 誠 意 」 。
普 蘭 公 司 的 發 言 人 坦 承 , 這 款 T 恤 構 思 時 「 隱 含 的 訊 息 」 是 對 中 國 服 裝 盜 版 行 為 和 由 此 給 普 蘭 公 司 造 成 巨 大 損 失 的 不 滿 , 但 他 們 不 想 放 棄 中 國 市 場 , 因 此 願 意 道 歉 。
不 過 , 對 於 普 蘭 公 司 的 道 歉 和 「 賠 款 」 , 不 少 中 國 網 民 仍 不 能 滿 意 , 昨 日 仍 有 人 在 網 上 呼 籲 : 「 在 中 國 市 場 封 殺 其 產 品 ! 並 禁 止 穿 其 服 裝 的 境 外 人 士 入 境 ! 」
難 得 的 是 , 也 有 網 民 作 出 冷 靜 的 反 思 。 有 寧 波 網 友 在 網 易 留 言 : 「 其 實 理 解 下 德 國 佬 也 不 是 不 行 。 你 要 是 一 生 產 個 東 西 , 第 二 天 一 樣 的 外 國 貨 就 仿 進 來 了 , 誰 受 得 了 ? 」 也 有 上 海 網 友 表 示 , 近 年 德 國 家 具 展 有 很 多 展 位 都 用 中 文 寫 明 「 不 許 拍 照 」 , 「 作 為 一 個 中 國 人 , 我 覺 得 挺 恥 辱 的 ! 人 家 把 我 們 當 賊 , 問 題 是 看 看 以 前 我 們 拿 人 家 的 宣 傳 冊 、 拍 照 片 仿 製 的 行 為 , 我 們 本 來 就 是 賊 ! 」


不 滿 「 中 國 製 造 」 的 表 現

其 實 , 普 蘭 辱 華 T 恤 是 近 期 歐 美 不 滿 「 中 國 製 造 」 的 一 個 表 現 而 已 。 只 要 那 些 仿 製 的 、 冒 牌 的 、 有 毒 有 害 的 「 中 國 製 造 」 仍 在 出 口 , 「 F-U-C-K YOU CHINA 」 風 波 就 會 重 演 。

 

熱 爆 click : 「 富 貴 乞 丐 」 身 家 逾 百 萬

富 翁 唔 做 , 做 乞 兒 ? ! 陝 西 府 谷 縣 一 名 資 產 逾 百 萬 的 劉 姓 「 富 貴 乞 丐 」 , 多 年 來 只 要 有 人 在 縣 城 舉 辦 嫁 娶 儀 式 , 甚 至 設 解 穢 宴 , 他 都 會 不 請 自 來 , 沒 有 一 盒 好 煙 、 半 瓶 好 酒 及 50 元 錢 , 他 就 會 大 吵 大 鬧 , 讓 主 人 家 辦 不 成 事 。 他 近 日 終 因 強 行 乞 討 而 被 拘 留 , 網 友 們 都 直 斥 其 行 為 可 恥 : 「 人 不 要 臉 , 天 下 無 敵 。 」
劉 原 本 是 企 業 職 工 , 月 薪 近 2,000 元 , 坐 擁 至 少 兩 套 房 子 及 數 十 萬 元 存 款 。 但 他 卻 熱 衷 乞 討 , 後 來 索 性 不 上 班 , 每 天 向 人 討 錢 。

 

************************************************************* 

Mad world
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ir daily races
Going nowhere, going nowhere
And 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Hide my head I want to drown my sorrow
No tommorow, no tommorow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cos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Children waiting for the day they feel good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Made to feel the way that every child should
Sit and listen, sit and listen
Went to school and I was very nervous
No one knew me, no one knew me
Hello teacher tell me what's my lesson
Look right through me, look right through me


 


gelek | 17th Jul 2007 | 一般 | (477 Reads)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走過的都過去了。

未來的都會自來。

還要到那裡去?

那裡還會有我?

 

 



gelek | 6th Jul 2007 | 一般 | (421 Reads)

如果你/妳能開youtube的話,請花點時間看看:

9/11 coincidences ( part one to eleven )

 

藉此,你/妳將會更懂得資訊自由才是到對治

惡鬼的最強法器!


gelek | 6th Jul 2007 | 一般 | (405 Reads)

以下的是聖尊   達賴喇嘛的長壽祈請文。

Prayer for the Long Life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GANG RI RAWE KORWE SHYING KHAM SU

In the heavenly realm of Tibet, surrounded by a chain of snow mountains,

 

PEN DANG DEWA MALU JUNGWE NE

The source of all happiness and help for beings

 

CHENREZI WANG TENZIN GYATSO YI

Is Tenzin Gyatso---Chenrezig in person---

 

SHYAP PE KAL GYE BAR DU TEN GYUR CHIK

May his life be secure for hundreds of kalpas!


gelek | 4th Jul 2007 | 一般 | (356 Reads)

一個沒有了美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中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日本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俄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印度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我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沒有了你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美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中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日本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俄國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印度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我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一個只有你的世界,將會是如何?

************************************************

http://hk.f564.mail.yahoo.com/ym/ShowLetter?box=Inbox&MsgId=5370_9733128_1088_1676_289633_0_1125_406440_1822435527&bodyPart=2&tnef=&YY=50329&y5beta=yes&y5beta=yes&order=down&sort=date&pos=0&view=a&head=b&VScan=1&Idx=3


gelek | 3rd Jul 2007 | 一般 | (380 Reads)

