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elek | 2nd Sep 2007 | 一般 | (500 Reads)

陶 傑 短 評 : 美 帝 欺 人 太 甚 了

美 帝 妖 魔 壓 中 國 , 橫 指 中 國 製 造 的 玩 具 有 鉛 毒 , 全 部 打 回 票 。 美 國 明 明 不 想 我 國 強 大 , 可 憐 炎 黃 子 孫 , 美 國 佬 一 掀 桌 子 , 馬 上 乖 乖 從 命 , 平 時 的 反 美 民 族 精 神 , 立 時 荒 廢 , 自 限 四 月 為 期 , 自 我 檢 討 。
美 帝 的 拉 斯 維 加 斯 賭 場 「 威 尼 斯 人 」 , 卻 在 中 國 領 土 澳 門 強 勢 開 張 。 萬 千 炎 黃 子 孫 , 懷 著 崇 美 戀 歐 的 中 國 民 族 基 因 , 蜂 擁 朝 拜 , 但 見 金 碧 輝 煌 , 瞠 目 結 舌 , 按 捺 不 住 , 紛 紛 「 埋 位 」 , 押 注 賭 博 。
此 情 此 景 , 不 禁 令 人 悲 憤 ! 請 問 美 帝 : 你 說 中 國 的 玩 具 有 毒 , 那 麼 你 美 帝 拉 斯 維 加 斯 的 賭 場 文 化 , 公 然 向 中 國 輸 出 , 引 誘 無 數 中 國 蟻 民 , 無 端 染 上 賭 癖 , 從 此 精 神 不 振 , 家 破 人 亡 , 到 底 是 把 玩 一 兩 個 中 國 玩 具 的 美 國 小 孩 毒 害 大 , 還 是 美 國 拉 斯 維 加 斯 出 口 的 賭 癖 文 化 對 中 國 人 的 禍 害 更 大 ?
這 個 問 題 , 連 瞎 子 、 白 癡 , 和 明 光 社 , 也 知 道 答 案 。 人 們 不 禁 要 質 問 美 帝 : 你 明 知 中 國 小 農 骨 子 裡 崇 美 戀 洋 ; 明 知 中 國 文 人 口 口 聲 聲 反 對 「 美 國 文 化 霸 權 」 , 實 際 上 人 格 分 裂 , 個 個 把 小 孩 往 美 國 送 , 明 知 其 為 「 言 詞 的 巨 人 , 行 動 的 侏 儒 」 , 你 美 帝 為 甚 麼 還 要 欺 侮 這 樣 一 個 自 以 為 強 大 的 弱 勢 民 族 ? 眼 見 中 國 玩 具 一 批 批 被 美 國 退 貨 , 中 國 愚 民 , 大 批 大 批 鑽 進 美 國 人 打 造 的 威 尼 斯 黃 金 大 賭 窟 , 美 國 賭 場 老 板 , 拿  著雪 茄 , 發 出 陣 陣 狂 笑 , 令 愛 國 正 氣 之 士 如 筆 者 , 熱 血 沸 騰 , 仰 天 長 嘯 !

 

陶 傑 短 評 : 美 國 豬 肉

中 國 豬 肉 短 缺 , 美 帝 展 現 大 國 風 範 , 馬 上 向 大 陸 輸 出 二 千 八 百 萬 噸 豬 肉 。
即 使 中 國 出 口 的 玩 具 含 鉛 毒 , 美 國 政 府 大 可 暗 中 做 手 腳 , 布 殊 指 示 , 可 往 豬 肉 中 灌 水 打 激 素 報 復 , 但 美 國 以 德 報 怨 , 估 計 不 會 做 這 等 勾 當 。 中 國 的 網 絡 糞 青 , 平 時 大 呼 「 拉 登 炸 得 好 」 的 反 美 義 和 團 自 慰 一 族 , 可 要 留 意 : 搶 購 美 國 豬 肉 , 務 請 趁 早 , 美 國 豬 肉 有 營 養 , 多 吃 了 , 就 有 氣 力 往 美 國 領 事 館 排 隊 申 請 留 學 簽 證 。 筆 者 每 次 幫 襯 「 扒 王 之 王 」 , 就 指 定 要 美 國 入 口 最 貴 的 一 款 , 吃 得 靈 感 泉 湧 , 思 維 清 澈 , 沒 有 騙 你 。
美 國 向 中 國 供 應 豬 肉 , 當 然 並 非 慈 善 , 而 是 收 錢 的 , 說 不 定 還 暗 中 提 價 , 可 能 美 國 人 看 穿 了 中 國 糞 青 只 嘴 巴 反 美 , 一 齣 《 變 形 金 剛 》 , 大 陸 賣 座 二 億 , 嘴 巴 裡 越 反 美 的 中 國 人 , 骨 子 裡 越 戀 美 。 美 國 的 豬 肉 , 中 國 人 吃 著 吃 著 , 一 顆 心 早 就 飛 到 加 州 的 牧 場 , 和 布 殊 一 起 騎 馬 去 了 , 中 國 對 此 不 可 不 防 , 美 國 豬 肉 還 是 要 定 額 分 配 , 官 員 幹 部 優 先 。
何 況 美 國 人 的 好 心 , 亦 不 無 可 疑 。 一 定 是 怕 中 國 人 鬧 豬 肉 荒 , 長 期 沒 豬 肉 吃 , 於 是 讓 拉 登 有 機 可 乘 , 推 動 中 國 文 化 的 非 豬 肉 化 和 伊 斯 蘭 化 , 民 族 基 因 , 暗 中 改 變 , 漸 與 阿 拉 伯 合 流 , 所 以 美 國 這 批 豬 肉 , 相 信 是 為 了 穩 住 中 國 的 民 心 。 筆 者 吃 美 國 吉 列 豬 扒 , 吃 著 吃 著 , 總 覺 得 不 大 對 勁 , 把 觀 點 寫 出 來 , 不 知 客 觀 公 正 持 平 否 ?

