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elek | 2nd Dec 2007 | 一般 | (538 Reads)

陶 傑 短 評 ︰ 偽 國 際 城 市

特 區 十 年 , 靠 吹 水 過 日 子 , 其 中 最 大 的 謊 言 , 就 是 「 香 港 是 一 個 國 際 城 市 」 。
殖 民 地 時 代 , 香 港 屬 英 聯 邦 , 才 是 真 正 的 國 際 城 市 。 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 香 港 已 化 身 為 華 南 沿 海 的 一 個 人 均 收 入 最 高 的 中 國 城 市 。 但 特 區 政 府 媚 英 崇 洋 , 一 直 拒 不 承 認 香 港 的 「 中 國 城 市 」 身 份 , 硬 要 往 西 方 的 「 國 際 」 懷 抱 裡 鑽 擠 。 做 一 座 中 國 城 市 , 有 甚 麼 可 恥 的 , 特 區 政 府 要 百 般 抵 賴 ? 像 一 個 黑 人 , 拚 命 往 臉 上 抹 白 粉 割 雙 眼 皮 , 隆 高 鼻 子 , 香 港 自 稱 「 國 際 城 市 」 , 是 一 種 民 族 自 卑 心 理 的 「 米 高 積 遜 化 」 , 而 米 高 積 遜 即 使 在 台 上 再 扭 腰 翻 觔 斗 取 悅 白 人 , 還 是 一 個 非 洲 黑 人 。
紐 約 和 倫 敦 的 選 舉 , 沒 有 箍 頸 暴 力 , 一 個 政 黨 的 支 持 者 , 是 不 會 向 台 上 的 政 敵 講 粗 口 辱 罵 的 , 這 就 證 明 香 港 是 一 座 中 國 城 市 。 中 國 的 定 位 是 甚 麼 ? 一 九 七 四 年 , 鄧 小 平 在 聯 合 國 莊 嚴 宣 佈 : 「 中 國 永 遠 屬 於 第 三 世 界 。 」
這 句 話 是 甚 麼 意 思 ? 意 思 是 中 國 永 遠 屬 於 亞 非 拉 陣 營 , 其 價 值 觀 與 紐 約 倫 敦 對 立 , 而 不 是 一 致 。 特 府 拚 命 把 自 己 跟 紐 約 倫 敦 比 , 謊 稱 「 國 際 城 市 」 , 相 當 無 恥 。 人 家 脫 亞 入 歐 , 文 明 優 秀 如 東 京 , 也 不 敢 吹 牛 皮 口 臭 如 此 , 吹 一 次 , 就 要 踢 爆 一 次 : 不 , 香 港 絕 不 是 「 國 際 城 市 」 , 回 歸 繼 承 中 國 文 化 基 因 , 沒 有 甚 麼 不 對 的 , 香 港 是 中 國 的 一 座 城 市 , 一 座 沿 海 城 市 , 要 實 事 求 是 嘛 。

 

陶 傑 短 評 : 旅 發 不 必 有 局 ?

旅 遊 發 展 局 遭 特 府 審 計 署 指 為 「 大 花 筒 」 , 矛 頭 直 指 自 由 黨 。 從 前 一 位 以 花 錢 吝 嗇 聞 名 的 電 視 台 老 闆 有 名 言 : 「 錢 唔 係 問 題 , 使 錢 至 係 問 題 。 」 今 天 , 這 句 話 可 以 補 充 為 : 「 使 錢 唔 係 問 題 , 賺 錢 至 係 問 題 。 」
香 港 旅 遊 業 經 九 七 易 主 之 變 , 由 從 前 的 以 歐 美 客 為 主 導 , 變 為 今 日 的 以 大 陸 自 由 行 為 命 脈 。 大 陸 自 由 行 來 港 的 遊 客 , 又 不 是 由 一 個 「 旅 遊 發 展 局 」 漸 漸 「 發 展 」 出 來 的 局 面 , 而 是 由 中 國 政 府 單 方 面 開 閘 排 洪 的 結 果 。 排 洪 放 水 , 力 度 不 足 , 再 由 香 港 的 特 首 北 上 時 開 口 要 求 加 大 。 換 言 之 , 香 港 旅 遊 之 興 衰 , 由 中 國 獨 力 決 定 , 不 需 要 特 區 一 個 專 「 局 」 來 「 發 展 」 , 除 非 旅 發 局 面 向 歐 美 日 的 國 際 社 會 , 在 數 據 上 , 證 明 向 外 「 發 展 」 拉 入 外 國 遊 客 的 業 績 成 果 。
然 而 國 際 遊 客 與 大 陸 自 由 行 , 由 於 文 化 隔 閡 , 很 難 在 香 港 共 存 , 西 方 遊 客 會 因 大 陸 自 由 行 人 士 的 嘈 吵 喧 嘩 行 徑 , 覺 得 香 港 消 費 成 本 昂 貴 , 與 旅 遊 環 境 的 質 素 不 成 比 例 , 如 果 要 忍 受 喧 嘩 , 不 如 直 接 北 上 大 陸 , 成 本 更 為 廉 宜 , 而 且 中 國 的 一 些 少 數 民 族 地 區 如 麗 江 、 西 藏 , 喧 嘩 指 數 反 而 偏 低 。 特 區 十 年 , 歐 美 日 遊 客 減 少 , 中 國 自 由 行 增 加 , 旅 遊 業 不 必 「 發 展 」 , 自 可 由 中 方 與 特 首 一 次 「 述 職 」 , 決 定 放 水 排 洪 的 程 度 , 「 旅 發 局 」 可 以 完 成 歷 史 任 務 了 。

