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10th Apr 2007 | 一般 | (857 Reads)

進入第三個兩分鐘的時候,

我以為可以置眼角上的痕癢、衣櫃裡的怪聲、

膀胱給我訊號、由頻繁轉寂靜的門鈴、

至貓兒因追逐所引發的踫撞聲於不理。

可是,剛剛好相反,心裡的焦躁,

開始高速醞釀。

 

我深呼吸了幾下,跟自已說:

都會過去的。

 

不單只指外在的那些狀況會過去的,

就算是現在這種因中風而帶來的約束,

都會在前設的時限界滿後而同時消失。

想到這裡,心裡有底了。

 

我放鬆了皮膚,讓眼角的痕癢自然而言的退滅。

之後就是靜心的去細聽衣櫃的怪聲,但裡面又

複死寂,作怪的不見了。

注意力散落到四周後,膀胱好像沒有那麼脹痛,

終於可以舒一口氣。

門外按鈴的跑了就尤他跑吧,反正夜深探門的都

不會是好東西吧。

而那倆隻貓,哼!明早沒罐頭魚吃就是喇!

 

現在還剩下五十四分鐘,我繼續我的訓練。

 

……

我的手機沒關…….

千萬不要響……..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