 

陶 傑 短 評 : 保 釣 災 難

保 釣 團 體 又 想 出 海 搞 事 , 可 幸 特 府 海 事 處 堅 拒 發 出 保 釣 船 牌 照 , 一 場 衝 擊 日 港 關 係 的 動 亂 , 消 失 於 萌 芽 狀 態 , 強 政 勵 治 , 應 表 一 功 。
保 釣 早 已 不 合 時 宜 。 第 一 , 尖 閣 列 島 經 長 期 由 日 方 佔 領 , 已 經 是 日 本 的 事 實 領 土 。 對 於 日 本 朝 野 , 保 釣 問 題 , 雖 還 有 人 吵 喊 , 已 經 進 入 「 事 實 不 容 歪 曲 , 意 見 大 可 自 由 」 的 境 界 , 保 釣 在 香 港 的 支 持 者 越 來 越 少 , 可 見 人 心 思 和 諧 , 人 心 擁 穩 定 , 保 釣 群 雄 宜 三 思 。
第 二 , 保 釣 反 日 , 在 大 陸 亦 無 市 場 。 美 國 人 拍 的 南 京 大 屠 殺 紀 錄 片 , 在 文 化 先 進 的 京 滬 兩 地 , 票 房 慘 淡 , 三 五 天 匆 匆 落 畫 。 據 上 海 最 近 一 項 調 查 ─ ─ 請 有 志 推 行 所 謂 「 國 民 教 育 」 的 曾 特 府 尤 為 注 意 ─ ─ 上 海 青 少 年 有 七 成 希 望 此 生 能 入 籍 美 國 , 有 一 成 半 , 希 望 來 生 投 胎 , 能 做 日 本 人 , 香 港 人 再 胡 搞 甚 麼 保 釣 , 只 會 招 十 三 億 中 國 人 民 心 中 恥 笑 。
第 三 , 保 釣 的 頭 面 人 物 , 上 一 次 在 北 角 愛 國 區 的 鳳 城 酒 家 , 遭 到 幾 名 福 建 煙 漢 當 場 揮 拳 膺 懲 。 幾 個 打 保 釣 人 士 的 中 國 大 漢 , 事 後 逃 遁 無 蹤 , 日 本 駐 港 領 事 館 , 無 論 如 何 要 查 得 這 幾 位 福 建 義 士 的 身 份 下 落 , 向 他 們 發 出 終 身 入 境 日 本 旅 遊 的 免 簽 證 優 惠 , 以 表 獎 勵 。 與 這 種 質 素 的 民 族 為 鄰 , 日 本 人 得 天 獨 厚 , 真 是 前 生 修 來 的 福 。

 

陶 傑 短 評 : 掀 皮 踢 局

特 府 的 「 政 制 綠 皮 書 」 , 尚 在 諮 詢 , 行 政 會 議 人 員 、 親 中 工 會 領 袖 鄭 耀 棠 即 作 出 權 威 宣 佈 : 二 ○ 一 二 年 不 可 能 有 普 選 。 「 棠 棠 」 長 期 愛 國 , 受 到 中 方 信 任 的 程 度 , 比 行 政 會 議 其 他 人 與 甚 麼 三 司 十 二 局 等 遠 為 超 班 , 其 宣 佈 自 當 代 表 中 國 官 方 立 場 。 一 言 定 音 , 甚 麼 綠 皮 書 , 畫 皮 拆 穿 , 有 即 淪 為 「 塌 皮 書 」 之 虞 。
棠 棠 明 明 權 威 踢 爆 皇 帝 身 上 , 並 無 新 衣 , 奇 怪 的 是 主 管 普 選 諮 詢 的 林 公 公 還 撐 稱 : 「 普 選 並 未 作 出 任 何 結 論 」 。 林 公 公 的 職 銜 是 「 政 制 及 內 地 事 務 局 」 局 長 。 論 「 內 地 事 務 」 , 看 來 棠 棠 等 愛 國 人 士 比 林 公 公 等 更 為 熟 悉 , 特 區 政 府 必 須 盡 快 把 口 徑 統 一 到 棠 棠 的 立 場 上 來 , 再 虛 假 「 諮 詢 」 下 去 , 浪 費 納 稅 人 金 錢 時 間 , 筆 者 是 納 稅 人 , 只 想 問 局 長 , 這 是 怎 麼 回 事 ? 還 有 一 樣 : 本 來 叫 「 政 制 事 務 局 」 , 叫 得 好 好 的 , 偏 偏 改 為 「 政 制 及 內 地 事 務 」 。 「 內 地 事 務 」 是 特 區 政 府 能 插 手 的 嗎 ? 山 西 煤 礦 童 奴 事 件 , 是 「 內 地 事 務 」 , 林 局 長 管 得 了 否 ? 還 是 香 港 普 選 問 題 , 亦 即 「 內 地 事 務 」 ? 如 此 則 整 個 局 可 以 解 散 。 因 為 「 內 地 事 務 」 的 權 威 不 在 林 局 長 , 棠 棠 一 開 口 , 就 把 林 局 長 「 搣 柴 」 了 一 半 , 真 強 者 也 。

 

