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elek | 31st Mar 2010 | 一般 | (262 Reads)

朋友已經大致回複到原來的生活軌道去,

而我也可以回複到我的習慣去了,哈哈哈哈!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

下面幾尾是船家為朋友放的,

代朋友向她道謝。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願以此功德

我等能成道

降伏諸惡力

解脫諸有情

免陷輪回海

生老病死苦

特別將這功德回向給朋友,

祈請諸勇父空行護法為朋友息災除障。


gelek | 31st Mar 2010 | 一般 | (7230 Reads)

據香港消息指出,最近香港警隊正羅列十件英雄事,將輯錄成書,
用以表揚在過去的日子裡,為保護市民生命及財產,而奮不顧身,
赴湯蹈火的警務人員。當中,竟然有憑藉電視劇「烈火雄心」系列
而廣受讚賞的著名香港演員王喜。

Picture

                                      《在警察總部接受採訪》

新浪網記者致電王喜所屬的星城娛樂有限公司,向港區藝人經理陳
思敏小姐求證時,陳小姐也難掩興奮的說:「直到陪同阿喜到香港
警察總部接受訪問時,才知道他曾經這樣英勇過,我深深以他為榮;
並為他的保密功夫而到感驚訝,他就是個低調的『無名英雄』。」

由於王喜近日為拍攝在北京取景的電影「愛‧出色」而奔跑於北京
和香港,好不容易才取得聯絡;當記者表明來意時,王喜只是淡淡
的回應:「當時我只是個魯莽的警察。」不過,幸虧有這位「魯莽」
的警察,所以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的晚上,九龍彌敦道八十
一號十三樓的一宗企圖殺警案裡,一名警長、一名剛由警校畢業的
女警和一名還未畢業,正值實習的男學警才得獲救,免葬身於熊熊
烈火之中。

Picture

                               《當日受傷女警和男警仍在警隊服務》

在長途電話裡,王喜憶述當日的經過:「當晚兇徒早在十三樓設置
陷阱,在升降機門外的兩側堆放了易燃物品,並堵塞了通向走廊兩
端的出口,當他燃點了物料後,就用路邊的公眾電話虛報上址有人
正在爆竊其中一家公司。後來受傷的那位警長接報後,就帶同兩名
後來一同受傷的男警和女警,及另外兩名比較資深的警員,趕到上
址進行調查;警長在升降機裡指揮兩名資深的警員在到達十一樓後,
改用徒步方式向十三樓進發,他則帶領兩名資力淺的同事由十四樓
往十三樓進行夾擊。」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佈署,阿喜續道:「當
時我跟另一位同事在尖沙嘴碼頭巡邏中,接獲消息後也跑到上址協
助攔截爆竊的匪徒,可是,當我跑到現場時,大廈的管理員喊著:
『樓上著火!』我就從樓梯跑上樓調查;當到達十三樓時,遇見一
位沒有配戴煙帽裝備的消防員在防煙門外說:『裡面有人!』;就
這樣,我就衝入走廊,摸黑搜救他說的那個人。」

Picture

                               《當日發現警長昏迷的地方》

真正的火場跟「烈火雄心」裡的火災場面有什麼差異啊?王喜說:
「只能靠皮膚去判斷那裡是危險,那裡不危險,根本就看不見任何
事物。」「沒多久,我在地上摸到一個人,於是我使勁想拉他出去,
可是,由於他的表皮已經被嚴重灼傷,我一拉,就將他兩手的皮如
除手套般拉走。因為太黑,我還誤以為只是滑手而已,於是,我改
抓起他的衣服拉他走。」雖然阿喜描述得平淡,可是已經夠記者膽
戰心驚了;王喜繼續帶記者回到當晚的火海裡說:「當我將警長拉
出防煙門外時,我還未能將他認出來,因為他的臉和衣服已經面目
全非,然後,就跟兩位消防員和另一同事,合力將警長送往地下大
堂去,直到抬他上救護車時,我才回過神來,心想:『警察不會獨
自行動的......』於是,我就掉頭再跑上十三樓搜救其他同事。」

