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16th Apr 2007 | 一般 | (653 Reads)

說到要認識自己,聽起來來好像荒謬得很。

我不是一早就認識我嗎?

 

不過這就最荒謬之處:我真的以為自己很認識自己。

 

怎麼會是荒謬呢?你看,小時候,還不到幾歲,我就會

寫我的名字啊!

那麼,那個名字就是你?

……

 

我是XXXXXX的兒子呀!

是的,你是他們的兒子,就是這樣而已?

……

 

我高175cm73kg,穿48,愛排球,當演員,血形A

獅子座!

你就是這堆資料的總和而已?

…….

  

請問,從小起,有那種教育教我們去認識自己呢?

光靠那兩課加起來也不到兩小時,主題是為了介紹

人體結構,附帶輕描淡寫的帶過繁殖過程的性教育課堂?

 

你不如乾脆看看鋼之鍊金術師吧!

愛德華那兩兄弟會很詳細的告訴你組成人體的各項

原素和準確的份量啊。

 

夠荒謬嗎?

不夠?

還有其他更荒謬嗎?

有。

算起來,我認識李白、杜甫、關羽、劉備、項羽、劉邦、

花木蘭、鄧碧雲、王小虎、華英雄、黃帝病、綻真嗣、

凌波麗、明日香、梅艷芳、譚詠麟、香奈兒、路易威豋、

南丁格爾、川島芳子、居禮夫人、東條英機比認識自己還要多。

 

因為,我時間都花在認識他/她們去了,那有空來認識自己?

何況,從來都沒有人向我提出過,認識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別誤將那些課餘戶外活動當作是用來了解認識自己的機會啊!

那些攀山涉水,飛檐走壁的體能考驗,只能反映出

我的體力和智慧能讓我解決怎樣的處境而已,這些活動

並未能讓我坦白的、如實的面對和認識原本的自己。

 

因為大家都認為,我能為大家做什麼比我是什麼更重要!

所以,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老鼠的貓

其他的,管他!

 

唉!

貓也分好壞的啊……

 

在我不能再使喚這身體時,我就沒能力對外境作反應,

外境的人和事也不再理會我,也不需要我去理會時,

天地間就剩下我跟我,我再沒有借口溜走躲開我,

我終於要面對我。

 

好的,從那裡開始認識我好呢?

 

…….

 

就由眼角那處發癢的地方開始吧。

那裡是面部皮膚的一點,外露的是表皮,表皮下是

真皮,之下就是肌肉,再下面就是頭骨,骨下就是眼球,

眼球後腦幹,兩旁是下垂體,上一點就是小腦,左右大

腦就在上面一點。整個腦組織被一層液體包裹著,藏在

頭骨腦腔之中。

本來這堆像果凍的東西能分析外境,然後再分類…… 等等,

這堆叫腦的組織就是我嗎?

嘩!好噁心啊!

我怎麼會這樣難看呢?

這堆東西不是我,肯定不是!

 

繼續,本來這堆像果凍的東西會聽我的指使,辨別外境、

洽當地對外境做相約的回應,比如,遇冷則以發抖來提示,

饑餓則腹鼓大作,見喜愛的,擁之;見厭惡的,棄之等等。

這堆東西一直都是唯命是從、忠心耿耿、死而後已。

 

很好,我看來真的滿認識自己。

 

等等,如果腦不是我的話,

那我到底是我身體的那部份?

我到底躲在我身體的那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