陶 傑 短 評 : 扎 鐵 戰 線

扎 鐵 工 潮 , 戰 線 擴 充 , 得 到 百 餘 名 文 化 界 知 識 分 子 聯 署 聲 援 , 其 他 弱 勢 族 群 參 與 遊 行 , 這 就 不 止 是 工 潮 , 而 是 一 場 工 人 和 知 識 分 子 聯 線 的 社 會 運 動 。
有 人 必 然 破 口 大 罵 : 扎 鐵 工 人 的 罷 工 , 與 文 化 界 的 一 干 評 論 員 、 詩 人 、 藝 術 家 何 關 ? 此 一 說 法 , 未 免 太 缺 乏 「 國 民 教 育 」 的 歷 史 深 處 。 二 十 年 代 安 源 煤 礦 大 罷 工 , 也 是 礦 工 的 事 , 但 身 為 知 識 分 子 , 本 來 也 不 關 他 的 事 , 主 編 《 湘 江 評 論 》 的 毛 澤 東 , 卻 身 穿 一 襲 長 衫 、 手 執 油 紙 傘 , 一 樣 也 去 安 源 與 礦 工 匯 合 , 乃 有 《 毛 主 席 去 安 源 》 此 一 文 革 時 期 的 油 畫 。
眼 看 文 化 界 聯 署 支 持 工 人 , 其 中 不 乏 「 指 點 江 山 、 激 揚 文 字 」 的 書 生 , 文 人 和 工 人 聯 手 , 會 不 會 有 一 個 香 港 版 的 「 青 年 毛 澤 東 」 應 運 而 生 ? 而 職 工 盟 的 李 卓 人 輩 , 即 使 上 位 , 不 過 是 向 忠 發 一 類 角 色 。 香 港 即 使 是 一 個 自 稱 的 「 國 際 都 市 」 , 水 土 有 異 , 就 算 出 不 了 港 版 小 毛 澤 東 , 萬 一 扎 鐵 工 潮 , 先 誕 生 一 個 華 里 沙 , 聯 署 支 持 的 文 化 精 英 裡 , 又 蹦 出 一 個 哈 維 爾 , 對 於 中 方 , 也 相 當 頭 痛 。
此 一 歷 史 的 深 度 , 國 際 的 闊 度 , 如 果 曾 特 府 的 前 殖 A O 精 英 缺 乏 , 不 懂 如 何 防 範 , 或 曾 特 府 的 高 層 , 暗 藏 有 小 毛 澤 東 、 小 哈 維 爾 的 同 路 人 , 則 中 央 人 民 政 府 遲 早 會 派 一 個 黨 委 書 記 協 助 曾 特 府 「 果 斷 」 平 息 危 機 , 但 願 本 欄 這 一 次 講 不 中 。

 

陶 傑 短 評 : 有 文 奴 , 無 工 賊

扎 鐵 工 潮 演 進 深 化 , 雖 是 一 場 市 場 勞 資 糾 紛 , 與 「 大 市 場 」 裡 的 「 小 政 府 」 無 關 , 但 特 府 也 要 「 有 所 作 為 」 , 在 這 次 工 人 風 暴 中 查 找 不 足 。
不 足 在 甚 麼 地 方 ? 在 於 特 府 為 了 社 會 的 「 穩 定 和 諧 」 , 不 惜 親 英 崇 美 , 近 年 成 功 引 進 英 美 Spin Doctor 西 洋 理 念 , 成 功 收 買 大 量 華 文 輿 論 寫 手 , 尤 以 「 副 局 長 、 局 長 助 理 、 智 囊 有 大 量 空 缺 」 為 餌 , 令 許 多 指 點 江 山 的 特 區 文 人 收 聲 , 改 為 支 持 政 府 , 亦 即 一 般 骨 氣 人 士 眼 中 的 所 謂 文 奴 。
但 有 了 文 奴 , 並 不 足 夠 , 在 工 人 陣 營 , 特 府 忘 記 向 扎 鐵 工 人 陣 營 也 同 樣 施 以 分 化 , 利 用 中 華 民 族 一 盤 散 沙 的 基 因 優 勢 , 拉 攏 通 知 一 批 工 人 搞 事 分 子 , 曉 之 以 「 勞 工 處 將 會 開 設 幾 個 副 處 長 、 處 長 顧 問 職 位 」 之 功 名 利 祿 , 如 此 即 可 成 功 製 造 一 批 「 工 賊 」 。
以 文 奴 制 衡 泛 民 主 派 , 則 文 宣 歸 心 , 以 工 賊 對 抗 長 毛 李 卓 人 , 則 工 潮 落 定 , 此 謂 之 「 左 奴 右 賊 兩 手 抓 」 , 管 治 一 個 天 性 內 亂 內 鬥 的 三 等 亂 世 , 這 兩 手 都 不 可 以 軟 。 特 府 近 年 只 抓 文 奴 的 一 手 , 因 此 皇 碼 風 波 , 對 付 幾 個 絕 食 書 生 , 綽 綽 有 餘 , 忘 記 了 秘 密 培 養 工 賊 , 扎 鐵 風 暴 , 只 靠 筆 桿 子 做 啦 啦 隊 , 就 不 大 幫 得 上 忙 , 此 一教  訓 , 當 痛 定 思 痛 了 。

 

