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19th Apr 2009 | 一般 | (443 Reads)

朋友臨行前再三叮囑,一定要我去聽來自五台山,

九十五歲高齡的大德夢參老和尚的開示。朋友還說

大會安排先到先得的入場方法,所以,七點鐘開始的

講座,我五點三十分就到了門外排隊入場。

找到位子坐下之後,就被這次講座的題目吸引著:

當今學佛者應如何善用其心

Picture

翻覆思考著這道題目,心想,起這道題的人,是老和尚

本人,還是主辦的機構呢?

不管是誰起的,這道題目本身就已經很有討論的必要。

因為,它帶出一個矛盾和一個疑問。

先不計較“當今學佛者”這個狹隘時空性的限制,

且將焦點集中在“應如何善用”vs“其心”這個矛盾上。

起題的想說,在心以外,是有個“能”善用或不善用這

心的傢伙存在。這就是一個矛盾。

隨便抽取耳熟能詳的偈語如:心無罣礙、唯心淨土、一切

唯心造等等做例。

全都是用來描述心是具有空、明兩種特質,而所有念頭

和業都源自心

試問,又何來心外之物能喧賓奪主的反過來“善”或

“不善”用其心呢?

而另一個疑問在那呢?

就在題目裡提到的心,到底是不指念頭、情緒或造作

不是指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心呢?

如果的話,整條題目就變得相當入時入世、很具實用

性和深具探討的趣味。

我就抱著這些疑問,一直等到七點十五分講座正式開始,

期待夢參老和尚能在開示裡,對題解說。

聽到八點十五分,我還是帶著這個矛盾和這個疑問,

跟隨前面十幾位師兄法友的腳步,先行離場。

趣事一則

今晚的講座確是座無虛席,佔九成五都是女性,

當中的九成人,都背了一個漲鼓鼓的背囊。

包括女的出家眾都如是,有的怎至背上一個大包,

肩上再掛著一個,手裡再提著一個。

我在想,她以為自己身處曠野荒漠擔心會缺水斷糧嗎?

還是她們以為自己在喀什米爾高原遊牧啊?

很好奇的想知道當今學佛者有什麼事物是非隨身帶著不

可?

就在等待講座開始的兩個小時裡,我從四周的女善信

打開包包取物的過程中,略知當中的一二。

有人拿出厚厚的書來讀。看起來很專心很好學,

因為要在這樣噪雜又眾目暌暌的情況下讀書,真的不容

易。

有人拿出另一個佛教活動的場刊出來讀。是虔誠?還是

踢場?

有人打開地藏經來讀。是虔誠?還是辟邪?

有人垂手拿出另一個佛教活動的門票,垂手要送給我。

有人拿出自家造的九制陳皮分發給大家分享。

有人拿出一堆上師大德的錄象光碟給她的友伴看封面。

原來這些又大又鼓的包包裡,就是放著這些非要隨身帶

著不可的東西?

她們到底有放下了什麼東西在家裡沒有帶來聽開示?

女的出家眾坐在最前排,所以沒看到她們拿東西,

真好奇,

她們天天都在早課晚課裡念頌了悟生死慈悲喜捨的經文,

卻又在早課晚課的中間,背著這種大包包雲遊港九?

包裡到底放著什麼放不下的東西呢?

Picture

那麼,我又帶了什麼東西來這個講座呢?

因為下雨,所以帶了雨傘。

因為出門,所以帶了皮包。

因為聯絡,所以帶了手機。

因為求學,所以帶了心來。

那麼,我的心算是有善用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