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下一篇 »
gelek | 10th Apr 2007 | 一般 | (1776 Reads)

每天入睡前,我都用上三十到六十分鐘來訓練自已。

我會先調好手機的鬧鐘,設定好限時後就開始練習。 

跟自已說:我中風了

除了眼珠還能動,聽覺還是正常外,我再不能使喚這副曾讓我引以為豪、為樂、為苦、為善、為惡的身驅。我就這樣躺著……躺著。 

念頭出來了: 

[被我盯著的天花,不曾有絲毫的變化,最好還是不要有,如果冒個什麼異像的出來就麻煩了。] 

[天花應該是全屋最乾淨的地方,因為沒有半點塵埃能舖上去,地板一定恨死天花。]

[天花你萬不能掉下來,我還要飛黃騰達啊。] 

[天花……. 你能動一下下嗎?]

[我應該在天花畫點什麼的,這樣會比較好看點有趣點。] 

就這樣,過了兩分鐘。 

髮尖刺癢了眼角;不能騷

左邊有點怪聲由衣櫃傳來;頭轉不過來

尿急了;不能上廁所

門鈴響了;應不了

貓兒在客廳打架;管不了  

還是躺著……躺著。 

就這樣,又過了兩分鐘。

 

還剩五十六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