陶 傑 短 評 : 工 潮 智 慧

扎 鐵 風 潮 , 華 文 輿 論 按 捺 不 住 , 大 呼 「 警 惕 」 工 潮 「 政 治 化 」 , 防 有 「 激 進 勢 力 」 介 入 。
扎 鐵 工 潮 再 「 政 治 化 」 , 也 「 政 治 化 」 不 過 一 九 六 七 年 新 蒲 崗 一 家 人 造 膠 花 廠 的 勞 資 糾 紛 , 「 激 進 」 為 一 場 衝 擊 港 督 府 、 鬧 市 放 炸 彈 而 炸 死 北 角 一 對 小 姐 弟 的 血 腥 暴 亂 。 今 日 的 職 工 盟 、 長 毛 等 , 背 後 沒 有 當 年 如 此 狂 亂 之 「 激 進 政 治 勢 力 」 撐 腰 , 其 人 其 組 織 , 也 沒 有 如 此 暴 戾 嗜 血 , 「 政 治 化 」 之 說 , 純 為 浮 誇 惑 眾 的 杞 憂 之 論 。
因 此 曾 特 視 之 為 市 場 經 濟 之 正 常 糾 紛 , 離 港 放 假 , 一 切 矛 盾 由 市 場 自 行 調 節 , 只 派 大 少 爺 唐 唐 主 持 大 局 , 接 受 鍛 煉 , 另 輔 以 「 勞 工 之 友 」 肥 仔 強 參 與 斡 旋 , 即 已 足 夠 。 「 大 市 場 , 小 政 府 」 , 扎 鐵 工 潮 與 政 府 無 關 , 本 由 香 港 「 地 產 主 義 經 濟 主 導 」 引 起 , 何 況 中 方 今 日 治 國 的 主 軸 思 想 , 由 於 十 七 大 未 開 , 扎 鐵 工 潮 不 知 該 「 把 一 切 動 亂 扼 殺 在 萌 芽 狀 態 」 , 要 武 力 「 平 暴 」 , 拘 捕 李 卓 人 長 毛 , 還 是 該 「 讓 低 下 階 層 分 享 經 濟 增 長 成 果 」 , 由 特 首 出 面 , 向 扎 鐵 工 人 送 果 籃 宣 慰 , 以 示 與 工 人 大 佬 心 連 心 , 親 自 過 問 「 維 權 」 。 由 於 中 國 形 勢 曖 昧 , 曾 特 選 擇 外 遊 不 表 態 , 改 去 東 北 指 點 江 山 , 拒 不 押 注 , 自 是 政 治 家 的 智 慧 。

 

陶 傑 短 評 : 國 外 打 刁 須 到 位

中 華 民 族 的 小 農 刁 劣 質 素 行 為 , 長 期 在 西 方 文 明 世 界 引 起 注 目 , 中 國 官 方 近 日 終 於 勸 籲 中 國 人 在 外 旅 遊 , 避 免 七 大 「 不 文 明 行 為 」 , 包 括 「 不 要 大 聲 說 話 , 避 免 突 出 自 己 」 。
中 國 人 的 喧 嘩 聲 浪 , 全 球 神 憎 鬼 厭 , 但 英 法 美 日 等 國 , 為 了 賺 中 國 人 的 崇 洋 錢 , 名 牌 百 貨 店 和 酒 店 的 店 員 長 期 啞 忍 , 二 十 年 來 , 一 面 數 現 鈔 , 一 面 賣 L V 和 江 詩 丹 頓 , 或 替 他 們 Check-in , 心 中 一 面 詛 咒 這 幫 中 國 惡 客 , 工 作 情 緒 受 損 , 不 知 多 少 人 憋 出 了 癌 症 。 中 方 此 一 措 施 , 保 障 歐 美 酒 店 零 售 業 和 羅 浮 宮 工 作 人 員 的 心 理 健 康 , 值 得 歡 迎 。
然 而 叫 中 國 人 「 不 大 聲 說 話 , 避 免 突 出 自 己 」 , 成 效 存 疑 。 第 一 , 中 國 人 對 官 方 有 逆 反 心 理 , 幾 十 年 來 「 學 雷 鋒 」 均 不 見 成 效 , 官 方 叫 東 , 民 間 偏 要 西 , 幾 句 有 氣 無 力 的 勸 告 , 中 國 刁 民 「 睬 你 都 傻 」 。 其 次 , 中 國 人 民 據 說 長 期 受 「 帝 國 主 義 」 壓 迫 , 今 日 揚 眉 吐 氣 , 出 外 還 不 喧 嘩 「 突 出 自 己 」 , 尚 待 何 時 ? 除 非 讓 外 國 配 合 監 督 , 由 中 國 外 交 部 宣 佈 : 凡 中 國 人 在 倫 敦 、 巴 黎 、 東 京 等 「 大 聲 說 話 , 突 出 自 己 」 , 污 染 當 地 優 美 寧 靜 環 境 者 , 當 地 警 察 、 保 安 、 路 人 , 皆 可 挺 身 協 助 中 國 政 府 落 實 政 策 , 人 人 得 以 誅 之 , 即 可 群 起 對 喧 嘩 者 打 耳 光 吐 口 水 , 著 其 收 聲 , 「 受 害 人 」 任 何 「 投 訴 」 , 司 法 當 局 不 予 受 理 。 如 此 則 三 個 月 內 , 民 族 質 素 即 可 有 效 提 升 , 給 歐 美 一 片 清 靜 , 還 世 界 一 個 奇 蹟 。

 

