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elek | 26th Apr 2010 | 一般 | (359 Reads)

這裡是從一家叫八吉祥的旅館頂樓天台,

往外拍的玉樹........

Picture

當時的我,還是我煙民........

Picture

現象按:成、住、壞、空;

這個循環不斷的輪轉又輪轉........

記得二十四號晚,

秋吉尼瑪仁波切問我:你為什麼修行?

我答:因為我想變得更快樂,

更希望我有能力讓他人都得到快樂而修行。

仁波切再問我:快樂是什麼?

我答:快樂就是當我失去我認為很重要的人或事物時,

我不會太難過。


gelek | 26th Apr 2010 | 一般 | (215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如果這次大馬之行,

我有得到半點功德的話,

都無餘地回向給玉樹地震裡的受災者及死難者。


gelek | 26th Apr 2010 | 一般 | (245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23號那天經過這條街,發現這家店也倒閉了。

Picture

 

PS:以上純屬個人推測


gelek | 15th Apr 2010 | 一般 | (248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將此放生的功德,

無餘地回向青海地震的受災者及死難者。




gelek | 11th Apr 2010 | 一般 | (269 Reads)

第一類應該是:相信生命是一次性使用的人。

這類人堅信這生結束時,生命(下稱神識)就只有

兩種下場。

一,落入永恆的快樂,二,落入永恆的痛苦。

不論是一或二,神識都將會不回頭地落入一種永恆去。

所以,這類人又怎會花錢花地方去存儲屍體呢?

如果要靠墓碑上的時間日期來提醒死者的死忌的話,

他們應該會選用更科學的方法,就是在手機裡的日曆,

設定每年的清明、重陽、生忌、死忌時響鬧一次。

第二類人應該是:相信生命是遷流不息的人

這類人堅信因果,眾生因造業,而後感果。

因自己的業力而在死後投生到相應趣道裡。

既然這一生已經結束,下一世又有新的軀體,

所以,上一生的屍體又不能循環再用,

所以,根本就沒有存儲的需要。

那麼,什麼人會贊成建碑立墓呢?

這類人就是:建立、營運、光顧天主教,基督教,

佛教墳場的人。

這類人堅信死後的神識,會生活在一個社區。

在那個社區裡,神識們會互相合作,共同開發、

管理、社交。神識們隨時都可以跨越界限,來到

這類人生活的空間,怜聽這類人對神識的思念、

追憶、告白、懺悔等等,並堅信神識們是一定聽到,

及作出相應,合意的反應。

可是,神識們對這類人的叮嚀,比如:記得用保險套、

不要包二奶、準時交稅等等,就耳充不聞。

這類人對遷居了的神識們又設定很多限制,

比如:你們有話要說就報夢好了,不能現身,我會怕的。

又或是:在我需要你的時間,如清明,生忌,死忌時,

你們就來聽我講,其他時間(362日),你們自己消磨

時間好了,緊記,不能現身!

Picture

據一項調查:隔兩代後,墓碑就再沒有人來探望了。

 

 


gelek | 11th Apr 2010 | 一般 | (336 Reads)

門票上的開始時間是晚上七點半,

大家都很守時,未到七點就差不多

完全安坐自己的位置上,全場座無虛席,

新伊利莎伯體育館,三面觀眾席全滿。

講題是:《在乎你‧在乎我》

Picture

七點半了,只見台上的大屏幕,

不斷地重播又重播著一段宣傳片,

介紹的是《音樂禪》,畫面裡,

見有現場樂隊,邊奏音樂,而仁波切就

偶爾打打鼓,偶爾盤膝入定;可是,

我並未能看出《音樂禪》是場表演?

開示?還是將會發售的DVD?

Picture

七點四十五分了,大屏幕終於停止播放宣傳片,

換上是一場幻燈片秀。

一張又一張的相片,輪回地在屏幕上閃過。

相片裡,完都是仁波切跟祂的信眾們,

在很多佛教活動裡的照片,個個臉上都掛上

燦爛的笑容。相片裡,仁波切也跟信眾們打成一片。

大會將這些生活照,投上大屏幕跟在近千

觀眾分享時,讓我想一家以倒閉的旅行社,

從前的一條電視廣告標語:真係講唔完嘅旅遊真樂趣。

八點零分,終於看完這些真樂趣之後,

司儀上台宣布演講要正式開始,

可是,他說:如果剛剛的照片秀好看的話,請鼓掌。

原來,沒有在相片裡出現的觀眾,

除了邊看邊羨慕外,還要鼓掌感謝你們慷慨的跟

我們分享這些生活照,好吧,鼓掌.......

八點十分,仁波切出場。

跟一般外地歌手在演唱會出場的時間一樣,

就是遲半個鐘,然後,用廣東話跟觀眾問好。

大家聽到仁波切不純正的廣東話,

又作出如同聽見韓國組合super junior說daa jaa hooo

相同的反應,就是再鼓掌。

好吧,我再鼓掌.......

仁波切先問大家會期待他在這場演講裡,

講及什麼話題。

觀眾的答案此起彼落,仁波切數一數,

數到總共有六個時,就說夠了,

大多的話,會不夠時間講的。

仁波切先用了十分鐘介紹他在

美國威斯康辛州大學裡,做過的大腦測驗的經過,

結果得出,他的大腦快樂指數是當時

眾生實驗者中最高的一個,因而被美國傳媒稱祂為:

世上最快樂的人。

我滿心期待仁波切會教我如何獲得快樂。

可是,接下來,祂要先問我們一個問題,

並將全場觀眾分成四區,每區都要將這一條問題答一次。

問題就是:慈悲心對我們是有害嗎?