 

陶 傑 短 評 : 審 計 署 無 理

旅 發 局 被 指 行 政 混 亂 、 浪 費 公 帑 等 十 宗 罪 , 薪 酬 過 高 、 飲 食 酬 酢 開 支 「 冇 王 管 」 , 推 廣 旅 遊 香 港 又 「 效 益 成 疑 」 , 此 等 指 摘 , 都 相 當 奇 怪 。
為 甚 麼 ? 因 為 旅 發 局 這 個 機 構 , 一 早 就 公 認 為 「 油 水 衙 門 」 , 旅 發 局 主 席 與 高 層 等 , 俱 被 認 定 是 「 油 水 職 位 」 。 正 因 如 此 , 這 一 類 機 構 , 方 成 為 「 政 治 酬 庸 」 的 肥 豬 肉 , 任 由 特 首 以 「 親 疏 有 別 」 的 原 則 , 分 派 給 友 好 政 團 , 或 為 拉 攏 、 或 作 獎 賞 , 所 以 「 旅 發 局 」 從 來 輪 不 到 泛 民 主 派 人 物 主 掌 。
「 旅 發 局 主 席 」 的 高 職 , 一 向 「 政 治 化 」 , 既 屬 政 治 酬 庸 , 則 濫 花 公 帑 、 行 政 混 亂 , 亦 屬 理 所 當 然 , 要 你 真 的 做 事 , 交 成 績 , 看 數 據 , 又 豈 會 是 「 政 治 酬 庸 」 ?
然 而 審 計 署 的 「 調 查 」 , 完 全 不 理 會 此 一 政 治 含 義 , 一 味 盲 目 以 數 據 開 支 為 標 準 , 胡 亂 炮 轟 , 特 府 高 層 , 又 不 向 審 計 署 預 先 打 招 呼 , 提 醒 審 計 署 「 審 計 」 之 時 , 不 要 太 認 真 , 要 明 白 何 謂 政 治 酬 庸 。 由 此 一 角 度 觀 之 , 旅 發 「 官 員 」 , 外 出 飲 飲 食 食 , 完 全 正 常 , 有 甚 麼 好 鞭 撻 的 ? 這 不 是 旅 發 局 的 甚 麼 行 政 混 亂 , 而 是 特 區 政 府 審 計 署 技 術 官 僚 與 特 府 不 協 調 , 缺 乏 政 治 頭 腦 的 行 政 混 亂 , 搞 得 自 由 黨 灰 頭 土 臉 , 應 向 旅 發 局 與 自 由 黨 道 歉 。

 

陶 傑 短 評 : 港 人 「 素 質 」 有 問 題 ?