陶 傑 短 評 : 深 港 問 題 政 治 化

港 深 國 際 大 都 會 計 劃 , 智 庫 有 關 人 等 終 於 承 認 , 執 行 方 面 有 「 政 治 困 難 」 。
「 政 治 困 難 」 的 提 法 有 問 題 。 何 謂 「 政 治 」 ? 有 人 從 中 破 壞 作 梗 , 謂 之 政 治 , 對 抗 而 勾 心 鬥 角 , 謂 之 政 治 。 前 殖 民 地 時 代 , 港 府 有 一 個 政 治 顧 問 , 專 為 處 理 中 港 關 係 , 今 日 中 港 一 家 , 深 港 也 血 濃 於 水 , 肝 膽 相 照 , 尚 有 何 「 政 治 困 難 」 ?
「 政 治 困 難 」 之 說 , 暗 中 把 責 任 推 給 深 圳 , 指 是 深 圳 方 面 刁 難 , 是 一 種 賭 氣 話 。 但 深 圳 有 為 香 港 提 供 了 政 治 問 題 嗎 ?
不 。 深 圳 市 長 許 宗 衡 指 出 : 「 港 深 國 際 大 都 會 計 劃 」 , 執 行 過 程 中 「 會 有 許 多 困 難 」 , 寄 望 港 方 能 「 實 事 求 是 , 先 易 後 難 」 。 這 番 勸 諭 , 頭 腦 清 醒 , 是 大 陸 方 面 經 歷 幾 十 年 「 人 有 多 大 膽 、 地 有 多 大 產 」 的 假 大 空 折 騰 後 苦 口 婆 心 之 言 , 希 望 香 港 人 不 要 亂 拍 馬 屁 , 任 何 經 濟 合 作 , 都 要 顧 及 技 術 的 可 行 性 , 都 要 符 合 胡 總 的 「 科 學 發 展 觀 」 。
許 宗 衡 所 指 的 「 困 難 」 , 明 明 沒 有 「 政 治 」 二 字 , 指 的 是 行 政 上 的 技 術 困 難 , 例 如 二 百 萬 跨 界 人 流 , 如 何 甄 別 , 如 何 簽 批 , 都 會 為 深 圳 市 政 府 增 加 工 作 量 , 不 是 你 港 方 智 囊 心 血 來 潮 喊 一 聲 「 要 人 」 , 我 深 圳 就 要 開 閘 的 。 許 市 長 的 棒 喝 , 用 意 善 良 , 港 方 偏 要 將 之 「 政 治 化 」 , 指 人 家 有 政 治 用 心 , 把 自 己 頭 腦 發 熱 亢 奮 冒 進 的 責 任 企 圖 撇 賬 甩 身 , 對 深 圳 市 政 府 不 公 平 。

 

陶 傑 短 評 : 胡 同 二 毛 幫

北 京 打 造 奧 運 現 代 城 市 , 大 拆 前 清 胡 同 , 引 起 洋 遊 客 和 北 京 許 多 文 化 二 毛 子 喧 嘩 阻 撓 , 他 們 學 著 香 港 天 星 皇 碼 保 育 分 子 的 腔 調 , 南 北 連 成 一 氣 , 大 叫 甚 麼 「 保 留 歷 史 古 蹟 」 、 「 捍 衞 前 清 集 體 回 憶 」 , 抗 拒 國 家 現 代 化 , 阻 撓 中 國 人 民 文 明 進 步 。
「 保 胡 勢 力 」 與 香 港 的 「 保 皇 分 子 」 一 樣 , 為 一 個 逝 去 的 舊 時 代 哭 喪 叫 囂 。 香 港 的 「 皇 碼 黨 」 , 勢 孤 力 單 , 充 其 量 只 是 幾 個 文 化 青 年 在 蹦 跳 , 但 北 京 的 「 胡 同 幫 」 , 卻 借 助 外 國 勢 力 , 以 外 國 遊 客 喜 歡 揹 背 囊 、 逛 胡 同 為 名 , 叫 嚷 胡 同 大 有 「 保 留 價 值 」 。
白 人 遊 客 愛 逛 胡 同 , 中 國 人 就 要 跟 在 洋 鬼 屁 股 後 面 垂 涎 舔 嘴 ? 笑 話 。 歐 美 遊 客 逛 胡 同 , 尋 找 的 是 清 末 結 紮 豬 尾 巴 辮 子 的 舊 中 國 的 身 影 , 緬 懷 的 是 他 們 當 年 洋 槍 炮 打 進 中 國 的 威 風 , 歐 美 遊 客 背 囊 照 相 機 逛 胡 同 , 尋 找 的 是 鴉 片 煙 、 小 腳 女 人 、 踢 中 國 黃 包 車 夫 屁 股 的 八 國 聯 軍 帝 國 主 義 集 體 回 憶 。 中 華 民 族 揚 眉 吐 氣 , 智 商 高 , 已 非 昔 日 任 人 欺 負 的 吳 下 阿 蒙 , 胡 同 要 大 拆 特 拆 , 切 不 可 中 北 京 胡 同 幫 二 毛 子 漢 奸 的 狡 計 才 好 。

 