安 倍 訪 華 , 剛 與 中 方 一 致 表 示 對 北 韓 核 試 危 機 的 憂 慮 , 北 韓 立 即 在 昨 天 就 進 行 了 第 一 次 的 地 下 核 試 , 顯 示 金 正 日 在 國 際 上 是 一 個 難 以 約 束 的 壞 孩 子 。 北 韓 這 個 國 家 的 極 端 獨 裁 , 與 金 正 日 行 為 之 怪 異 , 都 增 加 了 周 邊 國 家 以 至 美 國 的 憂 懼 。
筆 者 不 久 前 曾 提 過 網 頁 上 的 「 關 於 前 蘇 聯 ( 其 實 包 括 後 蘇 聯 ) 的 四 十 四 個 笑 話 」 , 其 中 之 一 與 金 正 日 有 關 :
葉 利 欽 、 克 林 頓 和 金 正 日 在 森 林 裡 散 步 , 遇 見 一 隻 惡 狼 。 狼 攔 住 克 林 頓 說 , 我 要 吃 你 。 小 克 慌 了 , 忙 說 , 狼 呀 你 別 吃 我 , 我 給 你 美 元 。 狼 一 想 , 也 行 。 於 是 走 到 葉 利 欽 跟 前 說 , 我 要 吃 你 。 老 葉 說 , 我 俄 羅 斯 雖 然 沒 錢 , 但 有 美 女 , 給 你 美 女 , 你 放 我 一 馬 。 狼 一 想 , 也 行 罷 。 狼 這 回 走 到 金 正 日 跟 前 說 , 我 要 吃 你 。 小 金 拍 一 下 大 腿 說 , 我 不 怕 你 ! 狼 說 , 小 克 老 葉 都 怕 我 , 你 為 何 不 怕 ? 小 金 說 , 因 為 我 身 後 有 二 百 萬 朝 鮮 癆 凍 ( 勞 動 ) 黨 員 , 所 以 我 不 怕 你 。 狼 卜 通 一 聲 跪 下 , 聲 淚 俱 下 說 : 「 總 書 記 啊 , 我 終 於 找 到 組 織 了 。 」
這 笑 話 把 小 金 列 入 餓 狼 一 族 , 確 實 妙 於 形 容 。 據 說 狼 之 所 以 「 惡 」 , 是 與 它 經 常 受 飢 餓 困 擾 有 關 。 故 餓 狼 即 為 惡 狼 。 其 實 , 餓 人 也 幾 近 於 惡 人 。 古 時 饑 荒 有 「 易 子 而 食 」 , 據 聞 文 革 時 也 有 些 地 方 人 吃 人 。 馬 克 思 說 無 產 階 級 會 起 來 革 命 的 原 因 , 是 除 了 「 失 去 鎖 鏈 」 之 外 , 沒 有 東 西 可 以 失 去 。 反 過 來 看 , 富 裕 社 會 的 人 就 善 良 多 了 。 因 為 富 裕 就 不 想 打 仗 、 不 想 革 命 也 。


去 年 , 牛 津 大 學 出 版 了 一 本 書 : 《 流 氓 政 權 : 金 正 日 和 北 韓 迫 近 的 威 脅 》 , 作 者 是 曾 寫 《 餓 鬼 : 毛 時 代 大 饑 荒 揭 秘 》 一 書 的 賈 斯 柏 . 貝 克 ( Jasper Becker ) 。 書 中 記 述 金 正 日 在 一 九 九 四 年 上 台 後 , 北 韓 的 饑 荒 前 所 未 有 , 活 活 餓 死 了 三 百 萬 人 , 佔 二 千 二 百 萬 人 口 的 百 分 之 十 五 , 超 過 毛 製 造 的 大 饑 荒 。 二 千 多 萬 名 餓 人 , 支 持 一 個 獨 裁 的 惡 人 政 權 , 自 然 是 世 界 的 威 脅 了 。 這 個 獨 裁 的 惡 人 政 權 , 是 所 有 專 制 國 家 中 最 厚 顏 無 恥 地 說 謊 造 假 的 典 型 。 一 九 九 一 年 , 北 韓 官 員 向 外 國 媒 體 稱 , 北 韓 的 人 均 產 值 是 二 千 四 百 六 十 美 元 。 然 而 , 人 所 共 知 的 事 實 是 , 只 有 在 領 袖 過 生 日 時 才 每 戶 發 兩 隻 雞 蛋 。 北 韓 這 個 謊 也 扯 得 太 離 譜 了 。
北 韓 的 國 家 電 台 說 , 金 正 日 有 一 千 二 百 個 頭 銜 , 包 括 「 所 有 傑 出 將 軍 中 最 傑 出 的 將 軍 」 、 「 眾 神 之 神 」 、 「 二 十 一 世 紀 的 北 極 星 」 。 北 韓 的 一 篇 報 道 說 , 這 一 千 二 百 個 頭 銜 有 許 多 是 「 五 大 洲 六 十 個 國 家 的 要 人 」 授 予 他 的 , 以 此 讚 美 他 的 「 非 凡 的 人 格 魅 力 、 出 類 拔 萃 的 領 導 才 能 和 流 芳 百 世 的 豐 功 偉 績 。 」 在 二 十 一 世 紀 的 今 天 , 能 夠 忍 受 別 人 這 種 肉 麻 、 虛 假 讚 美 的 人 , 本 身 就 是 一 個 大 怪 物 了 。
金 正 日 從 不 坐 飛 機 , 前 幾 年 他 訪 問 莫 斯 科 , 就 坐 了 一 個 星 期 的 專 列 火 車 前 去 。 訪 問 中 國 自 然 也 是 坐 火 車 。 這 大 概 同 他 過 去 屢 次 策 劃 和 指 揮 恐 怖 主 義 活 動 , 包 括 一 九 八 四 年 大 韓 航 空 客 機 爆 炸 事 件 有 關 。 以 恐 怖 手 段 施 之 於 人 , 也 會 恐 懼 別 人 以 恐 怖 手 段 施 之 於 己 。
不 久 前 , 有 報 道 稱 , 金 正 日 有 兩 個 替 身 , 替 身 的 容 貌 身 形 與 他 相 似 。 替 身 代 小 金 到 北 韓 各 地 巡 視 。 當 然 , 小 金 想 到 的 是 : 替 身 有 可 能 會 替 死 。
金 正 日 有 一 句 名 言 : 「 一 個 人 的 高 度 就 是 他 思 想 的 高 度 。 」 這 句 話 讓 人 摸 不 著 頭 腦 , 莫 測 高 深 。 但 北 韓 卻 將 這 句 怪 異 的 話 視 如 圭 臬 。 而 小 金 的 高 度 在 北 韓 也 是 秘 密 。
胡 錦 濤 曾 說 : 「 管 理 意 識 形 態 我 們 要 學 習 古 巴 和 朝 鮮 。 朝 鮮 經 濟 雖 然 遇 到 暫 時 困 難 , 但 政 治 上 是 一 貫 正 確 的 。 」 幸 虧 中 共 領 導 人 的 話 , 從 來 都 說 了 不 算 數 , 否 則 中 共 政 權 不 是 也 要 像 小 金 那 樣 瘋 狂 、 低 智 、 無 聊 與 可 笑 嗎 ?


gelek | 3rd Jul 2007 | 一般 | (422 Reads)