曾 特 訪 問 北 京 , 獲 得 總 理 溫 家 寶 「 四 方 面 改 善 管 治 」 的 訓 示 。 四 大 方 向 , 竟 包 含 一 樣 , 叫 「 提 高 港 人 素 質 」 。
此 一 方 向 , 令 人 不 解 。 不 知 「 港 人 素 質 」 有 何 問 題 ? 以 最 近 區 議 會 「 選 舉 」 為 例 , 親 中 民 建 聯 大 勝 , 是 不 是 選 民 「 素 質 」 出 了 問 題 , 中 方 不 滿 此 一 結 果 ? 還 是 溫 家 寶 先 生 具 有 國 際 戰 略 眼 光 , 知 道 靠 蛇 宴 免 費 吃 喝 拉 票 , 低 於 西 方 文 明 國 家 水 準 , 此 一 「 口 腔 裡 面 出 議 員 」 的 帶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 飲 食 民 主 」 , 體 現 了 港 人 的 「 低 素 質 」 ?
中 方 的 許 多 指 示 , 故 意 講 得 空 泛 抽 象 , 誘 使 曾 特 與 全 體 高 官 , 浪 費 許 多 時 間 來 猜 謎 。 港 人 「 素 質 」 有 問 題 , 曾 特 應 該 虛 心 承 認 , 但 可 當 面 告 訴 溫 家 寶 , 質 素 有 問 題 , 因 為 近 十 年 收 納 的 新 移 民 教 育 水 準 偏 低 , 為 甚 麼 偏 低 , 因 為 特 區 政 府 對 新 移 民 毫 無 審 批 權 。 中 方 不 把 審 批 權 下 放 給 特 府 入 境 處 , 香 港 人 口 的 質 素 , 只 會 一 年 比 一 年 低 劣 , 請 總 理 馬 上 批 准 , 令 特 首 回 港 執 行 指 示 , 坐 言 起 行 。
說 不 定 溫 家 寶 成 竹 在 胸 , 等 著 曾 蔭 權 開 口 , 他 會 馬 上 宣 佈 好 消 息 , 豈 知 曾 特 唯 唯 諾 諾 , 毫 無 反 應 。 溫 家 寶 一 向 作 風 務 實 , 豈 會 有 講 空 話 之 理 ? 改 善 港 人 質 素 , 權 在 中 方 , 曾 特 輕 輕 放 過 此 一 時 機 , 令 人 惋 惜 。

 

陶 傑 短 評 : 形 勢 大 好 , 不 是 小 好

全 港 股 瘋 , 經 濟 暢 旺 , 形 勢 一 片 大 好 , 不 是 小 好 , 最 令 人 歡 欣 的 是 , 大 學 生 也 加 入 「 炒 股 建 港 」 行 列 , 在 「 四 叔 」 揮 手 指 引 之 下 , 像 當 年 的 紅 衞 兵 聽 從 毛 主 席 指 揮 , 以 學 費 炒 股 , 逃 學 炒 股 , 長 炒 短 博 , 窩 輪 藍 籌 , 傾 囊 入 貨 , 打 造 無 數 「 大 學 生 股 神 」 的 奇 跡 。
前 殖 民 地 港 英 政 府 , 撤 出 之 前 狂 埋 地 雷 , 大 量 增 設 大 學 , 搞 到 學 位 過 剩 , 董 朝 八 年 , 又 狂 搞 甚 麼 「 副 學 士 」 , 質 素 低 劣 , 大 學 生 地 位 下 降 。 幸 好 中 國 經 濟 起 飛 , 北 水 南 調 , 粉 碎 了 港 英 濫 開 大 學 的 陰 謀 。
大 學 生 可 以 炒 股 發 達 , 特 府 即 應 檢 討 大 學 政 策 , 調 整 資 源 , 把 八 間 大 學 統 一 起 來 , 建 成 「 香 港 金 融 股 票 聯 合 大 學 」 , 簡 稱 「 港 金 大 」 , 下 設 藍 籌 系 、 H 股 A 股 比 較 金 融 學 系 、 礦 產 能 源 股 票 系 、 殼 股 尋 金 系 等 等 , 取 代 對 就 業 和 經 濟 毫 無 關 連 的 其 他 學 科 , 包 括 甚 麼 哲 學 、 人 類 學 、 比 較 文 學 、 音 樂 及 美 術 史 等 , 以 免 浪 費 公 帑 。
大 學 校 監 曾 蔭 權 人 選 不 變 , 校 長 可 由 股 神 「 陸 叔 」 出 任 , 副 校 長 可 由 「 投 資 者 日 記 」 的 股 王 曹 某 出 掌 。 學 分 計 算 , 以 學 生 每 年 炒 股 斬 獲 之 利 潤 為 準 , 損 手 爛 腳 者 , 不 得 畢 業 。 香 港 經 濟 繁 榮 成 這 個 樣 子 , 美 好 的 日 子 , 還 長 萬 哪 。

 