Picture

                                    《企圖殺警案現場》

在「烈火雄心」系列裡,我們不難發現王喜的身手和體力了得,原
來是久經訓練的底子夠厚。

Picture

                                   《當日獲救的楊姓警長》

「當我再次回到十三樓時,就聽見在火場裡的消防員大喊:『還有
兩個警察!』於是,我再爬進火場去。」,「最後,我摸到另一個
人,這次我不敢再拉他的手,直接拉衣服。」這位「魯莽」的警察
也真的夠臨危不亂,「將這位傷者拉出來之後,才發現是剛剛由警
校畢業的女警,她個小,我自負,所以,我獨自扛她到地下大堂去
。」「那位男學警就由消防員救走。」

「不過,經過兩次來回地下到十三樓,及進出火場兩次,體力真的
透支了,呼吸也變得很困難,到了大堂後,幾近虛脫,於是,女警
就由其他消員送上救護車。」(那麼你自己有受傷嗎?)「當我走
出路邊喘氣時,就被視作傷者並送院檢查。當晚,警隊福利部的長
官來到醫院裡探望我,並送上慰問卡,不過,可能在匯報上出錯,
他們寫錯我的編號和姓名,也因此,隔天的報紙上,並沒有我的正
確資料,所以,我父母至今也不知道這件事。」電話裡傳來一陣笑
聲。

Picture

記者還記得在過去的訪問裡,王喜從來不公開進入娛樂圈之前的事
情,為什麼這次又會破例呢?「當年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才不敢公開承認,怕惹起曾經因被我拘捕入獄的人生起尋仇的念
頭,禍及家人。不過,事隔二十一年,我已深明因果的道理,若果
今後遇上報仇的話,我也甘心面對。何況,這次是警隊主動提出要
求協助他們輯錄這本書,加上又可以跟當年共赴火海的幾位同事聚
舊,所以,我找不到不配合的理由。」

當記者繼續追問王喜有沒有其他英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時,王喜
斷然拒絕:「由於在我離職時曾簽署過一些文件,往後,我是不能
向外公開任何曾經處理過的警務事宜。所以,除非有警隊的授權,
否則,一律無可奉告。」

最後,問王喜,這次公開這個故事的意義在那裡時,他沉默了一陣
子,然後說:「現在的普世習慣是用事後結果的好壞,來斷定之前
的那個決定是對,還是錯;我想,這是個過於功利的習慣。」「我
希望大家能夠重新培養一套舊習慣,就是先不要計算結果是否能令
別人滿意,而先要判斷這個決定到底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的
利益而做?當決定要做的話,就不防『魯莽』一點,因為,時間寶
貴。」

Picture

最後,記者調侃的跟王喜說,以後要改叫他「英雄」;王喜就一貫
平淡的說:「當我成為『王喜』之後,沒有做過任何英雄事,所以
我不配,以後還是叫阿喜就好了。」

 

 

 

 


gelek | 29th Mar 2010 | 一般 | (265 Reads)

今天是第二天法會,

下面幾個回教小孩,昨天已經來過,義工們也給他們布

施過,不過,他們還是抗拒不了糖果餅干的吸力,今天

又再躡手躡腳的來到壇前。

我就拿了幾包糖果到他們跟前,要他們逐一跟我念:

「嗡  嗎  哩  唄  咩  吽」之後,才給糖果他們。

有朋友說我好壞,欺負小孩子。

我說:「哈哈哈。是的。」

Picture

經過昨天仁波切的開示之後,大家都把握中場休息的

時間,多繞這個壇城,希望能盡數消除自多生世累積

下來的罪障。

Picture

今天的三節法會分別是:

中陰文武百尊法會、中陰文武百尊超度法會、

和晚上的灌頂法會。

PicturePicture

在第三節法會開始前,

所有義工跟僧眾來個合照。

Picture

在開始灌頂前,先要「解壇」。

PicturePicturePicture

費盡心思精神所做出來的美麗沙壇,

經仁波切解壇後,由義工們抬到一旁。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手一拉,各色沙子混為一體了。

連本來用來盛放沙壇的桌子,都被解體。

這個現象就是:成、住、壞、空。(無常)