大 陸 網 頁 流 傳 一 份 據 稱 來 源 自 「 新 華 社 內 參 部 」 的 文 件 : 《 陳 良 宇 言 論 選 編 》 , 共 一 萬 多 字 , 分 十 一 個 部 分 , 包 括 「 攻 擊 中 央 領 導 同 志 和 中 央 政 策 」 等 分 題 。 內 容 精 彩 而 大 膽 。 從 內 容 來 看 , 陳 良 宇 所 涉 的 問 題 , 應 主 要 不 是 貪 腐 , 而 是 在 上 海 發 展 、 市 場 經 濟 、 宏 觀 調 控 、 平 衡 發 展 等 問 題 上 , 與 胡 溫 的 嚴 重 分 歧 。 僅 抄 錄 數 段 如 後 。
─ ─ 太 陽 升 起 的 時 候 先 照 亮 東 邊 , 不 是 東 邊 和 西 邊 同 時 照 亮 , 我 們 只 好 尊 重 這 樣 的 事 實 , 這 就 是 尊 重 科 學 。 平 衡 發 展 不 是 殺 雞 取 蛋 , 平 衡 發 展 不 是 劫 富 濟 貧 , 劫 富 濟 貧 的 結 果 是 均 貧 而 不 是 均 富 。
─ ─ 貪 污 腐 敗 和 政 策 變 通 不 是 一 回 事 。 貪 污 腐 敗 是 有 人 謀 私 利 , 政 策 變 通 是 為 了 更 好 地 為 人 民 謀 利 益 。
─ ─ 樓 價 飛 漲 是 因 為 房 子 供 不 應 求 , 土 地 飛 漲 轉 手 就 獲 暴 利 是 因 為 土 地 供 不 應 求 。 供 求 關 係 的 道 理 , 賣 西 瓜 的 小 販 沒 有 一 個 不 懂 的 。 可 是 , 我 們 的 領 導 人 中 間 , 有 人 就 是 不 懂 , 連 不 懂 裝 懂 都 不 會 。
─ ─ 法 律 面 前 人 人 平 等 , 國 務 院 領 導 同 志 對 一 個 雞 毛 蒜 皮 具 體 事 件 的 批 示 , 我 們 不 可 以 不 尊 重 , 不 可 以 不 考 慮 , 但 國 務 院 領 導 同 志 的 批 示 算 是 哪 一 條 法 律 ? 我 沒 有 背 過 法 律 條 文 , 誰 來 提 醒 我 一 下 ?
─ ─ 作 為 上 海 的 市 委 書 記 , 我 的 職 責 範 圍 同 總 書 記 是 不 同 的 , 總 書 記 的 職 責 範 圍 同 我 的 也 是 不 同 的 , 我 們 都 是 共 產 黨 人 , 但 這 不 是 說 我 們 的 工 作 職 責 範 圍 沒 有 界 限 。
─ ─ 中 國 要 「 和 平 崛 起 」 是 做 的 不 是 說 的 , 說 一 次 就 嫌 多 餘 了 , 多 說 了 就 是 吹 牛 … … 用 「 和 平 崛 起 」 這 種 口 號 來 激 發 愛 國 主 義 熱 情 存 在 個 問 題 , 愛 國 主 義 在 中 國 青 年 人 中 間 已 經 炒 得 熱 過 了 頭 , 青 年 頭 腦 裡 就 會 盡 想 著 打 啊 、 殺 啊 、 炸 啊 、 登 陸 啊 、 佔 領 啊 的 。 你 說 是 要 「 和 平 」 地 「 崛 起 」 , 誰 相 信 你 說 要 「 和 平 」 還 是 要 打 、 要 殺 ?


─ ─ 一 個 人 的 愛 國 主 義 思 想 應 該 包 括 連 續 的 幾 個 不 同 層 次 : 首 先 應 該 愛 父 母 、 愛 孩 子 、 愛 家 庭 ; 然 後 應 該 愛 同 學 、 愛 同 事 、 愛 鄰 居 。 如 果 我 們 看 到 某 人 對 待 自 己 的 父 母 、 對 待 自 己 的 養 母 是 很 無 情 的 , 那 麼 我 們 就 會 懷 疑 這 個 人 說 的 愛 國 、 愛 黨 和 愛 人 民 可 能 是 很 虛 偽 的 。
─ ─ 太 多 地 強 調 穩 定 就 讓 人 想 到 實 際 上 不 穩 定 , 太 多 地 強 調 了 和 諧 社 會 說 明 了 實 際 上 社 會 不 和 諧 , 這 些 詞 , 適 當 的 場 合 強 調 是 正 確 的 , 當 口 頭 禪 , 濫 用 , 用 多 了 起 反 作 用 。
─ ─ 我 們 黨 和 國 家 高 級 領 導 人 的 個 人 性 格 要 穩 健 。 根 據 一 些 資 料 我 注 意 到 , 胡 錦 濤 同 志 在 西 藏 擔 任 自 治 區 黨 委 第 一 書 記 時 , 為 了 對 付 少 數 和 尚 作 亂 , 他 親 自 頭 戴 鋼 盔 端 起 了 衝 鋒 槍 , 我 相 信 胡 錦 濤 同 志 沒 有 親 自 扣 動 衝 鋒 槍 的 扳 機 , 但 我 認 為 這 不 是 一 種 性 格 穩 健 的 表 現 。
─ ─ 服 從 必 須 有 道 理 , 沒 有 道 理 要 求 絕 對 服 從 是 不 現 實 的 。 黨 中 央 要 求 地 方 絕 對 服 從 , 首 先 黨 中 央 要 有 道 理 , 要 說 得 服 人 , 要 允 許 內 部 辯 論 和 公 開 辯 論 。
─ ─ 貪 污 腐 敗 的 問 題 , 必 須 是 有 權 力 的 人 才 有 貪 污 腐 敗 , 權 力 越 大 的 人 越 能 貪 污 腐 敗 , 沒 有 權 力 的 人 是 談 不 上 貪 污 腐 敗 的 , 他 們 只 能 賄 賂 有 權 力 的 人 。 治 本 就 是 要 取 消 不 必 要 的 權 力 和 分 散 權 力 。 在 土 地 審 批 、 國 家 重 點 投 資 工 程 項 目 等 方 面 , 我 國 普 遍 存 在 嚴 重 的 貪 污 腐 敗 現 象 。 那 我 們 為 甚 麼 不 是 在 土 地 審 批 、 國 家 重 點 投 資 工 程 項 目 方 面 少 利 用 一 點 權 力 而 多 利 用 一 點 市 場 呢 ? 政 府 的 權 力 是 腐 敗 的 根 源 , 加 強 政 府 權 力 只 能 加 強 貪 污 腐 敗 , 減 少 政 府 權 力 , 不 該 管 不 必 管 的 事 情 , 讓 市 場 競 爭 機 制 去 自 然 平 衡 , 人 們 不 求 通 過 權 力 來 實 現 自 己 利 益 的 時 候 , 貪 污 腐 敗 也 就 失 去 了 溫 床 , 就 可 以 控 制 了 。 用 更 多 更 大 的 權 力 來 整 治 貪 污 腐 敗 , 結 果 會 造 成 更 多 更 大 的 腐 敗 。
沒 幾 天 , 大 陸 網 頁 上 已 把 這 個 「 言 論 選 編 」 刪 除 了


gelek | 3rd Jul 2007 | 一般 | (296 Reads)