陶 傑 短 評 ︰ 大 拆 胡 同 好

北 京 打 造 奧 運 優 質 之 都 , 到 處 大 拆 胡 同 , 許 多 中 國 傻 瓜 , 打 著 「 懷 念 老 北 京 」 的 旗 號 , 到 處 拍 照 留 念 , 許 多 甚 至 大 叫 保 護 胡 同 , 網 絡 串 連 抗 拆 。
北 京 的 胡 同 , 破 舊 骯 髒 , 即 使 本 是 名 人 王 族 故 居 , 經 過 五 十 年 來 幾 家 小 農 蟻 民 , 併 三 作 一 , 大 鍋 飯 、 大 晾 衫 , 變 為 大 雜 院 , 今 日 一 片 頹 垣 敗 瓦 , 早 就 該 拆 。
懷 念 舊 胡 同 , 即 是 懷 念 前 清 帝 制 。 那 些 高 呼 「 保 護 舊 北 京 胡 同 」 的 文 化 分 子 , 就 是 無 限 眷 戀 清 末 八 國 聯 軍 侵 略 中 國 、 燒 我 領 土 、 姦 我 婦 女 的 屈 辱 時 代 , 期 待 八 國 聯 軍 重 返 北 京 , 中 國 政 府 再 簽 不 平 等 條 約 , 胡 同 就 是 中 國 人 受 辱 的 歷 史 圖 騰 , 提 倡 保 胡 同 者 , 俱 是 民 族 敗 類 , 與 保 育 皇 后 碼 頭 一 樣 罪 大 惡 極 。
今 天 的 北 京 , 眼 見 由 歐 洲 建 築 師 設 計 的 各 幢 西 式 現 代 高 樓 大 廈 平 地 而 起 , 又 是 鳥 巢 , 又 是 千 年 蛋 , 其 先 進 處 , 與 巴 黎 塞 納 河 爭 雄 , 其 宏 偉 貌 , 一 點 不 輸 紐 約 倫 敦 。 中 國 人 民 終 於 吐 氣 揚 眉 了 , 呼 吸 著 富 有 民 族 尊 嚴 的 清 新 空 氣 , 迎 崛 起 、 接 奧 運 , 迎 春 接 福 , 令 人 神 往 無 限 。
殘 舊 胡 同 , 一 片 灰 敗 , 時 有 北 京 赤 膀 肥 漢 , 蹲 在 門 口 捉 棋 喧 嘩 , 有 辱 國 體 。 這 幾 年 北 京 市 容 建 設 大 飛 躍 , 北 京 的 政 府 和 人 民 , 切 不 可 讓 香 港 保 皇 碼 的 反 動 思 想 腐 蝕 污 染 , 胡 同 一 定 要 加 快 拆 毀 力 度 , 敵 人 反 對 的 , 我 們 就 要 擁 護 , 期 望 二 ○ ○ 八 , 北 京 變 身 為 「 零 胡 同 、 零 懷 舊 、 零 民 族 屈 辱 」 的 國 際 性 都 會 。

 

陶 傑 短 評 : 公 僕 加 薪 好

曾 蔭 權 連 任 大 慶 , 立 時 斥 資 七 十 億 , 為 公 務 員 大 加 薪 。 加 薪 即 是 「 平 反 」 , 公 務 員 在 董 朝 舊 政 時 期 , 慘 遭 欺 凌 , 不 但 被 董 府 及 親 中 勢 力 抹 黑 為 「 處 處 抵 制 董 生 施 政 」 的 「 港 英 餘 孽 」 , 強 行 減 薪 、 施 行 「 肥 雞 餐 大 迫 害 」 , 可 憐 十 八 萬 港 英 公 務 員 , 像 五 十 年 代 初 「 鎮 壓 反 革 命 」 一 樣 , 由 「 阿 松 」 執 行 , 肥 雞 的 肥 雞 、 炒 魷 的 炒 魷 , 一 下 子 鎮 壓 掉 了 兩 萬 多 , 聲 稱 留 十 六 萬 已 夠 。
曾 氏 建 朝 , 須 全 力 「 去 董 化 」 , 把 被 顛 倒 了 的 歷 史 , 重 新 顛 倒 過 來 。 不 但 公 僕 加 薪 , 還 要 大 開 職 位 , 當 日 遭 肥 雞 迫 害 的 公 僕 亡 魂 , 如 果 還 可 以 投 胎 轉 世 , 復 辟 原 職 , 「 做 生 不 如 做 熟 」 , 與 其 重 新 招 考 , 由 中 英 文 兩 不 通 的 大 學 畢 業 生 中 濫 聘 , 不 如 向 仍 由 前 「 港 英 」 培 養 的 五 十 歲 左 右 的 前 度 「 肥 雞 」 招 手 。 領 了 肥 雞 餐 , 當 做 放 了 兩 三 年 大 假 , 去 深 圳 打 高 爾 夫 、 往 加 拿 大 釣 三 文 魚 之 後 , 再 次 蒙 曾 寵 召 , 回 鍋 發 熱 , 則 亦 屬 佳 話 。 反 正 中 國 政 治 , 並 無 是 非 之 分 , 當 年 肥 雞 削 公 僕 , 瘦 身 省 公 帑 , 是 董 伯 果 斷 英 明 ; 今 日 曾 特 回 聘 肥 雞 , 重 開 政 府 職 位 , 則 又 是 曾 特 撥 亂 反 正 , 穩 定 和 諧 , 中 國 式 擦 鞋 文 奴 自 有 一 套 自 打 嘴 巴 不 臉 紅 的 轉  台 詞 。 公 務 員 加 薪 , 公 立 醫 療 、 大 學 講 師 、 立 法 會 和 區 議 員 當 然 也 要 加 薪 , 惟 加 薪 方 可 以 吸 引 精 英 , 惟 加 薪 可 以 瓦 解 長 毛 的 鬥 志 , 難 道 長 毛 每 月 多 領 一 兩 萬 , 就 會 把 抬 棺 材 的 用 料 , 由 紙 板 升 格 為 鋼 板 不 成 ? 筆 者 對 人 性 的 善 良 , 充 滿 信 心 。

 