Picture

之後,我們一起供燈,

祈願這燈光能撕破無明的黑暗,

讓佛智如燈光般普照虛空,利益眾生。

Picture

之後就是文武百尊的灌頂儀式,

自此,我們獲授權修持中陰文武百尊的法門和心咒,

利益所有徘徊在中陰裡的眾生能盡速從輪回中解脫

願以此功德

我等能成道

降伏諸惡力

解脫諸有情

免陷輪回海

生老病死苦

特別將這功德回向給朋友,

願盡速平息他遇上的麻煩。


gelek | 29th Mar 2010 | 一般 | (217 Reads)

自二十七號起,

一連兩天,在這個場館裡,

每天都會有三節法會,

今天的分別是:

中陰文武百尊法會、蓮師財神法會、

皈依及金剛薩埵法會。

Picture

布幕上中間的就是金剛薩埵、

祂的右邊是四十二尊寂靜尊、

祂的左邊是五十八尊忿怒尊。

Picture

台前就擺放著,由喇嘛不眠不休的花了一整晚,

用不同顏色的沙子,堆砌出中陰文武百尊的沙壇城。

PicturePicturePicture

由於尊貴的  第十一世蘇曼竹巴仁波切將會用藏語主持

法會,所以大會安排了一位懂藏語和普通話的僧伽來做

翻譯,而我就除了做司儀外,就斗膽的充當將普通話翻

做粵語的翻譯。

好緊張........

Picture

第一節法會準時在早上九點半開始;

到晚上十一點,第三節法會結束後,

我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真的佩服比我花更多更大體力的僧伽們。

願以此功德

我等能成道

降伏諸惡力

解脫諸有情

免陷輪回海

生老病死苦

特別將修了一天下來所累積到的功德,

盡數回向給朋友,祈願盡早平息朋友身上的麻煩。


gelek | 29th Mar 2010 | 一般 | (214 Reads)

這一天來到溫州的瑞安市,

早上起來往外一看,

發現,就算在同一條河的流域上,

位向不同,也會有極大的差異。

留意下圖那唯一一幢建築中的樓房。

Picture

找出方向後,再回想一下去年的太歲在正北,

加上河道筆直的自正北沖個正來,所以,

我敢猜,這個遲遲還未蓋好的地盤,自去年起,

建築方及其工人,一直遇上跟心臟、眼睛有關的症病,

以及遇上斷單、裁員、財困的事宜;

導致整體建築計劃一阻再阻。

Picture

因為筆直的河道直沖過來而生“穿心煞”。

而今年的正北是桃花位,所以,我猜,跟

這幢樓有關的人員,今年好可能會因桃色事件

而得到跟心臟、眼睛有關的問題。

Picture

鏡頭一擺,在這幢樓房的左邊,

有幢貌似古代建築的河邊大屋。

Picture

這大屋的東北方,

就是這條河,也就是庚寅年的“損丁水”,

希望這幢大屋是家寺廟就好了。

Picture

ps: 以上純屬個人推測


gelek | 29th Mar 2010 | 一般 | (216 Reads)

上午十點,

帶著公關公司的同事來到這裡,

拜會外事部的主管,並為了朋友在下午到來演講,

而籌劃相關事宜。

尋找合適的接送地點。

Picture

進出教學大樓的路線。

Picture

沿路的保安細節。

Picture

經過實地模擬之後,發現原定的演講場地,

未能滿足大家的需要。

外事部主管果斷地更換場地,

於是,我們重新再佈署一次。

Picture

重設接送地點。

Picture

劃出媒體專用區。

Picture

堪察場地,安排保安及進出場地路線。

Picture

設立臨時休息室及緊急撤退安排。

Picture

就在不足四個小時,

我們完成了整個佈署。

下午,

朋友準時到達,

讓他如願的履行對校方及學生的承諾。

Picture

台上二小時,台下二百人。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終於結束了。

繃緊的神經,終於可以休息了。

不過,

回頭一看,

在這個場館裡,

除了我,大家都是接受過精英教育的精英,

自卑心,猶然而生......

媽,我知錯了。


gelek | 17th Mar 2010 | 一般 | (452 Reads)

將今天放生的功德,

無餘地回向朋友,願盡早平息斷滅他所遇上的麻煩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下面幾尾大海斑,是船家捐出來,

特地要為朋友放生的,

祈求朋友能盡快擺脫麻煩!