中 國 駐 日 內 瓦 聯 合 國 大 使 沙 祖 康 否 認 中 國 在 爭 取 非 洲 國 家 投 票 陳 馮 富 珍 任 世 衞 總 幹 事 的 事 情 上 , 「 花 錢 買 票 」 。 不 過 非 洲 國 家 萊 索 托 的 代 表 就 說 , 我 們 的 領 導 人 現 正 在 中 國 , 你 知 道 他 作 了 甚 麼 承 諾 , 我 會 聽 從 他 的 指 示 。
沙 祖 康 的 「 否 認 」 是 否 可 信 ?
如 果 人 們 不 善 忘 的 話 , 沙 祖 康 三 年 多 前 曾 對 外 說 過 , 「 非 典 在 中 國 得 到 了 有 效 控 制 」 , 但 這 句 話 才 說 了 不 到 三 天 , 中 國 衞 生 部 長 張 文 康 就 因 隱 瞞 沙 士 疫 情 而 下 台 。 於 是 , 沙 祖 康 不 得 不 對 外 國 記 者 說 , 「 這 次 是 真 的 , 我 們 採 取 了 有 效 措 施 , 目 前 正 在 繼 續 努 力 中 」 。 對 於 三 天 前 的 謊 言 , 其 後 沙 祖 康 解 釋 說 : 「 沒 辦 法 」 , 「 祖 國 的 利 益 高 於 一 切 」 。
為 了 「 祖 國 的 利 益 」 就 可 以 說 謊 嗎 ? 而 且 , 隱 瞞 疫 情 是 為 了 「 祖 國 的 利 益 」 還 是 為 了 統 治 者 的 利 益 ? 在 沙 士 期 間 , 陳 馮 富 珍 也 有 為 了 「 祖 國 的 利 益 」 而 「 沒 辦 法 」 的 時 候 , 那 麼 , 若 她 當 選 世 衞 總 幹 事 , 她 會 不 會 仍 有 為 了 「 祖 國 的 利 益 」 而 「 沒 辦 法 」 的 時 刻 ? 那 時 , 被 犧 牲 的 就 是 世 界 各 國 人 民 了 。
為 「 祖 國 的 利 益 」 而 說 謊 , 在 中 國 官 員 中 是 司 空 見 慣 的 事 。 國 務 委 員 唐 家 璇 曾 說 , 中 國 是 世 界 上 人 權 最 好 的 國 家 。 聽 者 雖 瞠 目 結 舌 , 唐 委 員 還 可 以 自 辯 是 人 權 的 準 則 不 同 。 但 十 天 前 國 務 院 新 聞 辦 公 室 主 任 蔡 武 到 華 府 演 講 時 說 , 中 國 是 世 界 網 絡 最 自 由 的 國 家 。 這 句 話 就 令 台 下 洋 人 啼 笑 皆 非 了 。 因 為 網 絡 的 自 由 度 , 並 沒 有 模 糊 的 準 則 。


沙 祖 康 、 唐 家 璇 、 蔡 武 這 些 外 交 人 員 的 說 謊 , 並 非 特 例 , 而 且 他 們 對 於 自 相 矛 盾 的 說 詞 , 也 不 以 為 意 。 十 月 十 日 , 中 國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劉 建 超 在 例 行 記 者 會 上 , 說 北 韓 核 試 「 毫 無 疑 問 給 中 朝 關 係 帶 來 負 面 影 響 」 。 記 者 就 問 , 如 果 聯 合 國 安 理 會 對 北 韓 採 取 軍 事 行 動 , 中 國 根 據 一 九 六 一 年 簽 署 的 《 中 朝 友 好 合 作 互 助 條 約 》 , 對 北 韓 會 有 甚 麼 義 務 ? 劉 建 超 閃 避 說 , 「 這 是 假 設 性 問 題 」 。 記 者 提 醒 他 , 根 據 條 約 第 二 條 : 「 一 旦 締 約 一 方 遭 受 一 國 或 幾 國 聯 合 武 裝 進 攻 時 , 締 約 另 一 方 應 立 即 盡 其 全 力 給 予 軍 事 及 其 他 援 助 」 , 這 是 否 已 意 味 著 中 朝 有 軍 事 同 盟 的 關 係 。 劉 建 超 說 , 中 國 始 終 堅 持 不 結 盟 政 策 。 記 者 再 問 , 那 麼 中 國 是 否 考 慮 修 改 與 北 韓 間 的 條 約 呢 ? 劉 建 超 回 答 , 中 國 目 前 沒 有 這 個 考 慮 。
這 種 自 相 矛 盾 的 說 詞 , 若 換 了 任 何 國 家 的 官 員 , 都 必 然 尷 尬 萬 分 。 但 中 國 官 員 卻 不 覺 尷 尬 。 說 謊 , 作 假 , 言 不 由 衷 , 以 致 出 現 自 相 矛 盾 無 法 自 圓 其 說 的 尷 尬 , 在 中 國 不 僅 見 怪 不 怪 , 而 且 已 屬 常 態 了 。 在 十 三 億 人 員 的 大 國 中 , 官 員 如 此 , 百 姓 也 如 此 。 林 彪 說 , 不 說 假 話 成 不 了 大 事 。 現 在 恐 怕 這 句 話 改 了 : 不 說 假 話 連 小 事 都 成 不 了 。
近 年 訪 問 中 國 的 外 國 元 首 , 都 被 邀 請 到 北 大 、 清 華 等 大 學 作 演 講 , 並 接 受 學 生 的 提 問 。 以 最 近 法 國 總 統 希 拉 克 到 北 大 演 講 為 例 , 三 十 分 鐘 的 學 生 提 問 , 包 含 提 問 內 容 在 國 際 、 國 內 、 個 人 問 題 中 面 面 俱 到 , 嚴 肅 問 題 與 輕 鬆 問 題 交 叉 出 現 , 學 生 對 問 題 表 述 如 背 誦 般 流 暢 , 而 且 遞 咪 高  者 也 總 是 站 在 要 提 問 者 的 附 近 以 便 及 時 遞 咪 … … 。 事 先 安 排 的 痕 跡 太 明 顯 , 以 致 外 國 記 者 都 察 覺 到 。 有 了 這 種 作 弊 教 育 , 又 怎 能 培 養 出 誠 實 、 守 信 的 大 學 生 ?
蕭 伯 納 說 過 , 對 說 謊 者 的 懲 罰 , 不 是 沒 有 人 相 信 他 , 而 是 他 自 己 不 再 相 信 任 何 人 。 中 國 各 級 官 員 紛 紛 說 謊 , 人 民 不 相 信 他 們 , 更 可 怕 的 是 他 們 也 不 相 信 人 民 , 而 且 人 民 之 間 也 互 不 信 任 。 中 國 正 以 謊 言 去 建 構 一 個 符 合 中 國 國 情 的 和 諧 社 會 , 更 以 這 種 假 話 充 斥 的 文 化 向 全 世 界 播 散 。


gelek | 2nd Jul 2007 | 一般 | (362 Reads)