然後,

祂在桌子上,拿起一包紙巾,跟第一區的觀眾說,

如果紙巾的正面瞧天的話,你們就要回答,

包裝底瞧天就不用回答,之後,祂就拋起紙巾.........

紙巾落在毛茸茸的地壇上,是包裝底瞧天,

所以,第一區不用回答。

如此類推,拋紙巾......第二區不用回答......

拋紙巾......第三區不用回答......到第四區,

終於是包裝面瞧天,然後,有位觀眾很興奮的

大聲回答:

((((((((((((((((((無害))))))))))))))))))))))))

這時,已經是八點五十三分。

接下來,

仁波切就帶領大家做禪修,

要大家閉目,觀想將自己的快樂,跟喜歡的人分享,

繼而是跟不太喜歡的人分享......—直擴散到不喜歡的

人去。

我看看錶,九點了,在大家還閉目坐禪時,我起立,

再細心看看台上的布景板上的講題:《在乎你‧在乎我》

之後,就很安靜的離場回家去。

 

 


gelek | 10th Apr 2010 | 一般 | (520 Reads)

雲大師曾說商鋪都位於同一條街上,

由於身處同一種地形,所以,每一店

鋪都應該受到劃一及相同的影響;藉

此否定周易風水。下面是九龍尖沙嘴

著名的購物區:加連威老道。

我發現了這個現象,試試用周易法來解釋一下。

Picture

左邊的稱為A樓,隔壁靠右的稱為B樓。

Picture

現在先看A樓的處境,它的右手邊叫白虎砂,

是一幢比A樓高很多很多的大樓,而在它的

左手邊叫青龍砂,是跟它相連及等高的樓房。

所以,構成白虎比青龍強大的情況。

Picture

白虎比青龍強大的話,

就會對A樓產生:退運、財困、小人當道、

逆緣增長等等效果。

所以,讓我們來看看現在的A樓現狀:

Picture

樓上三間單位丟空多時,無人問津。

而地鋪就被一家在未來可能會馳名

的品牌租用著。

Picture

好,現在就到隔壁相連的B樓了。

Picture

B樓的白虎砂就是跟它相連及等高的A樓,

而青龍砂就是一幢比它高很多很多的大樓。

Picture

青龍比白虎強大的話,就會對B樓產生:

增強運勢、順緣、權勢、財運、人丁和目等等效果。

所以,來看看B樓的現況。

Picture

樓上三層單位都被租出,

而地鋪就被一家已經馳名兩岸三地的

上市公司租用著。

Picture

我只是個風水入門初哥,

所以,我的猜計一定是有漏及不足的,

而在佛門裡,

我更加只是個凡夫,

看不懂高僧大德的開示也是合理的;

所以,我相信星雲大師對上述的現象,

一定有個說法的。

不過,如果讓我放下周易,

用 佛陀的教法來解釋的話,

可能會是這樣的:

同一條街上,不同物業的業主,

都做過不同的事,有著不同的業力,

按造業感果這法則來說,

每個單位的業主都會有不同的經歷,

不同的際遇,所以,就會得到不同的果報。

有人會生意興隆,有人會破產收場。

就比如:同一家人,也會有人死於意外,

有人百年歸老,業報不一。

在我的理解裡:

風水是小學問,幫人們解決小問題。

佛法是大道理,幫人們解決大困難。

ps: 以上純屬個人猜測。

 


gelek | 2nd Apr 2010 | 一般 | (277 Reads)

Picture 

動物本應流浪

有網友希望在我放生時,同時對外呼籲要關注流浪動物的處境。我想一想,所有動物,本來就應該是無拘無束的流浪於天地之間;被關起來飼養才是剝削他們的自由,要關注的,應該正在飼養動物的人類是本著什麼動機、用什麼方法來養動物?


我相信這位網友關心的,只限於他她喜歡的物種,比如是狗或貓。


他她希望所有的狗貓都都有人去抱抱、餵食、打理、
遊戲,如同他她家裡的狗貓(我猜他她應該有飼養寵物)一樣。


不過,這裡有一種謬誤:

凡是狗貓都只應當寵物養,

得不到人類照顧的狗貓就是悲慘的。


狗貓就只能被當寵物般飼養?

沒有人照顧的狗貓就一定過得很苦?

用自由換安全?用安全換自由?

人類用食物來換取動物的信任,繼而讓動物對人類產生依賴,人類從中得到動物的陪伴,獲得“快樂”。

本質上,只是一場交易。

當習慣這種交易的人類,看到有其他他她喜歡的物種,
得不到相同的對待,流浪街頭,就生起同情憐憫之心。

我想問,如果牠們是在黃石公園、南非國家公園流痕浪的話,這些人還會為牠們難過嗎?

在城市裡流浪的狗貓,只能在人類製造的垃圾堆裡尋找食物,在野外流浪的狗貓,就要在天地間獵殺比牠們弱的動物;這都動物要過的日子,也就是投生畜生道的苦,是個不能改變的處境。


在城市裡流浪的動物是從那裡來的?

牠們的苦是從那裡而來?

關注流浪動物?到底是關注牠們是否吃得飽?
有沒有人給牠們抱抱、親親、打理毛髮?

還是,為牠們終於能逃離三心兩意、朝三暮四、善變無情
的人類的囚禁,重獲自由、遊走於天地間而感到高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