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17th Apr 2007 | 一般 | (701 Reads)

我的腿發痲了,讓我將腿放直,令血液可以流向腳底,

相信過一陣子就會好起來。

 

能動,真好。

 

在方才的六分鐘中風裡,我最大的錯誤判斷就是在時間上。

以為過了很久,但原來只是幾分鐘的光境。看來,我

光靠這副身體是不單只無法準確判斷長、闊、高三維,

更不能妄想可以體會第四維的時間,和這四維以外的……

生命。

盡管我正置身其中,但可笑的是我過得像個不關系的人。

 

我清楚的感覺到血液回流到空洞的血管裡,重新被充實的

血管壁向四方頂出去,使附近的肌肉從痲痺中甦醒回來,

雙腿重新聽命於我,我的腿,複活了。

 

我可以自由活動了,可以去忙了。

去做一個別人認為對他/她們有益有用的人了。

因應面對的人,我就會在臉上譜上不同的表情,

而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對方喜歡我。

因為只要對方喜歡我,就可以減少傷害我的,或危害我存活的機會

 

這板斧,我記得從我還是個手抱嬰時,就已經學會。

為了得到食物,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吃的送到。

排了便便和尿尿,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人來清理。

剛醒過來,發現只有自己,我大叫,沒多久,真的有人來陪我。

 

我學會發什麼聲就會有什麼回應。

 

我笑,他/她就笑得更開。

我哭,他/她就更著緊。

 

我學會控制他/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