陶 傑 短 評 : 今 朝  園 , 明 日 西 九

 士 尼 園 因 「 中 西 文 化 隔 閡 」 , 圍 繞 著 大 陸 遊 客 攜 兒 花 盆 便 溺 的 人 權 之 爭 , 遊 戲 不 夠 中 國 化 等 爭 論 , 特 府 投 訴 虧 損 , 美 方 置 之 不 理 , 特 府 一 二 百 億 的 「 投 資 」 , 看 來 又 要 視 為 繼 大 躍 進 大 煉 鋼 等 之 後 又 一 筆 「 總 結 經 驗 」 的 學 費 , 令 人 惋 惜 。
然 而 , 學 費 交 完 了 沒 有 呢 ? 看 來 沒 有 , 因 為 西 九 龍 還 有 另 一 個 高 等 文 娛 區 。 西 九 建 成 之 後 , 必 定 會 面 對  士 尼 園 的 舊 問 題 : 港 人 搵 食 緊 張 , 西 九 上 座 率 低 , 甚 麼 貝 多 芬 、 莫 札 特 、 帝 女 花 , 口 味 不 合 , 不 是 曲 高 和 寡 , 就 是 Out 兼 老 餅 , 香 港 人 今 日 不 會 個 個 星 期 合 府 遊  園 , 明 天 自 然 不 會 個 個 周 末 去 西 九 提 升 品 味 。
如 此 則 西 九 只 有 「 面 向 內 地 」 了 , 一 旦 「 面 向 內 地 」 , 「 文 化 隔 閡 」 還 是 一 樣 : 例 如 , 西 九 的 劇 院 , 上 演 《 蝴 蝶 夫 人 》 , 演 到 女 主 角 遭 洋 男 拋 棄 , 淚 水 汪 汪 之 際 , 此 時 座 上 大 陸 觀 眾 , 要 抱 著 小 孩 在 座 位 便 溺 , 發 出 「 聲 」 , 請 問 西 九 劇 院 的 「 實 Q 」 敢 不 敢 干 預 呢 ?
西 九 的 劇 目 , 要 不 要 也 「 中 國 化 」 , 少 奏 點 貝 多 芬 的 月 光 曲 , 少 演 兩 齣 《 王 子 復 仇 記 》 , 消 除 洋 味 , 多 演 幾 台 樣 板 戲 《 紅 燈 記 》 , 兼 多 搞 互 動 , 在 一 座 音 樂 廳 裝 置 巨 型 螢 光 幕 , 最 終 改 建 為 巨 型 卡 拉OK 場 , 由 內 地 觀 眾 親 自 上 台  咪 , 大 唱 《 國 際 歌 》 與 《 南 泥 灣 》 呢 ?
 士 尼 經 驗 , 必 須 記 取 , 記 取 之 後 , 西 九 文 娛 藝 術 區 , 他 日 建 成 , 不 結 合 國 情 , 如 此 修 改 調 節 , 必 成 「  士 尼 第 二 」 , 特 府 可 要 萬 分 小 心 喲 。

 

陶 傑 短 評 :  士 尼 的 皇 牌

 士 尼 與 特 府 大 鬥 法 , 大 嶼 山 樂 園 , 人 流 下 降 , 特 府 聲 稱 追 究 之 際 , 忽 有 消 息 , 指  士 尼 會 在 上 海 另 建 樂 園 , 面 積 比 香 港 大 近 五 倍 。
上 海 市 高 層 因 貪 污 下 台 換 人 , 新 上 任 的 「 領 導 」 , 自 然 要 搞 點 新 「 政 績 」 , 一 為 「 省 招 牌 」 , 二 為 沖 喜 , 上 海 另 建  士 尼 , 港 方 不 敢 反 對 , 否 則 即 是 阻 撓 上 海 發 展 , 只 會 引 起 上 海 人 民 眾 怒 。
上 海 建 園 , 不 止 比 香 港 大 五 倍 , 只 要 有 地 , 建 成 全 世 界 最 大 的 主 題 公 園 也 可 以 。 這 一 點 , 大 可 連 合 甚 麼 都 要 爭 「 世 界 第 一 」 的 中 國 民 族 心 理 , 加 上 賣 地 又 有 油 水 可 撈 ,  士 尼 轉 戰 上 海 , 豪 情 壯 志 , 一 定 會 成 功 。
特 府 對  士 尼 拍 桌 子 拍 了 幾 下 , 很 難 「 強 硬 」 下 去 。 現 在 才 知 道 大 嶼 山 的  士 尼 面 積 小 、 收 費 昂 貴 , 這 一 切 當 初 在 協 議 中 寫 得 清 清 楚 楚 , 你 情 我 願 ,  士 尼 一 無 詐 騙 , 二 無 誘 拐 , 三 也 沒 有 迷 姦 , 當 初 自 我 吹 噓 為 「 董 特 首 第 一 任 內 十 大 政 績 之 一 」 , 白 紙 黑 字 俱 在 , 今 日 又 賴 「 美 帝 搵 笨 」 , 相 當 搞 笑 。
即 使 上 海 建 不 成 , 還 有 大 馬 , 美 方 的 皇 牌 穩 操 在 手 , 當 初 特 府 在 協 議 中 沒 有 加 上 一 條 : 「 建 園 落 成 , 五 十 年 內 在 香 港 方 圓 五 千 公 里 半 徑 內 , 北 自 海 參 崴 , 南 至 紐 西 蘭 都 不 准 再 另 建  士 尼 樂 園 」 , 是 自 己 「 老 襯 」 了 。 話 說 回 來 , 中 國 政 治 六 十 年 , 由 大 煉 鋼 到 文 革 , 每 一 樁 大 事 , 無 一 不 當 初 敲 鑼 打 鼓 , 慶 祝 「 新 生 事 物 」 , 事 後 又 「 反 思 」 , 要 「 總 結 經 驗 」 的 。 香 港  士 尼 只 浪 擲 幾 十 億 , 沒 有 餓 死 人 批 鬥 迫 害 死 人 , 如 此 做 老 襯 , 算 是 大 喜 訊 了 。