並要我向朋友送上慰問和鼓勵。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這幾天的經歷,

總結下來,我發現,

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背景和階層,

但因為朋友的遭遇而共用了一個名字:

朋友。


gelek | 14th Mar 2010 | 一般 | (685 Reads)

gelek | 13th Mar 2010 | 一般 | (439 Reads)

Picture

晚上參加了一場法會,

並祈請白色六臂瑪哈嘎那為朋友斷除煩惱和障礙!

讓朋友從煩惱中解脫。

 


gelek | 13th Mar 2010 | 一般 | (431 Reads)

cow 818,這兩棵九里香,

就是你答對了兩次:《猜猜這裡是那裡》的獎品,

它們在地球的位置是:北緯22.3580   東經114.2235

我刻意種在一個指示牌的旁邊,比較好認。

希望到我七十歲的時候,仍有氣力來到這裡看看它們。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這幾天心情不好,所以沒什麼表情,

請不要見怪。

願將由過去所有生世積累下來的功德,

無餘地回向給朋友,祈願朋友盡速擺脫

麻煩和麻煩的源頭!


gelek | 11th Mar 2010 | 一般 | (311 Reads)

今天送了六隻公的,七隻母的水魚回家去。

Picture

左邊的是公的,右邊的是母的。

Picture

公的體積比較小,所以讓他們先走。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然後到母的。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下面這隻是最後一隻,她一直都是反身的,

看來有點力不從心。

Picture

原來她背上被捅了一個洞,一直在流血。

Picture

除了為她念了幾句藥師佛咒外,

我幫不了什麼。

Picture

希望你們都能平安活下去。

Picture

突然,這隻游回來。

Picture

頭一伸,好像跟我說什麼似的。

回去吧,不用道謝了。

Picture

願以此功德

我等能成道

降伏諸惡力

解脫諸有情

免陷輪回海

生老病死苦


gelek | 10th Mar 2010 | 一般 | (306 Reads)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gelek | 5th Mar 2010 | 一般 | (260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gelek | 3rd Mar 2010 | 一般 | (319 Reads)

在拍下第一張相片的48小時之前,

我接到通知說有一尾過百斤重的巨型蘇眉,

被人撈起來,並叫價三萬多塊港幣出售。

Picture

由於,牠是來自重水壓的深海,

所以,在近乎零水壓的魚缸裡逗留得越久,

牠就會越虛弱,存活率就越低;

加上牠屬罕有又未受法律保護的珍貴品種,

很多食肆都會爭相出價羅致。

於是,我們馬上聯絡四方好友,善心大德。

盡快又盡力去將牠從刀口搶過來,

最後在24小時裡,籌到多於贖回牠的費用,

更還有能力放生了整條船上所有的漁獲!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三!二!一!出發!

Picture

喇嘛的動作最快,

船一開就馬上帶領大家為牠們修法!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我也很忙!忙著跟牠們拍照,哈哈!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因為今天要放生的,

是來自較深的水域,

所以我們開了好久,

到了外海,才開始放生,

希望牠們能馬上潛入最安全的地方,

躲開漁網!

Picture

來吧!回家吧!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牠!就是被列為頻危的蘇眉。

雖然並未有法例去保護牠們,

可是,因為數目已經變很少,

加上,過百斤的巨型蘇眉屬非常罕見,

所以,能夠將牠送回家,

是所有有份出錢出力的朋友的一大善行!

PicturePicturePicture

對牠來說,船倉真的太小,

很容易就會被用來做間隔的網,

弄傷牠們脆弱的表皮。

喇嘛看見牠的皮膚刮傷了,

就立刻為牠加持。

PicturePicture

之後,喇嘛用這龍王寶瓶為我們每個人加持,

然後,將寶瓶放入海:祈願世界和平,無戰爭,無疾病!

Picture

而我,就放牠入海,祈願大家能:

more respect。less attack。

Picture

彼岸,就在迷霧的背後,

希望,我在某天能度過。

Picture

願以此功德

我等能成道

降伏諸惡力

解脫諸有情

免陷輪回海

生老病死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