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3rd May 2007 | 一般 | (742 Reads)

我跟叮過我的她。

 

由大前晚開始,家裡多了一隻蚊子,

腹部有白紋的那種。

她一直繞著我來盤旋,但沒有叮過我,可能是因為

她知道我很拼命地打字去解釋為什麼我那麼反對自殺吧。

 

到前天,我發現她佔據了我的廁所,當我在沖身時,

她很不規矩的走裡淋浴缸裡來看我的全相。但是,

她還是沒有叮我,我開始懷疑她是個他。

 

昨天,即七個小時前,她終於用行動來証實她是個女生,

她在我的右臂叮了三口。

不怎癢,也沒長包。只留下三點紅塊。

 

到我準備關電腦洗澡去的時候,我發現她倒在滑鼠塾上,

死了。

 

心裡有點酸,為她唸了經,給她吹了一口氣,

然後,讓她安靜的躺著。

 

希望她知道我曾感謝過她在幾個夜裡的陪伴。

 

希望她有天能擁有給別人慷慨布施的條件。

 

蚊子婆婆,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