曾 蔭 權 新 政 府 登 台 , 人 選 名 單 早 已 外 洩 , 沒 有 甚 麼 太 大 的 驚 喜 。 曾 新 政 府 是 雞 尾 酒 , 其 中 有 公 務 員 骨 幹 、 下 屆 特 首 的 熱 門 「 王 儲 」 、 親 中 陣 營 代 表 和 學 者 等 。 前 特 首 董 建 華 實 施 「 高 官 問 責 制 」 時 , 一 樣 善 頌 善 禱 , 自 稱 深 慶 得 人 , 是 一 個 精 英 會 聚 的 「 強 力 班 子 」 , 但 幾 年 下 來 , 在 嚴 酷 的 時 代 挑 戰 之 下 , 有 幾 個 人 可 以 經 受 考 驗 而 過 得 了 關 ? 曾 新 政 府 的 特 色 , 從 面 上 貼 金 的 好 處 講 , 是 「 五 湖 四 海 , 人 盡 其 用 」 , 從 人 性 陰 暗 的 現 實 處 論 , 是 「 相 互 制 衡 , 派 系 林 立 」 。 中 國 式 政 治 , 「 制 衡 」 的 意 思 就 是 「 內 耗 」 的 張 本 , 曾 蔭 權 發 揮 「 行 政 主 導 」 的 同 時 , 須 要 照 顧 太 多 集 團 的 利 益 , 未 來 五 年 , 如 何 施 政 , 令 人 相 當 有 興 趣 。
曾 蔭 權 比 董 建 華 有 利 的 地 方 , 除 了 「 香 港 仔 」 的 氣 質 討 好 港 人 , 就 是 擁 有 一 支 公 務 員 的 班 底 。 在 曾 新 政 府 的 團 隊 中 , 那 幾 個 將 成 為 曾 蔭 權 倚 重 的 嫡 系 核 心 , 本 已 一 目 了 然 。 然 而 不 幸 在 新 團 隊 登 場 的 前 夕 , 發 生 了 「 羅 范 風 波 」 。 前 教 統 局 常 任 秘 書 長 羅 范 椒 芬 發 表 辭 職 公 開 信 , 聲 稱 「 盡 力 推 動 教 改 」 , 無 奈 成 為 「 畸 形 政 治 生 態 」 的 犧 牲 品 , 最 後 怪 責 曾 特 首 沒 有 盡 支 持 之 責 : 「 對 於 所 有 無 畏 無 懼 地 堅 守 原 則 , 為 公 眾 利 益 盡 忠 職 守 的 公 務 員 而 言 , 我 的 經 歷 是 否 就 是 他 們 的 明 天 ? 」
這 句 話 的 心 戰 威 力 宏 大 , 意 思 就 是 : 「 跟 隨 曾 蔭 權 的 沒 有 好 下 場 」 , 足 以 令 許 多 公 務 員 信 心 動 搖 , 在 這 個 時 候 發 表 這 樣 的 宣 言 , 恐 怕 對 曾 蔭 權 未 來 五 年 的 管 治 權 威 投 下 釜 底 抽 薪 的 陰 影 。


羅 太 太 是 一 位 熱 誠 的 高 官 , 多 年 以 來 , 她 真 誠 相 信 教 育 改 革 的 意 念 , 相 信 教 改 政 策 是 為 了 學 生 好 、 教 師 好 , 也 為 香 港 人 好 。 但 董 建 華 先 生 任 內 , 教 育 政 策 極 為 激 進 : 母 語 教 學 、 教 師 基 準 試 、 十 年 內 七 成 中 學 生 升 讀 大 學 的 目 標 、 副 學 士 課 程 、 校 本 條 例 、 通 識 教 育 , 每 一 項 「 改 革 」 都 傷 筋 錯 骨 , 不 是 需 要 龐 大 的 資 源 , 就 是 要 把 原 有 的 制 度 連 根 拔 起 ; 不 是 要 把 教 師 隊 伍 從 頭 清 洗 換 血 ( 所 謂 「 香 港 的 教 師 都 很 愚 蠢 」 之 說 , 即 是 一 時 的 激 憤 心 聲 ) , 就 是 向 許 多 辦 學 團 體 宣 戰 為 敵 , 有 如 納 粹 德 國 侵 略 俄 國 , 又 轟 炸 英 倫 , 同 時 又 向 美 國 宣 戰 , 董 朝 的 「 教 育 改 革 」 是 永 遠 不 可 能 贏 得 的 戰 爭 。 「 畸 形 的 政 治 生 態 」 , 根 源 來 自 「 畸 形 的 激 進 改 革 」 , 這 一 切 似 乎 與 一 早 就 當 了 「 清 潔 大 隊 長 」 的 前 政 務 司 司 長 曾 蔭 權 沒 有 關 係 。 曾 蔭 權 上 台 , 自 然 不 會 頂 負 董 建 華 遺 下 的 這 些 地 雷 。
曾 蔭 權 昨 天 申 述 「 五 大 施 政 重 點 」 : 把 香 港 發 展 為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改 善 空 氣 和 食 物 安 全 、 隔 代 扶 貧 、 大 力 投 放 教 育 資 源 、 徹 底 解 決 普 選 問 題 。 前 董 時 代 高 唱 的 「 高 科 技 中 心 」 、 「 知 識 經 濟 轉 型 」 早 已 不 見 蹤 影 , 對 於 教 育 , 也 只 稱 「 大 力 投 放 資 源 」 , 並 無 強 調 「 教 育 改 革 」 。 曾 蔭 權 上 台 兩 年 以 來 , 教 統 部 門 仍 然 在 做 著 前 朝 舊 政 , 可 能 沒 有 及 時 跟 上 曾 蔭 權 的 思 維 步 伐 。 羅 太 太 辭 官 , 只 是 董 曾 兩 朝 磨 合 交 替 時 出 現 的 不 愉 快 事 件 。
曾 蔭 權 的 「 行 政 主 導 」 , 欲 建 立 「 強 勢 」 , 也 日 益 困 難 。 首 先 高 官 辭 職 , 發 表 公 開 信 , 傾 訴 心 聲 之 外 , 還 向 公 務 員 宣 表 對 高 層 的 不 滿 , 曾 蔭 權 無 力 制 止 。 英 國 首 相 馬 卓 安 上 台 , 前 港 督 衞 奕 信 去 職 , 並 無 發 表 公 開 信 發 牢 騷 , 質 問 唐 寧 街 「 為 甚 麼 我 五 年 來 如 此 盡 責 , 得 到 這 樣 的 下 場 」 。 香 港 許 多 精 英 的 政 治 品 質 , 似 乎 還 不 夠 成 熟 。
曾 蔭 權 似 乎 沒 有 甚 麼 「 女 人 緣 」 。 董 曾 年 代 先 後 離 場 的 兩 位 女 性 , 不 約 而 同 一 腔 怨 氣 , 政 見 迥 異 , 但 似 乎 今 日 都 擁 有 同 一 個 敵 人 。 女 人 是 感 性 的 動 物 , 本 來 不 宜 「 從 政 」 。


