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11th May 2007 | 一般 | (1271 Reads)

昨天,參加了一場為來自南印度的一位西藏上師籌建寺廟

的齋宴,之後,趕去來自尼泊爾的另一位西藏上師下榻的

酒店。身邊帶著一班小女孩、大女人,高高興興,浩浩蕩

蕩,就好像當日在加德滿都一樣,由一家寺廟到另一家寺

廟走訪不同的仁波切。

 

上師們越來越老邁、咱們亦然。

上師們越來越親近、咱們亦然。

 

真的很難想象在二千五百多年前,世尊  釋迦佛還住世時,

能親身跟  世尊共處會是怎樣的一種光境。

 

對後世的我來說當然是逢萊,不過,對當時的人來說,可能只

是平平白白的一天,看見一位離經背道的異人而已。

 

事物,一般都是到了不能回頭後才被冠名為寶:工作是、雙親是、

時光是、伴侶是、古跡是、家鄉是、朋友是、你是、我是。

 

刪除了百度,

堆砌我的部落,

捲起白色的哈達,

擦擦沾了灰的臉,

調針糾正不了時差,

省下的時間將成為快樂的資本,

六臂大黑天的忿怒相仍然忿怒,

貓和貓貓依然吃飽睡、睡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