 

陶 傑 短 評 : 花 士 令 的 迷 思

澳 門 爆 發 歐 文 龍 八 億 涉 貪 大 案 , 牆 倒 眾 人 推 , 華 文 輿 論 , 紛 紛 質 疑 「 澳 門 奇 蹟 」 之 貪 腐 本 質 , 矛 頭 直 指 在 董 八 年 時 期 捧 上 天 的 另 一 位 「 鏵 哥 」 。
澳 門 主 權 移 交 七 年 多 , 高 樓 大 廈 , 美 資 賭 場 , 化 身 拉 斯 維 加 斯 , 任 由 美 帝 強 權 文 化 資 本 長 驅 直 入 , 磨 合 共 歡 , 議 而 決 , 決 而 行 , 憑 的 是 甚 麼 ? 正 如 華 人 世 界 最 偉 大 的 經 濟 學 家 , 諾 貝 爾 獎 候 選 人 張 五 常 教 授 指 出 : 第 三 世 界 經 濟 發 展 , 貪 污 是 不 可 缺 少 的 潤 滑 劑 。
美 國 拉 斯 維 加 斯 的 資 本 , 雄 偉 粗 壯 , 澳 門 如 此 一 個 淺 窄 的 港 灣 , 四 周 是 黃 泥 滾 滾 的 珠 三 角 濁 水 , 在 如 此 一 個 比 旺 角 砵 蘭 街 更 不 浪 漫 的 環 境 , 短 短 三 五 年 , 澳 門 海 岸 , 即 威 尼 斯 人 、 金 沙 、 美 高 梅 宏 立 , 比 法 老 王 的 金 字 塔 工 程 猶 有 過 之 , 美 帝 資 本 多 番 抽 插 , 暗 中 幫 忙 塗 「 花 士 令 」 那 位 , 無 論 叫 做 馬 伕 、 龜 公 、 蛇 仔 也 好 , 都 立 了 大 功 。 沒 有 洋 貨 花 士 令 , 農 村 的 豬 油 亦 可 。
由 董 伯 年 代 至 今 , 香 港 的 郵 輪 碼 頭 、 啟 德 用 地 、 大 嶼 山 甚 麼 水 療 中 心 、 西 九 工 程 , 全 部 「 議 而 不 決 , 決 而 不 行 」 , 曾 遭 中 國 朱 鎔 基 申 斥 , 就 是 因 為 少 了 貪 污 這 層 「 花 士 令 」 。 為 甚 麼 少 了 ? 因 為 英 國 人 暗 中 搗 鬼 , 不 想 香 港 強 大 , 設 立 的 廉 政 公 署 , 把 這 層 「 花 士 令 」 列 為 違 禁 品 。 澳 門 「 肅 貪 」 , 只 不 過 把 一 個 塗 花 士 令 者 由 暗 中 私 下 舔 了 幾 口 的 小 蛇 頭 論 罪 , 對 於 中 國 國 情 , 有 甚 麼 錯 ? 令 人 百 思 不 得 其 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