陶 傑 短 評 : 奧 馬 政 治 智 慧

奧 運 馬 術 預 賽 , 特 區 舉 行 , 豈 料 場 面 冷 清 , 程 序 出 錯 , 據 報 奧 運 馬 術 當 局 的 洋 人 立 時 大 怒 , 聲 言 要 向 特 府 唐 唐 等 人 追 究 。
奧 運 馬 術 為 何 反 應 冷 清 ? 原 因 很 簡 單 : 馬 術 比 賽 , 是 英 國 皇 室 貴 族 熱 愛 的 運 動 。 英 國 人 愛 護 動 物 , 對 狗 馬 皆 情 有 獨 鍾 。 但 中 國 傳 統 不 但 屠 豬 吃 狗 , 馬 這 種 畜 牲 , 跟 狗 和 牛 一 樣 , 地 位 低 賤 , 有 「 願 效 犬 馬 之 勞 」 、 「 半 生 牛 馬 」 之 說 , 甚 麼 馬 術 比 賽 , 把 馬 抬 高 到 欣 賞 的 層 次 , 不 符 合 中 國 國 情 。
中 方 和 特 府 最 近 在 香 港 急 劇 推 行 「 去 殖 化 」 , 人 大 代 表 薛 某 即 代 表 官 方 宣 佈 : 凡 親 英 戀 殖 的 思 想 , 皆 是 罪 惡 。 參 觀 馬 術 表 演 , 以 高 等 華 人 姿 態 , 跟 在 英 國 人 屁 股 後 歡 呼 , 當 然 是 親 英 戀 殖 行 為 , 「 國 民 教 育 」 並 無 教 導 香 港 人 玩 英 式 馬 術 這 一 項 , 因 此 馬 術 預 賽 , 甩 碌 收 場 , 場 面 冷 清 , 只 剩 一 個 「 前 朝 餘 孽 」 林 光 光 尷 尬 撐 場 , 證 明 人 心 已 經 回 歸 。
有 些 華 文 輿 論 , 對 奧 運 馬 術 預 賽 之 失 敗 如 喪 考 妣 , 復 又 破 口 大 罵 林 專 員 推 動 不 力 , 有 心 丟 中 國 面 子 , 但 中 方 把 奧 馬 這 塊 骨 頭 丟 給 特 區 來 啃 , 測 試 香 港 人 的 「 親 英 戀 殖 」 指 數 , 場 面 冷 清 , 反 證 明 港 人 愛 國 過 關 。 越 少 觀 眾 , 林 專 員 從 前 「 跟 肥 彭 」 的 劣 蹟 越 能 洗 底 , 這 就 是 政 治 智 慧 , 難 怪 專 員 笑 嘻 嘻 的 , 可 樂 著 呢 。

 

陶 傑 短 評 ︰ 變 性 版 武 松 ?

皇 碼 風 波 , 告 一 段 落 , 事 件 的 「 大 贏 家 」 , 據 說 係 「 好 打 得 」 的 林 鄭 。 事 後 親 政 府 傳 媒 山 呼 捧 場 , 大 讚 林 鄭 「 深 入 虎 穴 」 。
香 港 的 政 治 有 「 三 小 」 : 格 局 小 、 眼 界 小 、 心 胸 小 , 但 又 有 「 一 大 」 : 言 詞 空 大 。 由 「 世 界 第 一 流 公 務 員 隊 伍 」 、 「 亞 洲 國 際 都 市 」 , 到 「 曼 哈 吞 Plus 」 , 都 是 三 小 一 大 的 表 徵 。 所 謂 「 林 鄭 深 入 虎 穴 」 之 說 , 亦 屬 港 式 「 三 小 一 大 」 的 語 言 泡 沫 。
皇 碼 分 子 , 只 是 一 群 文 弱 書 生 , 有 幾 個 還 絕 食 得 面 容 枯 白 , 奄 奄 一 息 , 面 對 一 群 手 無 寸 鐵 的 社 會 運 動 文 人 , 林 鄭 再 「 深 入 」 , 亦 無 遭 受 搶 掠 輪 姦 、 兇 殺 支 解 的 任 何 風 險 。
何 謂 深 入 虎 穴 ? 美 國 談 判 專 家 希 爾 , 一 人 深 入 平 壤 商 談 核 危 機 , 這 叫 做 深 入 虎 穴 。 一 九 九 ○ 年 前 英 國 首 相 希 斯 , 領 保 守 黨 政 府 之 命 , 隻 身 去 巴 格 達 面 見 侯 賽 因 , 尋 求 釋 放 人 質 , 這 叫 做 深 入 虎 穴 。 唐 人 街 式 的 華 文 傳 媒 , 胡 吹 亂 捧 , 把 個 林 鄭 吹 捧 成 一 個 三 碗 烈 酒 勇 過 景 陽 岡 的 變 性 版 武 松 , 明 知 英 國 人 培 養 出 來 的 殖 民 地 精 英 , 頭 腦 天 真 單 純 , 面 對 如 此 迷 湯 , 又 是 一 個 女 人 , 林 鄭 自 是 飄 飄 然 的 容 易 入 信 。 一 旦 相 信 了 , 就 會 情 緒 亢 High , 易 流 於 不 可 一 世 , 被 許 為 「 下 屆 C S 大 熱 門 」 , 「 阿 爺 深 為 欣 賞 」 , 如 此 英 秀 俊 拔 的 優 生 品 種 , 在 一 個 小 農 社 會 , 必 招 來 明 日 之 眼 紅 嫉 妒 、 暗 箭 亂 飛 , 捧 林 鄭 , 為 了 下 一 步 足 以 害 之 , 此 所 以 港 式 政 治 「 三 小 一 大 」 自 我 陶 醉 之 幼 稚 。 「 世 界 第 一 流 公 務 員 」 的 林 鄭 , 萬 勿 得 意 洋 洋 而 吹 口 哨 呢 。