從 政 則 必 須 有 男 性 的 激 素 : 戴 卓 爾 夫 人 、 希 拉 莉 、 甘 地 夫 人 、 昂 山 素 姬 , 都 擁 有 陽 剛 的 內 在 氣 質 。 這 樣 說 , 一 些 在 歐 洲 讀 過 有 限 幾 本 洋 書 的 邊 緣 文 人 , 拾 洋 人 「 政 治 正 確 」 的 餘 唾 , 一 定 認 為 這 是 「 侮 蔑 女 性 」 之 見 , 其 實 天 地 良 心 , 剛 剛 相 反 。 女 人 是 水 做 的 動 物 , 玉 潔 冰 清 , 而 政 治 是 與 男 性 的 生 殖 器 一 起 並 列 的 世 上 最 骯 髒 的 事 物 之 一 , 高 尚 而 溫 柔 的 女 人 , 最 好 不 要 沾 手 , 這 是 對 女 性 出 於 憐 愛 的 勸 喻 。 女 人 對 事 情 的 看 法 , 往 往 沒 有 「 對 」 與 「 錯 」 , 「 是 」 與 「 非 」 之 分 , 只 有 「 喜 歡 」 和 「 不 喜 歡 」 之 別 。 一 個 缺 乏 「 女 人 緣 」 的 曾 蔭 權 , 好 處 是 永 遠 不 會 發 生 緋 聞 , 壞 處 是 在 官 場 上 一 旦 得 罪 了 女 人 , 這 位 女 強 人 退 朝 歸 野 , 對 曾 蔭 權 的 仇 怨 會 念 念 不 休 , 組 成 「 怨 婦 兵 團 」 。 其 中 如 果 還 有 些 聲 稱 「 與 北 京 交 情 非 淺 」 , 曾 蔭 權 會 更 頭 痛 。 對 於 政 治 的 女 人 問 題 , 中 共 知 之 甚 詳 , 因 此 在 政 治 局 委 員 的 名 單 上 , 凡 「 女 同 志 」 如 康 克 清 、 吳 儀 的 芳 名 之 後 , 必 定 以 括 弧 加 上 一 個 「 女 」 字 , 以 資 識 別 , 行 之 經 年 , 誰 又 敢 大 罵 「 祖 國 」 輕 視 婦 女 ? 這 是 中 國 人 的 傳 統 國 情 智 慧 。
羅 太 太 是 特 區 政 府 少 數 富 有 女 人 味 的 女 高 官 之 一 , 卿 本 佳 人 , 也 有 很 強 烈 的 性 格 , 只 是 缺 乏 了 一 點 政 治 判 斷 。 不 知 是 精 明 伶 俐 的 曾 蔭 權 給 她 添 了 煩 惱 , 還 是 驍 勇 善 戰 的 羅 太 太 給 曾 蔭 權 惹 麻 煩 。 新 人 不 見 舊 鬼 哭 , 曾 蔭 權 的 「 新 班 子 」 王 儲 興 政 在 內 , 怨 婦 兵 團 吶 喊 在 外 , 最 多 「 穩 定 」 兩 年 。


gelek | 2nd Jul 2007 | 一般 | (308 Reads)

回 歸 十 年 , 有 兩 大 風 景 , 一 是 政 客 名 流 紛 談 愛 國 , 升 旗 禮 與 國 歌 不 輟 , 另 一 就 是 六 四 燭 光 與 七 一 遊 行 。 這 兩 大 風 景 , 正 可 以 反 映 「 一 國 兩 制 」 的 深 層 次 的 矛 盾 。
中 國 憲 法 第 五 十 一 條 列 明 :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公 民 在 行 使 自 由 和 權 利 的 時 候 , 不 得 損 害 國 家 的 、 社 會 的 、 集 體 的 利 益 和 其 他 公 民 的 合 法 的 自 由 和 權 利 。 」
一 個 人 的 自 由 , 以 不 損 害 他 人 的 自 由 為 準 則 。 這 一 點 無 可 置 疑 。 但 將 國 家 的 、 社 會 的 、 集 體 的 利 益 放 在 個 人 的 自 由 與 權 利 之 上 , 就 不 是 香 港 這 一 制 百 多 年 來 所 習 慣 的 準 則 。 前 基 本 法 起 草 委 員 、 人 大 代 表 廖 瑤 珠 律 師 , 曾 撰 文 表 示 : 「 ( 憲 法 第 五 十 一 條 ) 這 一 條 , 反 映 了 中 國 大 陸 上 以 國 家 的 、 社 會 的 、 集 體 的 利 益 為 主 … … 。 我 們 居 住 在 香 港 的 人 , 習 慣 的 想 法 是 , 國 家 、 社 會 、 集 體 在 行 使 權 力 時 必 須 盡 量 避 免 不 必 要 的 損 害 個 人 自 由 和 權 利 , 而 且 有 些 基 本 個 人 權 利 , 根 本 就 從 來 沒 有 由 人 民 交 出 來 , 付 託 給 國 家 、 社 會 或 集 體 處 理 。 」
惜 廖 瑤 珠 早 逝 , 未 能 見 證 這 個 中 國 憲 法 與 基 本 法 的 根 本 矛 盾 。 而 香 港 十 年 的 政 治 激 盪 , 基 本 上 是 上 述 兩 制 的 分 歧 。
廖 瑤 珠 所 說 的 「 有 些 基 本 個 人 權 利 , 根 本 就 從 來 沒 有 由 人 民 交 出 來 」 , 是 甚 麼 權 利 ? 包 括 表 達 自 由 的 權 利 , 也 包 括 經 普 選 而 產 生 執 政 者 的 政 治 權 利 。 這 些 權 利 是 天 賦 人 權 , 是 原 本 就 屬 於 人 民 的 「 個 人 權 利 」 。 但 在 中 國 的 憲 法 中 , 表 達 自 由 以 「 不 損 害 國 家 利 益 」 為 原 則 , 普 選 的 政 治 權 利 也 以 「 不 損 害 國 家 利 益 」 為 原 則 。 這 些 都 被 認 為 屬 於 國 家 的 權 力 , 而 國 家 權 力 , 就 是 由 執 政 黨 打 江 山 而 取 得 的 , 政 權 由 槍 桿 子 而 來 , 卻 從 來 沒 有 經 由 人 民 投 票 授 權 , 也 就 是 人 民 的 天 賦 人 權 從 沒 有 付 託 給 某 政 黨 或 某 個 人 去 掌 握 和 處 理 。
一 九 八 二 年 人 大 委 員 長 彭 真 曾 對 第 五 十 一 條 作 解 釋 : 「 國 家 的 、 社 會 的 利 益 同 公 民 個 人 利 益 在 根 本 上 是 一 致 的 。 只 有 廣 大 人 民 的 民 主 權 利 和 根 本 利 益 都 得 到 保 障 和 發 展 , 公 民 個 人 的 自 由 和 權 利 才 有 可 能 得 到 切 實 保 障 和 充 份 實 現 。 」
這 個 邏 輯 也 與 西 方 文 明 國 家 及 香 港 這 一 制 的 傳 統 觀 念 不 同 。 按 照 我 們 的 邏 輯 , 上 述 這 段 話 應 反 過 來 說 : 只 有 人 民 個 人 的 自 由 和 權 利 得 到 切 實 保 障 和 充 份 實 現 , 廣 大 人 民 的 民 主 權 利 和 國 家 社 會 的 根 本 利 益 才 有 可 能 得 到 保 障 和 發 展 。


