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30th May 2011 | 一般 | (428 Reads)

Picture

前天在飛機上遇到這位先生,

脫鞋後將腿攔在前方的椅背,

邊抖動雙腳邊高聲聊電話;本來坐在

他前面的乘客,亦靜靜的移到旁邊靠

窗的位置去。

直到關上機艙門後,他才願意掛線,

可是,他仍然沒有放下雙腿。

這位先生如此慷慨地跟全機艙的人,

分享他的氣味和聲音,讓我聯想起另一個畫面:

一位大叔在公廁的蹲廁上,邊拉肚子,邊喊:

好爽!好舒服!

~~~~~~~~~~~~~~~~~~~~~~~~~~~~

我當時有想過去請他跟我們一樣,

為他人著想,讓密封機艙的空氣乾淨點,和安靜點。

可是,當我沉澱下來後,被三點領悟打消了上面的念頭。

一:將他這種行為看成是病狀,他是位病人;而我也沒有

本事可以治好他的病,所以,我救不了他。

二:他正在將他的人權推到極致,而又沒有觸犯任何法規

,所以,他只是讓全機艙人不喜歡、不歡迎他而已。

三:這是他從小得到的教育,是他的傳統、他的文化、

他的傳承;我們必須尊重,因為,這種與陌生人慷慨地

分享他的聲音和氣味,是世代相傳的,誰也改不了。

~~~~~~~~~~~~~~~~~~~~~~~~~~~~~

往後,我很有信心,有天,當我的椅背傳來腳臭和震動時,

我能安然地接受。

感謝這位在大陸富豪給我們這一堂課,謝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