 

陶 傑 短 評 : 南 韓 佬 學 盲 光 社

南 韓 人 質 危 機 , 阿 富 汗 塔 利 班 差 三 隔 五 的 殺 一 個 , 令 自 以 為 也 「 大 國 崛 起 」 的 大 韓 民 族 幾 乎 精 神 崩 潰 。
韓 國 人 性 格 極 端 , 怒 喜 狂 悲 , 觀 韓 片 韓 劇 , 即 可 知 其 情 緒 之 簡 單 與 天 真 。 二 十 多 個 基 督 教 傳 道 人 , 出 發 前 猶 在 機 場 的 警 告 牌 下 集 體 合 照 , 伸 出 V 字 手 勢 , 好 似 一 群 歡 天 喜 地 去 東 京 飲 食 購 物 的 旅 行 團 友 , 或 一 夥 穿 黑 袍 、 摟 住 毛 公 仔 畢 業 禮 後 合 照 的 大 學 生 。 這 個 世 界 豈 有 如 此 純 情 ? 明 明 是 個 鱷 魚 潭 , 這 批 南 韓 傳 道 人 卻 像 走 上 一 段 小 黃 花 青 草 地 的 童 話 之 旅 , 又 如 何 得 到 同 情 ?
塔 利 班 是 甚 麼 東 西 ? 連 千 年 佛 像 , 也 可 以 重 炮 暴 毀 , 這 種 國 家 , 無 可 救 藥 , 南 韓 的 傳 教 士 入 境 , 難 道 期 待 得 到 塔 利 班 五 星 酒 店 紅 酒 魚 子 醬 溫 泉 桑 拿 的 V I P 招 待 ? 基 督 教 是 歐 美 文 化 , 即 使 要 傳 道 , 又 何 須 假 手 於 南 韓 這 個 二 手 西 化 的 遠 東 民 主 國 家 ? 白 人 傳 教 士 一 旦 落 入 非 洲 食 人 族 之 手 , 信 仰 堅 定 , 也 會 欣 然 就 縛 , 面 對 湯 煮 火 刑 , 因 為 這 是 上 帝 的 旨 意 , 期 待 上 天 堂 , 因 何 又 痛 哭 流 涕 貪 生 怕 死 ? 去 阿 富 汗 傳 道 , 如 果 是 條 生 路 , 香 港 的 盲 光 社 早 就 去 了 , 大 家 都 叫 塔 利 班 , 溝 通 不 成 問 題 , 同 視 女 性 露 點 為 仇 寇 , 又 豈 會 留 在 特 區 , 只 掃 蕩 幾 幅 毫 無 反 抗 力 的 裸 體 畫 以 資 出 位 ? 連 盲 光 社 也 不 願 去 ─ ─ 如 果 他 們 敢 去 , 筆 者 第 一 個 捐 路 費 ─ ─ 南 韓 傳 教 士 瞎 瘋 甚 麼 ?

 

陶 傑 短 評 : 民 族 大 義 看 法 官

皇 碼 事 件 生 變 , 法 院 受 理 皇 碼 保 育 人 士 的 司 法 覆 核 , 令 特 府 強 拆 皇 碼 的 計 劃 受 阻 。
法 院 如 何 宣 判 ? 萬 方 矚 目 。 事 件 既 已 高 度 政 治 化 , 而 且 演 變 為 「 懷 念 殖 民 地 」 的 一 場 大 是 大 非 的 鬥 爭 , 看 來 法 院 並 無 迴 旋 餘 地 , 必 須 嚴 格 遵 守 「 香 港 不 搞 三 權 分 立 」 的 鄧 小 平 、 吳 邦 國 講 話 精 神 , 更 好 地 協 助 以 曾 蔭 權 為 首 的 特 區 政 府 施 政 , 實 現 強 政 勵 治 ; 接 納 司 法 覆 核 , 已 經 不 顧 國 情 , 萬 不 可 一 錯 再 錯 , 下 星 期 二 , 必 須 判 皇 碼 保 育 分 子 敗 訴 。
特 府 的 唐 唐 、 林 鄭 , 甚 或 主 管 律 政 的 龍 龍 , 是 否 該 主 動 一 些 , 不 可 鬆 懈 , 有 必 要 給 法 院 打 個 電 話 , 溝 通 溝 通 , 補 送 人 大 委 員 長 講 話 全 文 影 印 本 , 協 助 法 官 恢 復 記 憶 , 如 此 方 可 以 鞏 固 行 政 主 導 ?
法 院 不 是 傻 瓜 , 法 官 應 該 知 道 香 港 今 日 不 再 是 英 國 殖 民 地 , 是 不 是 還 繼 續 戀 英 , 死 抱 住 英 式 「 司 法 獨 立 」 教 條 而 向 曾 特 府 臉 上 摑 一 巴 掌 ? 法 官 如 果 是 黃 皮 膚 , 英 女 皇 的 高 跟 鞋 , 踏 在 皇 碼 的 土 地 上 , 公 然 褻 瀆 鴉 片 戰 爭 中 的 先 烈 , 身 為 炎 黃 子 孫 的 司 法 人 , 豈 可 全 無 血 性 , 能 不 懷 著 民 族 感 情 , 含 淚 作 出 一 個 符 合 民 族 大 義 和 行 政 主 導 的 判 決 ? 對 於 人 性 的 光 明 面 , 本 欄 保 持 樂 觀 。