從 中 國 的 國 權 主 義 觀 點 來 看 , 六 四 集 會 損 害 國 家 的 利 益 ; 從 香 港 的 民 權 主 義 觀 點 來 看 , 六 四 集 會 正 是 每 一 個 人 的 基 本 的 自 由 表 達 意 見 的 權 利 , 而 只 有 個 人 的 自 由 和 權 利 得 到 切 實 保 障 , 國 家 、 社 會 的 根 本 利 益 才 有 可 能 得 到 保 障 與 發 展 。 從 國 權 主 義 觀 點 來 看 , 香 港 實 現 普 選 是 國 家 的 權 力 , 是 中 央 政 府 的 權 力 , 中 央 說 可 以 就 可 以 , 說 實 現 多 少 民 主 就 是 多 少 ; 但 從 民 權 主 義 觀 點 來 看 , 普 選 根 本 就 是 經 基 本 法 確 認 的 個 人 的 基 本 權 利 。 從 國 權 主 義 來 看 , 為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是 天 經 地 義 ; 從 民 權 主 義 來 看 , 任 何 立 法 以 不 損 害 人 民 的 個 人 自 由 與 權 利 為 原 則 , 這 才 是 天 經 地 義 。 從 國 權 主 義 來 看 , 「 沒 有 國 哪 有 家 」 ; 從 民 權 主 義 來 看 , 沒 有 民 、 沒 有 家 哪 有 國 ?
國 權 主 義 是 中 國 憲 法 的 憲 政 觀 念 , 民 權 主 義 是 香 港 基 本 法 的 憲 政 觀 念 。 基 本 法 雖 由 憲 法 第 三 十 一 條 所 衍 生 , 但 憲 法 的 其 他 條 文 對 實 行 基 本 法 的 香 港 並 不 適 用 。 否 則 , 依 憲 法 第 六 條 , 香 港 就 要 實 行 社 會 主 義 公 有 制 ; 依 憲 法 第 四 十 九 條 , 香 港 人 就 要 有 「 實 行 計 劃 生 育 的 義 務 」 了 。
因 此 , 在 國 權 主 義 與 民 權 主 義 發 生 矛 盾 時 , 香 港 應 遵 循 民 權 主 義 的 準 則 。
回 歸 十 年 , 所 有 的 政 治 矛 盾 , 都 是 國 權 主 義 與 民 權 主 義 的 矛 盾 。 所 有 的 爭 論 , 都 是 個 人 尊 嚴 、 個 人 權 利 , 與 民 族 尊 嚴 、 國 家 權 力 之 爭 。 所 有 的 集 會 、 遊 行 、 示 威 、 抗 議 活 動 , 大 體 上 都 是 香 港 人 要 維 護 個 人 尊 嚴 與 權 利 的 活 動 。 而 我 們 也 相 信 , 只 有 維 護 了 個 人 尊 嚴 , 與 包 括 政 治 權 利 在 內 的 個 人 權 利 , 才 是 從 根 本 上 維 護 社 會 的 整 體 利 益 與 國 家 的 利 益 。


gelek | 2nd Jul 2007 | 一般 | (346 Reads)

中 國 國 家 主 席 胡 錦 濤 訪 問 香 港 , 訓 勉 曾 蔭 權 政 府 , 表 達 「 四 點 希 望 」 , 要 求 曾 新 政 府 須 有 「 良 好 的 團 隊 作 風 」 , 強 調 「 希 望 大 家 團 結 」 。
曾 新 政 府 組 成 之 前 , 各 股 勢 力 卡 位 角 力 , 認 定 誰 當 了 「 政 務 司 司 長 」 , 誰 將 成 為 下 一 任 特 首 的 大 熱 門 。 對 於 宮 廷 鬥 爭 的 經 驗 , 胡 錦 濤 主 理 的 中 國 政 府 是 過 來 人 , 自 然 也 看 到 了 。 一 個 「 萬 壽 無 疆 」 的 權 力 中 心 , 旁 邊 有 一 兩 個 「 永 遠 健 康 」 的 王 儲 接 班 人 , 陰 謀 詭 計 , 搶 班 奪 權 , 終 究 是 「 穩 定 和 諧 」 的 一 大 隱 患 。
中 國 政 治 從 來 難 有 健 康 良 好 的 「 團 隊 作 風 」 , 因 為 權 力 的 來 源 並 不 來 自 選 民 。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的 問 題 也 一 樣 。 曾 蔭 權 政 府 雖 然 要 仗 賴 民 望 , 但 在 基 本 法 的 結 構 方 面 , 是 完 全 向 上 問 責 的 政 府 。 曾 新 政 府 的 人 事 佈 局 , 如 果 有 中 國 政 府 的 影 響 力 , 有 一 兩 個 是 所 謂 「 煲 呔 心 腹 」 , 另 一 兩 個 是 「 中 央 屬 意 」 的 人 , 一 起 熱 身 演 兵 , 等 待 未 來 五 年 的 「 中 央 考 核 」 , 則 曾 新 政 府 的 「 團 隊 精 神 」 , 未 來 五 年 , 必 定 蒙 上 陰 影 。
因 為 所 謂 「 團 結 」 , 與 「 和 諧 」 一 樣 , 只 是 一 種 理 想 。 人 性 是 自 私 的 , 自 私 不 一 定 是 壞 事 , 只 要 共 同 遵 守 競 技 的 制 度 精 神 。 有 人 群 聚 居 的 地 方 , 也 一 定 有 矛 盾 和 衝 突 , 矛 盾 和 衝 突 也 是 社 會 的 常 態 ─ ─ 在 非 洲 的 荒 野 森 林 , 獅 子 撲 食 羚 羊 、 鱷 魚 噬 咬 河 邊 棲 水 的 斑 馬 , 生 命 為 了 生 存 , 天 天 都 發 生 殘 酷 的 衝 突 。 但 只 要 草 原 不 受 破 壞 , 雨 林 不 過 份 開 採 , 羚 羊 和 斑 馬 有 得 吃 , 繁 殖 量 比 獅 子 和 鱷 魚 高 , 則 大 自 然 的 生 物 鏈 在 殘 酷 的 衝 突 中 就 自 行 維 持 了 生 態 的 和 諧 。


曾 蔭 權 連 任 組 成 新 政 府 的 時 候 , 剛 好 英 國 首 相 貝 理 雅 下 台 , 財 相 白 高 敦 接 任 首 相 。 白 高 敦 在 貝 理 雅 的 政 府 中 當 了 十 年 財 相 , 一 直 等 待 上 位 。 貝 理 雅 曾 經 答 應 出 讓 權 力 , 後 來 自 己 越 做 越 過 癮 , 白 高 敦 一 等 就 是 十 年 。 然 而 , 在 一 個 民 主 的 制 度  , 白 高 敦 並 沒 有 以 「 皇 儲 」 自 居 , 英 國 的 輿 論 沒 有 以 甚 麼 「 九 千 歲 」 視 之 。 白 高 敦 也 有 自 己 的 勢 力 , 在 貝 理 雅 夥 同 布 殊 出 兵 伊 拉 克 的 時 候 , 白 高 敦 在 內 閣 的 一 票 也 鼎 力 支 持 。 雖 然 可 能 他 另 有 想 法 , 但 白 高 敦 沒 有 在 貝 理 雅 背 後 插 刀 , 沒 有 抽 後 腿 , 他 只 把 財 相 的 工 作 做 好 , 為 貝 理 雅 的 十 年 創 造 了 驚 人 的 經 濟 繁 榮 。
在 一 個 成 熟 的 民 主 社 會 , 選 民 的 眼 睛 永 遠 是 雪 亮 的 。 貝 理 雅 交 權 , 在 國 會 發 表 最 後 一 次 演 說 , 笑 著 說 : 「 你 們 等 得 久 了 , 我 說 的 就 是 這 麼 多 , 我 終 於 走 了 。 」 在 一 片 掌 聲 中 離 場 , 白 高 敦 接 任 , 發 表 演 說 : 「 很 高 興 我 能 為 國 家 服 務 。 」
「 領 導 」 也 是 一 種 服 務 。 香 港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 把 官 員 稱 為 Civil Servants , 除 了 港 督 , 身 為 英 皇 代 表 , 是 當 然 的 「 管 治 者 」 ( Governor ) , 由 布 政 司 以 下 , 全 部 是 「 僕 人 」 ( Servants ) 。 殖 民 地 時 代 香 港 沒 有 民 主 , 但 「 公 僕 」 的 意 念 就 是 向 公 民 負 責 。 首 相 府 沒 有 委 任 一 個 港 督 , 然 後 又 扶 植 另 一 個 布 政 司 , 一 個 警 務 處 長 , 讓 他 們 各 自 「 爭 取 表 現 」 , 「 制 衡 」 港 督 , 因 為 怕 這 位 第 一 號 人 物 「 權 力 坐 大 」 。


英 國 民 主 制 度 是 君 子 的 遊 戲 , 權 力 來 源 在 選 民 , 因 此 雖 然 政 府 內 閣 中 有 「 貝 黨 」 ( Blairites ) , 也 有 「 白 派 」 ( Brownites ) , 但 從 不 形 成 損 害 國 家 利 益 的 內 耗 和 傾 軋 。 中 國 的 政 治 制 度 是 小 人 的 凶 局 。 權 力 來 自 皇 帝 , 幾 千 年 來 , 黨 錮 之 禍 , 牛 李 黨 爭 , 到 「 劉 少 奇 一 類 騙 子 」 、 「 林 彪 一 類 野 心 家 」 , 派 系 鬥 爭 的 陰 影 幢 幢 。 民 主 和 選 票 約 束 人 性 的 私 慾 , 化 私 利 為 公 益 ; 帝 皇 和 宮 廷 釋 放 人 性 的 私 慾 的 殺 傷 力 , 不 論 「 天 下 為 公 」 的 聖 賢 口 號 喊 得 多 響 , 一 個 國 家 始 終 是 家 天 下 。
白 高 敦 剛 上 台 , 就 成 立 了 一 個 「 商 務 委 員 會 」 ( Business Council ) , 並 延 聘 維 珍 企 業 的 大 老 闆 李 察 布 蘭 遜 入 席 。 布 蘭 遜 是 一 位 白 手 興 家 的 富 豪 , 很 有 個 性 , 做 生 意 靠 直 覺 , 憑 一 腔 豪 氣 , 敢 於 顛 覆 , 勇 於 破 格 , 他 成 為 白 高 敦 工 商 政 策 的 幕 僚 , 為 英 國 今 後 的 經 濟 發 展 籌 謀 , 英 國 其 他 企 業 的 大 老 闆 沒 有 眼 紅 , 選 民 也 沒 有 假 設 白 高 敦 「 官 商 勾 結 」 。 君 子 的 遊 戲 , 民 主 的 制 度 , 建 立 的 是 信 任 , 政 府 每 走 一 步 , 不 會 激 發 無 窮 無 盡 的 陰 謀 論 。
民 主 國 家 的 領 袖 不 必 把 「 團 結 」 兩 字 掛 在 口 邊 。 衝 突 就 是 和 諧 , 矛 盾 就 是 統 一 , 辯 論 就 是 對 話 , 變 幻 就 是 永 恆 。 世 界 文 化 是 有 優 劣 之 分 的 , 一 個 制 度 , 在 最 長 的 時 間 , 為 最 多 的 人 保 障 最 大 的 幸 福 , 就 是 一 個 優 越 的 文 化 。
曾 蔭 權 、 曾 俊 華 、 唐 英 年 ( 排 名 不 分 先 後 ) 等 人 , 是 在 西 方 受 過 教 育 的 華 裔 行 政 管 理 人 。 在 當 前 的 文 化 衝 突 之 中 , 他 們 後 天 的 教 育 , 最 終 是 不 是 能 蓋 過 先 天 的 文 化 性 格 , 還 是 受 制 於 一 個 「 笑 區 區 一 檜 亦 何 能 , 逢 其 欲 」 的 中 國 君 臣 傳 統 , 是 一 個 很 有 趣 而 又 最 終 可 能 頗 令 人 悲 哀 的 課 題 。


gelek | 1st Jul 2007 | 一般 | (323 Reads)

經過差不多近十次的延遲,今天好像出了一個「出發日期」來了。

來來回回將收拾行李的程序演練了近十次,貓和貓貓也進進出出

好幾次寵物酒店,現在,只要我走近放籠子的角落,牠倆就會飛

竄到沙發底,死活都不出來。唉,真擔心下次怎樣才騙牠們進籠

子,讓我能帶牠們出門看醫生?

近日最高興的應該是寵物酒店的老闆,因為光是沒收我的訂金已

經夠他爽翻天。

這陣子老是在翻劇本,希望能溫故知新,讓記憶跑回家,否則,

我怕自己已忘了如何演那暗戀教主的角色。

世事無常,人身難得。

假合之物,聚散如幻。

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骨牌效應。

希望,十二月的我能如願的置身西藏或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